“后周时代”是一个并不准确的提法,为了论述方便,我制造了这么一个概念。它指的是周永康落马,习近平和李克强真正把握中央权力之后,已经并即将到来的这么一个时代。

细心的人可能会注意到,就在宣布周永康落马前后,中央又传达了两个极其重要的信息。这两个信息比“大老虎”落马其实更重要。其一,宣布下半年召开的中共十八届四中全会将以依法治国为主题;其二,国务院印发进一步推进户籍制度改革的意见。这两个问题,一向被看作中国的老大难命题,为什么会在周永康落马时突然大步突进呢?它们和周永康又有什么关系?

说得简单一点,这其实就是划线,而且是以周永康为记号来划线。所以,未来将要发生的一切,都带有“后周时代”的印记。这个特征可不是我捏造的,而是上面通过特意安排时间节点而“生成”的脉络。此外,这也是一种独特的叙事策略,形象地说,就是“打土豪、分田地”。周永康落马,周永康曾经主导和管控的法治和民生领域也要焕然一新了。这不就是最直接的反腐红利吗?

下面的政治猜想,主要是围绕政治生态和民生,宫斗不在内。

一,官员吃喝嫖赌的时代彻底过去了

没赶上的就别惦记了,体验过的也别怀念。

我有一个朋友(不是克林顿哈),是那种纯粹的、脱离了低级趣味的好人。天上人间被封时,他哀叹说,我还没去过呢。前不久东莞被扫荡,他又惋惜说,我也没去过呢。没去过就对了。

“反四风”开始时,抵触情绪很大。也有人觉得,“反四风”就是一阵风,小风吹过之后该干吗干吗。但从习近平的执政风格看,政治风气被看作执政的一部分,也就说,官员再搞吃喝嫖赌,那就是跟党过不去。不办你才怪。你没注意到吗,再清廉的干部,只要有通奸问题,立马摘掉乌纱帽。

“后周时代”将是一个官员清心寡欲的时代。你至少要忍十年,如果不听,将来会有好看。

二,反腐败寻求软着陆

吃了我的给我吐出来,拿了我的给我还回来。

执政党反腐败和民众想象的反腐败是有差异的。

这一轮反腐有个特点,那就是:苍蝇成片扫,老虎连窝端。也就是说,打苍蝇带有随机性,打老虎则是瞄好的。饶是如此,暴露出来的腐败问题也够触目惊心的。反腐如果照这个路子走下去会怎么样呢?你想想就明白了。

所以,在反腐收到预期的效果之后,有可能效仿当年香港对腐败警察的做法,大赦。按照我的同事张天蔚的说法,大赦有个前提,那就是老百姓对反腐基本满意了。在这个前提下,对腐败存量可以既往不咎,但对腐败增量零容忍。也许不会明确提“大赦”这个词,但考虑到执政的稳定性和执政党的凝聚性,反腐软着陆是可能的选项。对此,老百姓也该理解,总不能都抓起来吧?

“后周时代”,官民之间要学着和解。

三,阳光法案适时出台

所谓深水区,都是水里的大鱼制造出的唬人概念。

阳光法案就是让官员公布财产,这个做法以前是不可想象的,现在可以想象了。就连一向大胆的于建嵘教授,都对阳光法案表示悲观。但是,你考虑过习近平同志的魄力吗?

公车改革在胡温时代探索了很多年,怎么也摸不到过河的石头。习李没做任何铺垫,直接公布了一揽子改革方案,有任何反对意见吗?有也不敢说啊!这就是权威或者说威权在中国的现实必要性。跛脚的执政,遇到什么事情都难,因为政令不出中南海。中国人,包括大小官员在内,最信奉的是什么呢?那就是以父权为表征的权威。你以为“习大大”这个称呼是没有出处的?

那个卷起了裤腿的人,随意就走进了深水区。根本就不深。在反腐败“挤出”大部分腐败官员和腐败资产之后,阳光法案必然出台,不然反腐就是西西弗斯的悲剧。这个故事,岐山同志肯定很熟悉。

“后周时代”,深水区就是炫耀泳技的地方。水雷去死。

四,国企高管的仕途或被切断

如果周永康安心待在中石油,就不会有今天的结局了。

寡头的厉害之处,在于用做生意的方式经营政治。如果一个懂得做生意的人进入政治场域,得到了特别的赏识又很少受到束缚,他很快就会成为寡头。生意人一旦成为政治家都是很可怕的,比如贝卢斯科尼,比如周永康。中国过去在商人和政治家之间没有做必要的区隔,他们的角色换来换去,结果把商界风气带到了政坛。以后这种局面必须有所改变,政治家将会成为一种职业化的、特殊的物种。

“后周时代”,生意人就别想当官了,顶多给你个政协副主席。你要吗?

五,司法进一步独立和公开

维稳高于一切的时代终结了。眼镜哥,你可以在合适的时候回家看看。

有法不依,执法者枉法,司法机关乱法,特权阶层践踏法律,这样的情形过去司空见惯。十八届四中全会之后,这些乱象将有极大的改观。执政党深刻地认识到,不依法治国,国家就会成为少数人的玩物,人民就会成为草民。不依法治国,中国的国际形象就始终无法提升。靠陈光标买纽约时报的版面能提升国家形象吗?别逗了。

依法治国,就必须让司法独立和公开。行政干预司法,会成为一条红线,谁踩了谁完蛋。假如你刚好是个地方党政首脑,从现在开始就记住,别没事就给法院院长和法官打电话。他录音之后往上面一递,你可能就下课了。

什么是司法公开?周永康的案子可能按照薄熙来的路子审理。“康熙来了”,就是司法公开。

“后周时代”,政法委书记的主要职能是协调。非法律出身的法院院长基本都会调离。

六,违宪审查机制或将建立

宪法不具备可诉性,那就不是宪法。是样子货。

一般人都不太明白宪法可诉性是啥意思,我也是一知半解。打个比方说吧,你是个混在上海的外地人,但你的孩子不能在上海上学,不能在上海参加高考。你很生气,你碰巧知道宪法规定你家孩子拥有受教育的权利,于是你就上法院起诉上海市教委,结果,法院拒绝受理了。这就叫宪法不具备可诉性。违反宪法的行政行为不能被起诉,地方政府自然就乱来了,权力自然就不在笼子里了,你们家房子就被强拆了,土地就被征收了,你如果维权还会被收监了。这能叫依法治国吗?

违宪审查机制如果确立,全国人大常委会就会很厉害。如果我大胆预言首家宪法法院将在三年内成立,不会有人打我吧?

“后周时代”,法律人的地位将得到很大提升,“死磕派”也成了温和派。

七,诸侯退隐或宣誓拥护中央

没有什么地方、什么东西是你们家的,都是人民的。

早些年,湖北姓关,河北姓程。后来,四川姓周,重庆姓什么来着?

无论是地域还是领域,一旦被某个人深耕,那就成了他们家的封地,中央轻易不能动。中央政权的软弱,客观上会造成诸侯割据的现象。几千年来,中国人吃苦头最多的恐怕就是诸侯割据了。

现代诸侯没有立法权,但可以把法律玩弄于股掌之间。执法者都是他们的家奴。周永康之后,甭管多么根底深厚的家族,恐怕都要忌惮三分。即使不忌惮人民,也忌惮高举人民旗帜的中央,不然就等着被摧枯拉朽吧。

“后周时代”,希望人民可以胡说八道,但大人们都夹起尾巴。

八,清理并封存政治遗产

官员们上台念稿子越来越困难,因为要罗列的政治口号太多了。减负从官员抓起。

从我写时事评论开始,就接触各种政治套话。在“什么什么什么什么”的指引之下,听着都累,更别提念叨的人了。政治遗产太多,束缚就多,条条框框就多,手脚必然不能灵活。四中全会将会开成一个清理遗产的大会,什么“三个至上”、什么综治维稳、什么法官讲政治,都将退出话语舞台。你见过习近平强调戴几块表吗?一个朴素的人,戴一块表就够了。文盲才在上衣口袋别上三支钢笔。

“后周时代”作兴说家常话,作兴唠嗑红脸出汗洗澡,就是不戴表。

九,解放思想

空气都糟成这样了,你还动不动就过敏,还活不活了。

我小心翼翼打出了“宪政”这个词。请各位看官自行脑补。

“后周时代”也会有禁区,但不会浑身都是G点。

从推出《周永康落马:从暗号到信号》开始,就有很多人说我太乐观。就差没说我浪漫了。估计这篇文章会受到同样的批评。我承认,我确实倾向于乐观。

我的哲学是:再不乐观就老了。

(文章来自网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