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人街》-澳洲华人的官方媒体

对于二级市场的直接操盘,在国家队救市团队中,中信证券列在首位。中信证券的“四大金刚”营业部已经被认为是证金公司主要的“御用席位”。

然而,新华社8月25日晚间发布的消息称,中信证券徐某等8人涉嫌违法从事证券交易活动已被公安机关要求协助调查。

26日,中信证券公告,公司未收到任何通知,相关情况正在了解之中,如有新的进展,且涉及公告事项时,公司将按照有关规定及时发布公告。

其实,早在7月初,中国开始严查恶意做空和操纵股市。证监会、公安部执法人员进场对涉嫌恶意做空大盘蓝筹的十余家机构和个人开展核查取证工作。

而对于前述中信证券徐刚,在被公安带走协助调查之前,已在公司内部低调辞职。

一、王东明心腹、秘书被查

据理财周报此前报道,有接近中信证券的人士称:在中信证券内部,徐刚和葛小波被视为董事长王东明心腹,而此次被带走的梁钧是王东明的秘书。

执行委员会是中信证券的最高经营管理机构,也是公司的核心管理层,一共有8人,而这次被“带走”了3人。记者了解到,执行委员会为中信证券的常设机构,是“为贯彻、落实董事会确定的路线和方针而设立的”最高经营管理机构。执行委员会委员均为公司高级管理人员,由董事长或总经理推荐和提名,由董事会聘任和解聘。据悉,执行委员会委员直接对董事长或总经理负责,向其汇报工作。根据中信证券2014年年报显示,执行委员会委员在中信的收入均为500万级别。其中,被协助调查的徐刚持股87万股,年薪502万元;葛小波持股99万股,年薪523万元;刘威持股25.2万股,年薪541万元。

徐刚是中信证券的元老,1998年加入中信证券至今已经将近20年,被认为是中信证券自己培养起来的重臣。

葛小波2010年9月起任中信证券总会计师,还是股票交易与衍生产品部行政负责人、董事总经理,曾经获得金融行业五一劳动奖章,为中信证券的青年才俊。

刘威今年46岁,是金融市场管理委员会主任,主要负责资本中介业务。8月25日从中信证券位于北京麦子店的办公楼带走,多位中信证券员工目睹,“双手放在前面,上面搭着一件衣服。”

刘威1992年从中国政法大学经济法专业毕业,先在中国远洋集团总公司工作,1997年和葛小波同时进入中信证券。先后担任过中信证券债券发行承销部副总经理、债券业务线行政负责人、固定收益部行政负责人、投资银行管理委员会委员,还分管过投资银行管理委员会债务资本市场部。

“刘威是中信证券近年业务转型的领头人。”一位中信证券内部人士称,“在债券市场具有非常高的知名度。”刘威管理的部门是中信证券利润最高的部门。

另外5名被要求协助调查的中信员工,也均为部门主要负责人。

此次协助调查的房庆利、姚杰、汪定国在同一条业务线上,与刘威是上下级的关系。

房庆利是中信证券董事总经理,证券金融业务线行政负责人,主管融资融券业务,1997年进入公司,先后在研究部、总经理办公室、交易与衍生产品部工作。在踏足金融圈前,房庆利是中国人民银行主管的《金融时报》的一名记者。

2010年初,房庆利开始带领团队建立中信证券的Prime Brokerage(经纪业务),业务覆盖内地和香港地区。

据中信证券2014年年报显示,截至2014年12月31日,其融资余额合计721.26亿元,占市场份额7.03%,持续排名市场第一。特别是今年股市开始去杠杆以来,负责中信证券两融业务的房庆利更成为市场的焦点人物。

姚杰是证券金融业务部执行总裁,归房庆利领导。姚杰首都医科大学毕业,此前曾经是中信证券研究部负责医药行业的研究员,多次获得《新财富》最佳分析师称号,2011年转至投资部门。

许骏今年36岁,公开资料显示,他是英国南安普顿大学金融学硕士,2002年至2005年在英国汇丰银行信托投资总部工作,2005年进入招商证券研发中心。2007年5月,许骏加入中信证券,一开始在研究部做研究员,曾担任过造纸印刷及其他轻工业首席分析师,并获得了2009年新财富房地产行业最佳分析师第一名。

许骏拥有11年权益投资投研经验,其所在的中信证券权益投资部门,在内部俗称交易部。该交易部在投资策略上以基本面为主,量化为辅,会利用期货、期权等金融工具对冲风险,目前的投资策略以基本面对冲、成长性行业指数化投资、国际化投资三大方向为基础,同时也开发出了多种其他权益类投资策略。目前运作成熟的投资策略有:股指套保、分级基金投资及套利、成长性行业指数化基金、全球宏观指数基金、成长性行业/风格类子账户、中概股专户、新三板专户、定增专户、个股对冲等。

汪定国现为中信证券另类投资部执行总裁。目前还担任台湾育骏科技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据育骏科技招股说明书和年报信息,汪定国毕业于台湾私立大学东海大学的工业工程专业,后赴美国哥伦比亚大学求学获得企业管理硕士,曾在台湾元大证券任经理一职。

2006年,中信证券自营部门引入台湾团队,专门负责衍生品交易,汪定国就是那时进入中信证券,这个台湾团队长期驻扎香港。2010年,中信出版社组织翻译并出版了《高盛帝国》一书,中信证券董事长王东明亲自写序推荐,书中还特别鸣谢了汪定国。

2010年2月,中信联创和Citadel共同出资成立司度(上海)贸易有限公司,汪定国出任中方董事。中信联创出资100万美元,占20%股权;Citadel出资400万美元,占80%股权。2014年11月,中信联创退出司度(上海)贸易有限公司。

中信联创全称深圳市中心联合创业投资有限公司,大股东金石投资是中信证券旗下的专业直投机构。中信联创的董事长和法人代表是中信证券总经理程博明,中信证券董事长王东明兼任董事,金石投资总经理祁曙光兼任总经理。也就是说,中信联创是中信证券的孙公司。

由于中信联创曾参股司度公司,而该公司背景牵扯到全球最大对冲基金之一Citadel,所以引发了中信证券联手国际对冲基金做空中国的猜测。

不过,中信证券随后澄清称,中信联创于2010年出资100万美元投资司度(上海)贸易有限公司,但该股权已转让,并于2014年11月办理了工商变更登记,目前中信联创并未持有司度公司股权。

截至8月3日,深沪交易所对42个具有异常交易行为特征的账户采取了监管措施,其中,司度(上海)贸易有限公司在深圳的账户被限制交易3个月。

梁钧现任中信证券董事会办公室副主任,董事长王东明的秘书。梁钧此前任职中信证券风险控制部工作,有金融风险管理师(FRM)资格,主要负责自营业 务相关风险监控工作。他还在中信证券国际有限公司工作过,负责境外转债风险监控工作。其参与撰写的《证券公司压力测试研究》,曾入围中国证券业协会 2009年度科研课题获奖研究成果。

8月24日下午,梁钧还陪同中信证券董事长王东明到访中冶集团,沟通债券发行、资产证券化、海外并购等业务的合作。

二、或借“国家队”牟利

有分析人士指出,此次中信被查或与“恶意操纵攻击中国股市软肋”有关。25日,《证券日报》在头版显要位置发表题为《摧毁中国股市信心将危及整体改革》的文章指出“一些机构几乎放弃了对基本面的研究分析,转而把心思放在"赚国家稳定资金的钱"上边;他们的做法成为伤害市场稳定的重要因素。”

“如果"自己人"和外部力量合伙,攻击市场的软肋,与政府维稳行动对赌,就涉嫌危害国家金融安全,应当对其采取果断措施。”该文章进一步表示。

而近期被监管层“特别关注”的券商不止中信证券一家。25日晚间,同样曾经是救市主力的海通、广发、华泰、方正四家券商突发公告,称因涉嫌未按规定审查、了解客户身份等违法违规行为,被证监会立案调查。

查阅新闻可以发现,在7月份“A股保卫战”中,中信证券一直是券商“领头羊”。

在证监会7月4日召集券商召开“救市大会”后,证金公司被委以救市重任,而中信证券、海通证券、银河证券与中信建投提供人力支持,证金公司从这四大券商中抽调了投资经理和交易员,负责具体救市交易。

二级市场的直接操盘上,证金公司与21家券商自营团队组成了国家队的救市组合,其中,中信证券列在首位。在接下来的二级市场操作中,证金公司将资金通过上述券商各个营业部买入上市公司股票。

而中信证券的“四大金刚”营业部已经被认为是证金公司主要的“御用席位”,四家营业部在七月,分别登陆龙虎榜222次、83次、195次和237次,分别累计买入370.53亿元、120.23亿元、328.74亿元、265.28亿元。

公司2014年年报显示,徐刚1998年加入中信证券,曾先后在公司资产管理部、金融产品开发小组、研究部和股票销售交易部等部门担任高级经理、副总经理和执行总经理,曾任公司研究部、股票销售交易部行政负责人。外界认为:虽说证券公司内部建立了若干信息隔离制度,但实际业务操作中并不算严谨,这就给熟悉个中细节的机构提供了利用国家信息牟利的可能。

在上海一位私募高管看来,“国家队”确实可能存在一些利益输送的现象,当前监管层这样“严打”正是针对机构利用信息优势进行利益输送的行为。如果匆忙救市,或许又会出现下一个“徐某”。

“(监管层)此举,想要做的是把一些不应该存在的因素去除,比如利用国家信息牟利的。”

对于当前救市,社科院易宪容指出,政府得让国家队真正成为呵护股市健康发展的主力,而不是仅借机谋利的工具。

可以看到,无论是社会保障基金和汇金公司,还是险资等国家资金,其实早就成了相当利益分化的集团,都存在出自其团体的利益关系。

如果这些国家队的资金更多的以集团利益为主导,那么救市的效果会大打折扣。当然,国家队救市也可能提供了利益输送的机会,监管部门对此得严密关注。

三、"自己人"与外部合伙?

此次证金公司的部分救市理念就颇受争议。

一般情况下,“国家队”资金分散给众多券商同时出手,但从证金概念股和梅雁吉祥来看,那些承担操盘手的券商仍然秉着投机和概念操作,没有业绩和估值支撑,股票即使涨起来之后,其结果只能是虚脱向下这会给市场造成“二次危害”。因此,决策部门和“国家队”应该深刻反思此次救市过程,虽然救市是必要的,但救什么该怎么救?应该要有所预案和讲究,救市的目的是为了给市场输入流动性和鼓舞市场信心。

据第一财经日报记者梳理上市公司公布的证金公司持股情况,以及证金公司通过中信证券北京总部营业部、中信证券北京望京营业部、中信证券北京金融大街营业部、中信证券呼家楼营业部买入的个股情况发现:

证金公司“救市”以来共买入395只股票,由于近来市场持续暴跌,截至8月26日,167只个股已跌破股灾以来最低价,占证金公司持股总数的比例达42%,由于证金公司并非在最低点买入,实际上套牢证金公司的股票数量更多。

在套牢证金公司的167只个股中,中小创股票数量最多,共计101只,占套牢证金公司股票数量的60%。

此次中信被查或与“恶意操纵攻击中国股市软肋”有关。25日,《证券日报》在头版显要位置发表题为《摧毁中国股市信心将危及整体改革》的文章指出“一些机构几乎放弃了对基本面的研究分析,转而把心思放在"赚国家稳定资金的钱"上边;他们的做法成为伤害市场稳定的重要因素。”

“如果"自己人"和外部力量合伙,攻击市场的软肋,与政府维稳行动对赌,就涉嫌危害国家金融安全,应当对其采取果断措施。”该文章进一步表示。

"自己人"与外部合伙?

事实上,这并非中信证券第一次惹上“麻烦”。此前在“恶意做空”调查中,中信证券还曾被指责利用旗下中信联创和国际对冲巨头联手做空A股。

由于中信联创曾参股司度公司,而该公司背景牵扯到全球最大对冲基金之一Citadel,所以引发了中信证券联手国际对冲基金做空中国的猜测。

不过,中信证券随后澄清称,中信联创于2010年出资100万美元投资司度(上海)贸易有限公司,但该股权已转让,并于2014年11月办理了工商变更登记,目前中信联创并未持有司度公司股权。

而近期被监管层“特别关注”的券商不止中信证券一家。25日晚间,同样曾经是救市主力的海通、广发、华泰、方正四家券商突发公告,称因涉嫌未按规定审查、了解客户身份等违法违规行为,被证监会立案调查。

在上海一位私募高管看来,“国家队”确实可能存在一些利益输送的现象,当前监管层这样“严打”正是针对机构利用信息优势进行利益输送的行为。如果匆忙救市,或许又会出现下一个“徐某”。

监管层此举,想要做的是把一些不应该存在的因素去除,比如利用国家信息牟利。

对于当前救市,社科院易宪容指出,政府得让国家队真正成为呵护股市健康发展的主力,而不是仅借机谋利的工具。

可以看到,无论是社会保障基金和汇金公司,还是险资等国家资金,其实早就成了相当利益分化的集团,都存在出自其团体的利益关系。

如果这些国家队的资金更多的以集团利益为主导,那么救市的效果会大打折扣。当然,国家队救市也可能提供了利益输送的机会,监管部门对此得严密关注。

在监管高压之下,目前各大机构人士已“噤若寒蝉”。对于近期的“监管风暴”,记者于26日曾试图采访多位券商、基金等机构人士,得到的回复多是“目前不方便说”。一公募基金人士更是直言“上面有要求我们不能随便发表评论”。

不过,高压监管并非只针对市场主体,监管者本身亦是被监管对象。

如前所述,此次被公安机关要求协助调查的人员,除中信证券8人、《财经》杂志王某外,还有证监会人士——“中国证监会工作人员刘某及离职人员欧阳某涉嫌内幕交易、伪造公文印章,已被公安机关要求协助调查”。

时至今日,市场上下都应该冷静反思,尤其监管部门要反思这次对形势的误判和对杠杆风险的认识不足,尽快完善和修补市场的制度漏洞,对“国家队”的救市过程需要复盘检查和监督,防止个别机构损公肥私。

延伸阅读:

那些操纵市场遭判刑的典型案例

无独有偶,8月初,瑞银花旗前交易员因著名的Libor操作案获刑14年。追溯历史,国外的资本市场监管有诸多值得借鉴之处,那么,国外操纵股市都是怎么判刑的呢?

英国:交易员因操纵Libor获刑14年前东家或罚15亿美元

8月3日,伦敦一家法庭陪审团一致裁定,瑞银和花旗集团前交易员汤姆·哈耶斯(Tom Hayes)操纵伦敦银行同业拆借利率(Libor)的8项罪名全部成立,他被判入狱14年。

汤姆·哈耶斯因此成为全球第一位因操纵Libor而受到刑事处罚的个人。

Libor操纵案是指多家跨国大银行在金融危机中对全球最重要的关键利率——伦敦银行同业拆借利率Libor作假,案件从巴克莱银行开始,席卷绝大多数跨国银行和数个国家监管机构。

2012年夏天,英国曝出Libor操纵丑闻,美国和欧洲监管当局开始展开针对相关国际银行的调查。调查显示,从2007年12月到2013年1月,花旗集团、摩根大通、巴克莱和苏格兰皇家银行的交易员,使用专属聊天群和暗语来操纵基准汇率,以增加他们自己的利润。

哈耶斯于2012年12月被拘留,并受到英国重大欺诈案监察局(SFO)的调查。他被指控于2006年至2010年在瑞银和花旗集团工作期间操纵Libor。

据悉,三年期间,他的交易为瑞银赚取了约1.5亿英镑。他的前东家花旗银行为Libor案收到13亿美元的罚单,瑞银罚款2.03亿美元。

美国:“魔鬼交易员”制造2010年美股闪崩面临最高监禁380年

4月21日,大宗商品交易员Navinder Singh Sarao因涉嫌与2010年震动全球市场的“闪崩”(Flash Crash)有关,在其英国伦敦的家被捕。

2010年5月6日,美股神秘暴跌9%,道指在几分钟内大跌近1000点。这一交易日也创下美国股市有史以来最大单日盘中跌幅,堪称华尔街历史上波动最为剧烈的20分钟。

之后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SEC)曾就此事发布报告,但无人遭责。SEC称,这有可能是单一交易员操纵标普期货合约造成的。直到今年4月,犯罪嫌疑人被拘捕。

美股闪崩当天,Sarao在标普500指数获得了价值将近90万美元交易期货,而就在当天,投资者近1万亿美元价值在几分钟内从美股市场不翼而飞。

现年36岁的Sarao是英国伦敦西区的居民,但其进行的交易发生在美国CMEGroupInc。运营的交易所。

美国司法部估计,在2010年至2014年期间,萨劳通过交易美股标普500指数期货合约总共盈利4000万美元。Sarao如今面临美方司法部门提起的一项电信欺诈、10项大宗商品欺诈、10项大宗商品市场操纵行为以及一项欺骗行为指控。如果被裁定成立,这些指控合计将为他带来最高380年监禁。

华尔街史上最大内幕交易案主角被判监禁11年

对冲基金公司帆船集团创始人拉杰·拉贾拉特南,2011年10月16日因涉嫌内幕交易被捕。美国曼哈顿地区联邦检察官普利特·巴拉拉(Preet Bharara)表示:“这是最大的对冲基金内幕交易刑事案件。”

拉杰·拉贾拉南被判处11年监禁。退还5380万美元的非法所得,并交纳1000万美元的罚款。该判决为这起数十年来最大的内幕交易案之一画上了句号。

2011年5月,亿万富翁拉贾拉特南被控14项证券欺诈和内幕交易罪名。拉贾拉特南案是美国政府打击内幕交易行动中最引人注目的案子。

据悉,这起被称为华尔街历史上最大的对冲基金内幕交易案的涉案人员包括帆船集团创始人拉杰·拉贾拉特南和等21名被告,涉案金额超过3000万美元。

与此同时,高盛前董事拉吉特•古普塔(Rajat Gupta)因为向拉贾拉特南提供内幕信息而获刑两年,并处罚金500万美元。在这些内幕信息中,包括了2008年金融危机期间沃伦•巴菲特向高盛投资50亿美元的消息。

韩国:散布核爆炸谣言操控股市遭逮捕

2012年2月,韩国警方逮捕了几名意图通过散布朝鲜核反应堆爆炸的谣言来操控股市的嫌犯。2012年6月,韩国法院裁定,3男子操纵股票市场牟利,判处他们不同期限监禁。

案件主谋吴某现年28岁,获刑两年。两名共谋分别获刑一年半和一年,缓期执行3年。

据悉,2012年1月6日,一则有关朝鲜宁边轻水反应堆发生爆炸的传闻通过网络聊天工具迅速在韩国证券界传开,谣言内容十分具体。

6日当天,韩元兑美元汇率最多下跌了0.9个百分点,达到自去年12月20日以来的最低值,而韩国基准股指Kospi指数也一度下跌了2.1%,收市时下跌1.11%。三名男子趁股价波动之机交易股票,获利2900万韩元。

德意志银行在韩股市交易被禁半年涉嫌操控股市

韩国还曾对2010年11月11日股市暴跌事件秋后算账。韩国政府2012年2月26日开出历史最大罚单。德意志银行的韩国经纪子公司因此面临10亿韩元的处罚。

与此同时,韩国证券与期货委员会还宣布禁止德意志银行首尔分行在六个月内从事部分自营证券与柜台衍生品的交易业务。

据悉,韩国综合股指在2010年11月11日收盘前的最后十分钟下跌48点,在短短十分钟内,海外投资者下达了高达2.4万亿韩元的卖出指令,其中多数指令来自德意志银行的韩国业务部门。韩国综合股指当天收盘下跌53.12点,收于1914.73点。

韩国监管部门怀疑当时存在现货市场与期货市场的套利交易行为。此后,韩国金融监管部门开始就此事件以及德意志银行在此事件中起的作用进行调查,并指出德意志银行在2010年11月11日出售约2.4万亿韩元股票后执行了看跌期权,从而套取约450亿韩元。

如此看来,无论市场是否开放,操控市场都是不为政府所容。

文章综合自《财新网、FT中文网、第一财经日报、财经网》

============================

【欢迎新闻爆料,洽谈合作!】《唐人街》主编微信/QQ: 28771796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