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光远:大动荡年代的中产阶级财富保卫战‏

640-2831.jpeg
《唐人街》-澳洲华人的官方媒体

对于中国的产业和中国的企业家而言,未来五年的洗牌和人生的跌宕将很惨烈。中国的中产阶级,应该发起一场财富保卫战!

8月11日,人民币突然暴跌1000多个基点,全球震惊。

我第一时间在微博写道:“中国的中产阶级,应该发起一场财富保卫战!”并建议他们“卖出股票,卖出多余的房子,卖出人民币,坚决地持有美元和美元资产”。我的建议尽管引发了巨大的讨论,但更多的人对我的建议持怀疑态度,并没有给予行动的响应。

随后几天的情况大家看到了:受人民币连续贬值的影响,亚洲货币集体贬值,全球股市暴跌,大宗商品价格步入加速下跌的通道,国际油价坚定地向2009年的最低点迈进。至于中国股市,几乎信心溃堤,在上一周周跌幅超过11%的基础上,8月24日,25日连续两天暴跌,跌幅分别在8%和7%以上,2000多只股票连续两天跌停,尸横遍野,惨不忍睹。

人民币贬值为何引发如此巨大的震荡,很显然,这种震荡的杀伤力,从目前来看,绝不亚于2009年雷曼兄弟破产引发的恐慌,全球在恐慌什么?人民币贬值的背面,全球经济究竟发生了什么?对于过去30多年中国经济的受益者——庞大的中产阶级而言,如何在这种大动荡中保卫自己的胜利果实,应该成为对自己负责任的中产阶级的头等大事。事实上,从人民币贬值的那一天开始,我的很多朋友不断电话问我这个问题。如果说过去30多年,他们是在分享中国经济增长的蛋糕的话,那么未来几年,如果不未雨绸缪,过去多年的财富很可能在浩劫中化为乌有

这两年,看过我的文章,关注我的言论,听过我的演讲,或者至少,看过我的一些节目的人,应该对我这几年的观点并不陌生。比如,我一直强调,在美元加息预期的大背景下,人民币的汇率事实上被高估,人民币具有贬值的必要,并呼吁人民币主动贬值,不要等美国加息之后再被动贬值。6月份、7月份我在多个场合的演讲,都提到人民币贬值的压力,呼吁人民币主动贬值,提醒外贸企业进行汇率风险的对冲。所以,当人民币真的贬值的时候,这些人,对此应该不会感到突然,同时,这些人也应该明白,人民币贬值的背后,绝非汇率人为高估这么简单,而是中国经济遇到了真正的大麻烦。

我在上一篇公众号文章《全球经济正在陷入二次危机》中提到,亚洲货币在人民币贬值的压力下集体贬值,全球股市暴跌,只是表象,表象的背后,是全球金融危机在经历7年的时间之后,到了最后真正画句号和寻找买单者的时候。我的意思很清楚,以中国为代表的新兴市场正在危机的泥潭中挣扎,由于他们对全球经济、全球贸易以及全球增长贡献的影响巨大,因为他们的衰退,很有可能引发人类历史上第一次由新兴市场危机引发的全球经济危机。

有一些人应该记得我在2009年画过一个金融危机演化的逻辑图,指出,金融危机从美国开始,经历动荡和救市之后,最后会以新兴市场爆发危机而终结。很不幸,这个逻辑图在经历“七年之痒”之后,几乎按照我的剧本在有条不紊的进行,并且到了最后的高潮:巴西、俄罗斯、中国、南非等新兴市场的一系列指标,都符合危机状态下的病症。救市政策引发的经济结构的更加扭曲,无节制的债务杠杆的高企,以及救市结束之后国际资本的纷纷出逃,让新兴市场加速进入危机冲刺。截至今年7月底的过去13个月里,19个最大新兴市场经济体的资本净流出总量达到9402亿美元,近乎两倍于2008-2009年金融危机时三个季度的4800亿美元净流出总量。今年7月份,中国外汇央行口径外汇占款下降3080亿元,金融机构口径外汇占款下降2491亿元,创1998年有数据纪录以来单月最大降幅。央行对外汇占款的下降有很多解释,我认为最大的原因就是国际资本外逃,而从去年4季度开始,中国的外汇储备连续四个季度减少。

因此,我的结论是,人民币和亚洲货币贬值的背后,是新兴市场的经济正在陷入一场真正的危机,新兴市场正在由全球经济领头羊的角色,转而沦为全球经济的拖累。一旦新兴市场的危机爆发,一定会引发牛津经济研究所经济学家亚当•斯莱特所言的 “由新兴市场引发的全球衰退”,从而导致全球经济陷入第二次危机,这就是,为什么在人民币贬值之后,美元不升反贬,美国股市、欧洲股市恐慌性暴跌的原因。

对于中国经济,尽管官方一直在强调“经济运行在合理区间”,“基本面是好的”。但毫无疑问,中国经济正在经历1978年改革以来最难过的一关,中国经济的各项指标都显示经济的疲弱:制造业的规模以上工业增加值分别在3月和7月创下这个指标有史以来最差的表现,固定资产投资的增速已经回落至历史低点11.2%;房地产的投资增速前7个月只有4.3%,出口形势超乎想象的惨淡。而且,更重要的是,这些过去拉动中国经济增长的马车,几乎一个个都在熄火:人口红利不再沉重打击制造业的竞争力,房地产已经达到产能饱和,出口难以为继,消费长期不振,现在只有靠基建投资维持,政府又财力有限。至于创业创新、互联网+,以及文化、旅游、休闲、健康、电商等尽管数据不错,但难以替代投资、出口、房地产这些过去的动力。中国经济这架高空飞行的巨大飞机正在面临失去动力的风险。基于此,我们的判断,如果这种低迷的状态持续,则很有可能引发债务杠杆的断裂,从而引发一场真正的衰退和产业洗牌。而这很可能成为中国改革开放以来真正的第一次危机,中国经济、中国的中产阶级、中国很多人的命运和财富将因此而改变。

从历史上,每一次危机,都会导致很多人命运和人生的改变。我个人从来不以唱空经济或者惊世骇俗的话语寻找存在感,但我必须是,当下是中国经济距离危机最近的时候,即使政府穷尽智慧,各种腾挪,最好的结果也是中国经济陷入至少五年之久的低迷,而我们的一些产业和企业,不要说五年,恐怕连两年的时间也熬不了。对于中国的产业和中国的企业家而言,未来五年的洗牌和人生的跌宕将很惨烈,有一些产业将退出中国,有一些企业将会倒闭破产,中国的金融系统要经历高杠杆下经济衰退的巨大风险测试,能否过关,不确定性极大。

对于过去30多年积累了一定财富的中产而言,经济衰退或者经济危机的成本和代价也会转移到他们头上,他们的资产会缩水或者悄悄消失,股市的暴跌很可能将他们的财富化为乌有,在人民币贬值的情况下,房价也会因此而动荡,房子、存款和金融投资是他们财富的最重要形式,而这些,又是在经济危机下危险系数最高的资产,怎么办?

必须指出,在大动荡的时代,确保财富的安全而不是高收益是首要原则,中产阶级的财富结构决定了,一旦经济动荡,他们的财富面临的冲击是最大的,因为普通人无需担心,而高净值人士在全球配置财富的能力又远高于中产阶级。针对不同阶层的人士,我个人有三个建议:

对于一般人而言,由于他们的财富规模小,结构也单一,事实上不管如何动荡,财富保卫战和他们的关系并不是很大,对于这些人而言,在危机的状况下,买入安全的固定收益债券以及安全的理财产品,可能是这些人最好的选择。

▍二

对于现金和流动性资产在500万以上的中产而言,考虑到他们全球配置财富的能力比较弱,对这些人而言,股权投资和他们关系不大,他们的主要财富在房产和股票。我个人强烈呼吁他们卖出中国的股票,除了一线城市和少数热点城市的房子,未来中国房地产投资的价值一定会大幅缩水,不属于一线城市和热点城市的房子都可以卖掉,在他们的能力范围内,尽可能地拿一些美元,避免人民币贬值带来的购买力的缩水。保卫30多年的胜利果实,避免陷入贫困阶层。

对于中国的高净值人士而言,无论是财富规模,还是全球配置财富的能力都很强。他们应该坚决卖出新兴市场的股票,卖出人民币,卖出多余的房子,坚决吃进美元和美元资产,压缩在中国和新兴市场股权投资的范围,高度重视风险,等待危机的过去。

最后需要提醒,新兴市场,特别是中国经济经历一场危机的概率非常大,对于这一点不要有任何怀疑,不确定的不是危机会不会发生,而是什么时候发生。包括中国在内的新兴市场在未来三年是全球风险的风暴点,美国等发达经济体将成为资产的避风港,在龙卷风吹起之前,不要把你的资产放在风口,这是基本原则。尽可能地不要碰任何带有中国或者“新兴”两个字的东西。如果危机爆发,中国和其他新兴市场的货币贬值会超乎想象,通胀一定会卷土重来。不管你在何处,请你避开风口,如果你在高空,请你系好安全带。你的资产安全取决于你的主动选择,而不是把希望寄托在飞机的机长和驾驶员身上。

文章转载自《大家》

============================

【欢迎新闻爆料,洽谈合作!】《唐人街》主编微信/QQ: 28771796

============================

Smiley face Smiley face

分享

PinIt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