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杨补牢,该出手时就出手 — 闲谈墨尔本市长补选-澳洲唐人街
图片发自简书App

《王杨补牢,该岀手时就出手》

——闲谈墨尔本市市长补选

准确说,我对选举并不感兴趣也没空兴趣,然而接了几次选举的罚单以后(澳洲选举是强制的,也就是说你不投票是要被罚款的),开始觉得有必要马虎应付一下,随便打个勾或标个数字、寄岀。可是坐下来画勾画数字时却突然发现,这是一种权利,行使权利是不能随便画画就算。 以前选举,若有华人侯选人肯定是首选,若无华人候选人就找熟悉的名字写上数字或找名字跟自己一样的选(澳洲大部分名字为 John, Peter 等等), 万一自己的同名者当选,还可以像瞎子娶亲一样,暗爽一阵。

人们常说:“婊子无情,政治无常”,今年没有选举任务,可是墨尔本市长罗伯特·多伊尔惹上性丑闻,在边壮阳边喊冤中辞去了墨尔本市长的职务,于是补选市长又要热闹或折腾一番。其实这个补选也算简单,因为华人精英、原墨尔本市负责规划的王宗坚(Ken Ong,男的,马来西亚来的,不是隔壁来的),早早表态参选。之所以说简单,是因为王宗坚在墨尔本市政府工作了8年,又是跟这个刚下台的性丑闻市长同台竞选过,对墨尔本市政了如指掌,业绩强,口碑好,加上又是华人背景。近年来墨尔本市选举人口中华人的比例越来越大,王宗坚应是墨尔本市长的不二人选。可是后来又岀来一个叫杨千蕙的华人(Jennifer Yang, 女的,台湾来的,不是对岸来的),这样让简单的选举变得有点复杂,两个华人争有限的华人选票,一个帅哥,一个美女,各有粉丝,这无疑分散了华人的选票。无可厚非,杨小姐是有参选的权力,这权力是宪法赋予的,不可被剥夺。我也有参选权力(此处可以偷笑两声),只要交250澳元的提名费,像另外一位华人女性候选人谢群一样。可我1000%选不上,交250澳元图个出名,搞不好弄个几千票,自己选不上,却又影响到有胜选希望的华人候选人,那可就成了华人中的千古罪人,这种生意咱不干,这是后话。

既然有两人有影响的华人参选,于是我们就要琢磨一下谁更胜任市长一职。不过首先在此作个声明:1、 如果只是一个华人候选人,我就无条件支持;现在有两个候选人,我选谁呀,手心手背都是肉!于是我必须从当前两人的文宣中寻找资料,做个相对客观的看客。而且我的个人言论仅是一个华人投票人对自己选区要投票的候选人的一个看法,不代表任何政党和任何特定利益团体;2、文中“先生”“小姐”的称谓纯属中国传统中礼貌性称谓,没有其他意义,若有读者想歪了,皆与本文无关。

一、关于两位候选人的能力问题

人的能力是多方面的, 在这里,我们只比当市长的能力,尤其是当墨尔本市市长,那我们就把杨千蕙(Jennifer Yang)跟王宗坚(Ong Ken)拉岀来比一比:杨小姐任万年青市(Manningham)市长两届(准确说2年),有让人满意的政绩吗?我真不知,从她的文宣里还没找到;反观王宗坚先生,在墨尔本市政府工作8年,而这8年里,是墨尔本连续6年被评为世界最宜城市、王先生的工作是负责墨尔本的城市规划,这不会是简简单单的幸运和偶然吧,就举个简单的例子:墨尔本Docklands图书馆2015年荣获世界最佳图书馆(请参阅今日墨尔本),这个图书馆就是这个叫王宗坚(Ken Ong)的华人主导和批准的项目。

其他的墨尔本地标建筑更是这城市的一张张名片,当你走在古典而又现代的城市街上,你的感觉胜过万千文宣。而这些让墨尔本引为自豪的建设都有他的影子,一个主管墨尔本城市规划的华人叫王宗坚(Ken Ong)。

这里要提醒大家注意的是:墨尔本市和万年青市都是市级城市(local government),但两者的所辖人口,经济规模,经济和政治地位截然不同。就以2017-2018财政年度的财政预算来说: 墨尔本市是A$582,000,000; 万年青市是A$156,000,000。而且这两个市的市长产生的方式也不同:墨尔本市长是直选,选民一票一票选出来,任期4年;而万年青市长是轮值的,也就是说,你先选上这个市内的小区的议员(有时几百票就能当选),然后这些议员每一年轮值当市长,任期1年。杨小姐在6年当议员中有2年当轮值市长。要管理好墨尔本这个城市,需要的是有能力有经验的市长。当然,最好是华人市长。

二、两人的发展方向

1、经历和目标:

先来看看杨小姐自己的报道,她任万年青市市长两届(2年),2016年中途退出说要参与联邦选举。姑且说她是真的这样想,华人社团也为其努力造势和募款兼啦啦队摇旗呐喊,其实这就是一个契约,你选举州,联邦席位,无论你是什么党,也没问你到底是台湾人还是中国人,我们华人只认你是华人,会说几句中文和长着一张华人的脸,我们华人就义无反顾地支持你。尽管没选上,但我们依然支持你。澳洲是三级政府:联邦,州和市(local Government)。

可是现在杨小姐却来选一个跟万年青市一样级别的市长,这样窄化了自己,而且跟另一著名华人候选人一起竞争, 不是说你不可以这样做,可是这本身就造成华人支持者的困惑,通俗讲,就是让你的华人支持者为难,同时也背弃了你的初衷。

王先生,在墨尔本市政府工作了8年后,2016年支持大陆上海青年刘乐竞选并成功取得墨尔本议员席位,自已组成竞选团队参与墨尔本市长选举,就是同因性丑闻而下台的墨尔本市长罗伯特·多伊尔同台PK,虽败犹荣。这次参与补选,目标明确就是墨尔本市长宝座,而且轻车熟路,一贯始终,气势如虹。

2、对华人社会的贡献

据王先生的文宣,他服务华人社区35年,他于1983年移民至澳洲,并于1985年加入维州中华协会,后任会长职务,他目前是该协会的终身会员及荣誉顾问。王宗坚曾先后服务于多个华人团体,其中包括维州中华总商会和澳洲华人团体活动委员会。从2008年及2016年,王宗坚连续两届担任墨尔本市议员,并获得了市议会颁发的多个社区服务奖项,对社区和跨文化交流贡献良多。 曾是维州华人社团联合会主席,并且通过春节活动等一直致力于服务墨尔本的华人社区。 2016年澳洲国庆日,王宗坚获得澳洲荣誉勋章(OAM),表彰他为促进澳中关系,服务当地华人社区做出的巨大贡献。

而杨小姐,还没有从她的文宣里找到这些,不过杨小姐说她当万年青市市长就在为社区服务,这当然没错,就如我在工作就在为社会做贡献一样,总觉得缺少一种让人信服的力量。不可否认,在华人的餐会中我们会常常看到她敏捷的身影。

三、华人要参与竞选而且要争取胜选

墨尔本市长的选举很有意思,“所有年满18岁,并且在墨尔本市政府管辖区域内租住房或商业房超过一个月时间的人,无论国籍,都可以参与选举。”

而很多人都不知道的是,非澳洲公民也可以参与市政选举。这也意味着住在市中心的中国留学生们同样可以投票选举市长!去年公布的人口普查显示,墨尔本市中心有40%的住户在中国出生的年轻人或者华裔。说到这里,你可能会感觉到“代誌大条”。

墨尔本的发展应当感谢原住民和欧裔移民的贡献,是他们建立了这个城市的经济制度和政治秩序,包括我们今天享有的各种权利。虽然亚裔(包括华裔)是后来者,但是我们也是在他们已定的制度下努力贡献,不仅在经济上我们积极参与,在政治上也应勇于承担!

墨尔本市长的选举,华人是有可能胜选的,按选举规则,包括很多华人留学生都有投票权。随着华人在澳定居的人数越来越多, 我们不贪图享乐,但我们必须得到主流社会的尊重,不能再因为我们有华人的血缘而被利用和怀疑!

唯一的方法是按已定的法律规则,推举华人的优秀代表融入到澳洲政治的主流。华人应该在澳洲主流社会里有自己的发声器,要有自己的代表参与澳洲的政治生活。

人们也常说:“不以结婚为目的谈情说爱就是耍流氓”, 这个我不敢反对;“不以胜选为目的的造势活动是政治流氓”,这个我不敢苟同。但我相信澳洲华人只要团结,不要分散投票,集中支持优秀且有胜选的华人候选人,我们是可以为子孙后代争取个好的政治环境!当然我们也要策略,我们要了解澳洲选举的游戏规则,向犹太民族学习,集中优势兵力,赢得选举。而不应沦为两个政党

如厕的柔软草纸,以便他们屙到哪用到哪。

是时候了,该出手时就出手。

(Freeman DU)

作者:墨尔本市长选举
链接:https://www.jianshu.com/p/ea2c0ca1a50a
來源:简书
著作权归作者所有。商业转载请联系作者获得授权,非商业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