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二的参议院预算听证会上,移民问题再次被提上讨论,因为有数据表明技术移民和家庭移民的人数远没有达到190,000人的年度上限。

移民签证低于年度配额,政府内部自己都“吵”起来了。。。。。-澳洲唐人街

一位内政部官员在参议院预算听证会上表示,澳大利亚的移民人数正在进一步下降,并且远远没有达到预定的年度上限。

内政部秘书Michael Pezzullo证实澳大利亚的移民接纳量远低于财政年度上限是因为政府采用了新的安全数据库,进行了更严格的签证检查。

Michael Pezzullo表示,技术移民,家庭和儿童类别的签证申请比过去更为复杂,部分原因是签证审理过程更加细化,更加严格。

“当我们将以前独立的移民风险系统与国际情报数据库连接在一起时,所有移民的信息和数据都会清楚的显示,更便于我们发现重要的,必须予以解决的问题。”

移民签证低于年度配额,政府内部自己都“吵”起来了。。。。。-澳洲唐人街

Michael Pezzullo先生说,出于安全和敏感的原因,他不会透露这项数据库的细节,只提到它是“实时的,与情报有关的数据检查系统”。

“一旦申请人的信息或过往记录中有一些不寻常的点,系统就会警示,审查人员就会花上更多时间来查看和解决这个问题,相应的审理审理时间就会增加。”Pezzullo先生表示。

移民签证低于年度配额,政府内部自己都“吵”起来了。。。。。-澳洲唐人街

Secretary of the department ofhome affairs, Michael Pezzullo

这个更严格的计划开始于2014-2015财政年,并在2015-2016财政年进一步完善。

截至4月30日,2017-2018年度接纳的移民人数为138,086人,而2016-2017年则为183,608人。这意味着,到财政年度结束时,这个财政年度的移民数量将比年度上限减少约20,000个

在2017-2018年度的移民中,技术移民有91302人,家庭签证44193人,儿童2591人。

针对移民配额的问题,澳政府内部出现了两种声音,一种支持削减移民配额,另一种则认为移民为澳洲带来经济和就业的发展,应该维持现有的移民政策。

小编整理了两个对立面的重要人物的一些观点和论述,跟大家共同讨论移民未来的政策走向会是如何。

首先,是以Pauline Hanson为首,呼吁削减移民配额的一方。

移民签证低于年度配额,政府内部自己都“吵”起来了。。。。。-澳洲唐人街

代表人:

  • 一国党创始人兼党魁,昆士兰州参议员Pauline Hanson
  • 内政部秘书Michael Pezzullo
移民签证低于年度配额,政府内部自己都“吵”起来了。。。。。-澳洲唐人街
Michael Pezzullo

内政部秘书

Michael Pezzullo先生在周二的参议院预算听证会上提到,澳洲的人口增长超过50%是由移民驱动的。

“这会让人觉得奇怪,国家的人口增长受到移民的影响,但你的就业增长并非完全如此,”Michael Pezzullo告诉参议员。

“认为(移民带来的影响)在不同的方向运作是不合逻辑的。”

同时,根据澳联社上个月报道,MichaelPezzullo先生曾向内政部长Peter Dutton提供过一份削减移民配额上限的备选文件,希望联邦内阁考虑减少2万的年度移民配额上限,但最终这个提议没能通过。

移民签证低于年度配额,政府内部自己都“吵”起来了。。。。。-澳洲唐人街
Pauline Hanson

一国党创始人兼党魁

昆士兰州参议员

一国党领导人Pauline Hanson表示,她拒绝支持谭宝政府的商业减税政策,部分原因是谭宝政府还没有解决澳洲的高移民数量问题。

“大量的移民正是毁掉澳大利亚本地人生活的原因。城市不能再接纳更多移民了,“她说。“(移民问题)必须解决。”

相对的,则是肯定移民带来经济和就业增长的一方。

代表人:

  • 新州总理兼自由党领袖 Gladys Berejiklian
  • 内政部助理秘书 Jason Russo

参议院委员会获悉,过去五年来,移民是澳大利亚创造100万个工作岗位的关键驱动力。

周二在堪培拉举行的听证会上,Russo先生告诉参议院,“有数据显示,过去五年内澳大利亚新创造的100万个工作岗位中约超过50%是由移民创造的”。

移民签证低于年度配额,政府内部自己都“吵”起来了。。。。。-澳洲唐人街

而财政部和内政部最近的一项联合研究发现,移民在过去五年创造的净工作岗位占三分之二,其中全职就业的比例更为显着。

同时,这份联合报告发现,移民并没有取代澳大利亚的工人。

移民签证低于年度配额,政府内部自己都“吵”起来了。。。。。-澳洲唐人街
Jason Russo

内政部助理秘书

“事实上,这项研究发现,没有任何证据表明,在澳大利亚出生的人被移民所伤害,”Jason Russo先生说。

“并且,根据统计结果,在澳大利亚出生的人具有更大的竞争优势。”很大一部分原因可能是因为当地雇主通常将移民被视为对澳大利亚本地劳动力的补充。

“一些移民并不工作或工作权限有限(例如,长期游客,学生和度假工作者),但仍然消费商品和服务,因此还会增加就业机会。”

本月3号,新州现任总理兼自由党领袖Gladys Berejiklian接受了悉尼晨锋报的采访。

采访中,总理Gladys Berejiklian表示澳大利亚应该支持移民政策,同时呼吁各州就如何应对基础设施和本地服务日益增长的压力进行全国性讨论。

Gladys Berejiklian总理自己就是亚美尼亚的移民的女儿,她提到,“来自世界各地的职业道德,技能,才能和能量”将成为新南威尔士州未来的优势。

移民签证低于年度配额,政府内部自己都“吵”起来了。。。。。-澳洲唐人街

Gladys Berejiklian总理在5月3号晚的悉尼研究所晚宴上发表了年度演说,并借鉴了她在1960年代作为移民到澳大利亚的经历,并针对最近又重新出现的移民问题给出了自己的观点。

一些联邦自由党议员呼吁减少移民份额,以减轻过度基础设施和服务方面的压力。但Berejiklian女士并不支持他们的观点。

移民签证低于年度配额,政府内部自己都“吵”起来了。。。。。-澳洲唐人街
Gladys Berejiklian

新州现任总理

自由党领袖

“在澳大利亚,我相信我们现有的移民政策是正确的 – 同时我们也不能忽视一个现实,那就是社区对本地服务和基础设施日益增长需求,”Berejiklian女士的演讲中说。

“与此同时,如果我们想继续国家的繁荣昌盛,我们就不能低估连续的移民浪潮给我们国家带来的好处。”

Berejiklian女士表示,与其限制移民,增加基础设施的建设和社区服务的投入才是可取的方式,并表示新南威尔士州需要在未来几年“积极准备”。

Berejiklian女士的演讲中说: “因此,我建议明年澳大利亚政府的整个市议会会议应该专注于移民和规划问题。”

澳洲政府内部一直有关于的移民的讨论,孰是孰非也没有定论。

移民签证低于年度配额,政府内部自己都“吵”起来了。。。。。-澳洲唐人街

然而要小编说,政府又想让移民带来经济发展,带来就业机会的同时又不过多的增加人口或者一点也不影响到本地人的就业,简直就是新天方夜谈。

在享受移民为国家带来的好处的同时,政府也应该积极应对移民带来的新问题,平衡个中关系,大家互利共赢,不比一刀切移民配额好吗?

当然这样说起来很容易,真正要做到还是有太多难题需要政府去克服。

小伙伴们怎么看呢?把你的想法写在留言里大家一起讨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