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今年起,澳洲移民局醞釀多時的國際留學生工作簽證(Post-Study Work Visa)將正式實施,具體細則會在未來幾個月內陸續公布,這一新措施放鬆了申請人所學專業的限制,使得讀任何專業的留學生都能成為該簽證的受益人,得到申請至少兩年工作簽證的機會。但對於很多即將走出校門的留學生來說,找工會不會因為學生工簽這一利好政策的影響而變得容易,留學生在求職過程中又將面臨哪些“攔路虎”或“陷阱”呢?

寫簡歷莫犯澳職場禁忌

作為聯邦政府社會福利部下屬機構CRS Australia的華人就業諮詢顧問,James Zhou在幫助澳洲弱勢群體找工作方面有着豐富的經驗,對澳洲的職場法規也有着深入了解,雖然留學生群體沒有澳洲永久居民或公民的身份不能成為他的直接服務對象,但James對很多找工作時遇到疑問的留學生仍樂於施以援手。2012年年底的一個周末, 在新南威爾士大學,對於留學生提出的一些有共性的問題,James做出了解答。

在採訪中,“無永居權或公民身份”成為留學生公認的求職最大障礙。電氣工程專業的留學生黃大成,正在讀大三,已經參加過了多次校園內招聘活動,他表示,很多時候他明明看到用人單位的通知上寫有職位空缺,但上前自報家門後,就被告知“該職位不缺人”。

根據澳洲招工法律,除去特殊性質的工種,求職單位不能以求職者的性別、年齡、膚色、種族或其他任何條件對求職人進行有區別對待。因此在澳洲的勞動力市場,很多時候,有沒有永居權或公民身份,往往成為僱主篩選求職者“心照不宣”的標準之一。

James表示,像澳洲國防部、外交部等聯邦政府部門一般只招收有澳洲國籍的求職者,“因為某些關乎到國家利益,因此在這些特殊情況下,這些用人規定不會涉嫌‘職場歧視’,而對於一些常見工種,如銀行職員、IT技術員,如果用人單位在規章中點明只要澳籍或永居人士,有時也是一種很無奈的現實。”
因此對於黃大成這樣的留學生來說,即便就讀的是緊俏的工程專業,但要以一個“外國人”身份在本地勞動力市場找到自己的位置,用他自己的話說,是“難於上青天”。

黃大成說,在留學生工作簽證期間,要想找到一份能糊口的工作,維持在澳洲的生存,不是難事,因為翻開每個周末的中文報紙,“理貨員”、“清潔工”這樣的體力工作似乎永遠在缺人,但要是想找到一份和“電氣”相關的工作,卻彷彿有着從一個極端到另一個極端的遙遠差距。

如何解決這一煩惱?Jamas談到了留學生在求職時的簡歷製作。大多數華人習慣性地在自己的簡歷上標明年齡、性別甚至附上了自己的照片,但這卻恰恰觸犯了澳洲職場的禁忌。“人力資源部門在篩選簡歷時,會遵循“公平求職原則”( Equal Employment Opportunity,下簡稱“EEO原則”),避免面試官因為年齡、種族、身體殘疾、宗教、民族、文化背景等各種因素而對求職者有提前判斷。

“除某些特殊職位外,如果在簡歷透露過多私人信息,留學生很可能因為自己的“畫蛇添足”,而讓簡歷落入“不可提交給面試官”的一類,從而在第一輪篩查中提前出局。”James特彆強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