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用任何表白,很多日本人都清楚,“岛国”著名的情色场所,规矩相当麻烦,极为众多。为避免不必要的误会,一般不接待外国人。赴日中国人爱逛红灯区但却总吃“闭门羹”,显得非常没面子。

中国国内对色情行业的禁忌,让初到日本的中国人有种刚从牢笼中获得解放的感觉,几乎每个人都想着去日本的红灯区遛一遛,亲眼看看亚洲最著名的风月场所。有趣的是,日本的风月场所,非常区分三六九等,一旦日本女士得知自己伺候的是一海之隔的中国人,都会立即绷起面孔,毫不犹豫地谢客,也就是说,日本妓女很讲民族自豪感,跟老邻居中国人,肯定要拒绝提供色情服务。

比如,在日本的首善之区——东京,照样是这种惨状。在当地,当然出现了善做生意的日本壳子、中国瓤子的女主角,说白了,她们就是中国籍小姐们集体拉客的风月场所。对于日本人来说,这也是公开的秘密。每逢夜幕降临,那些华裔女人们,随即跑到东京街头,佯装热情地“拉客”,她们操着熟练的日本语,拉出各种各样的理由,博取男人们的注意力。当然,生活所迫是许多在日本的中国女同胞,从事风俗业的主要原因,其中又以“女留学生”为主。当年,置身日本的华裔女士你,甚至用“三步一岗,五步一哨”来形容“歌舞伎町”当中,中国小姐的人数众多。非常可笑的是,跑到“歌舞伎町”游玩,居然可以非常随便地找到中国小姐,这些奇怪的消息,在日本已不是什么秘密。

日本色情场所的工作人员都是社会的底层,文化修养有限,除了日本语之外极少有懂外国语的。加上日本民间其实有一种“怕”外国人的心理,这种“怕”其实是不了解,加上语言不通,这就让日本色情场所形成了一个默认的行规:只招待本国人,不招待外国人。当然,置身高档游乐场所,这些规矩已经不复存在了。每位日本小姐都渴望捕捉到有钱的外国人,肯定包括“中国老大”了。

在日本,有许多妓女年龄都不轻了,甚至三十岁以上的女性,还担当主要的角色,这大概是日本色情行业的一种独特现象,这与日本国情和民俗传统等等,有着深切的关系。因此,中国男人来到日本“红灯区”,对游人眼中的“年老色衰”的日本妓女,往往要表现出极大的反感,这也让日本的妓女对中国男人,产生了难以愈合的隔阂。在她们心目中,一些中国男人,似乎花钱没有寻到开心,他们往往对一些妓女的“色相”,毫无道理地横加指责。

难怪日本的红灯区,非常腻味中国男人,他们不但好色、好玩,还带着一身毛病,尤其是歧视日本妓女的私人空间,好像他们寻欢作乐是天经地义的大事。因此,著名学者陈丹青曾失望地说:“中国有些男人,最粗俗,最无礼。”

(文章来自网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