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点:加拿大中部温尼伯市Investor 比赛馆
小城市,人口少,偏远,纯朴,热情,容易活。华人不多,大部分全来了。崔哥上场。众人欢腾。
电视机前的祖国同胞们,我现在是在加拿大中部的温尼伯市。这是全世界最不会遭人侵略的城市,因为公路上到处是坑,坦克和装甲车根本开不进来。一般新车只开三个月就颠散了。(掌声,哄笑声)
我身后的这些华人因为申请不到北京户口和上海户口,就一赌气直接申请加拿大户口了。(众人笑)。这证明我们华人不论走到天涯海角都可以谋生,打拼,创业同时不团结。(一片哄笑)
我身后的这位美女叫李博文,北京人,定居加拿大已经十年了。她今年要竞选曼尼托巴省议员。如果胜选了,她就有机会成为贪官了。(哄笑加鼓掌)
一旦当选,李博文将把温尼伯市改名叫温州市(鼓掌),同时把义乌拆迁到温尼伯,那样,加拿大居民不用去中国就可以买到假货了。(起哄,笑喷。)
温尼伯这个城市一年只有两个季节,那就是冬天和修路。——— 因为除了冬天,这个城市一直在修路。(哈哈哈哈)
这个城市是全加拿大移民最省钱,最快捷和最容易的地方,只需要六个月工作和三十万人民币。主要负责人是一个加拿大白人,名叫Randy Bold,前政府移民官和法律咨询师。他干这一行已经20年了,还一直没有胆量接受贿赂。他说,什么工作都可以,餐馆打工,甚至在监狱里工作也可以。(哄笑)
移民小城市的好处是中国人少,逼迫自己多说英语,早一天忘掉中文。好多定居十年以上的华人自称都听不懂中文了,不过用中文一骂他,立刻跟你急,有时候还回嘴。(哈哈哈哈)
移民小城市的好处是可以了解外国人,提高英语;移民大城市呢就只能多了解中国人,把好不容易在中国学的英语给忘了。总之,要想永远保持英语的考试水平,最佳办法就是呆在中国,哪也不去。(认同,热烈鼓掌)
一般人这辈子只活一条命,极少数有人愿意把自己的根刨出来,移植到国外陌生的土地。这类人是最无畏的赌徒。他们拿自己的命在赌一个未知的未来,也许灿烂,也许无光地活到老。但是,唯有这类人才有资格说,在有生之年和有限的生命旅程中,他们活了两次。(鼓掌) 你们,在坐的所有人,还有北美崔哥的我,都是这样的人生赌徒和勇士。我们也许混得很辛苦,但是我们的一生很丰富,很激荡,很过瘾!(全场雷鸣。)
当我们在国外久了,入了外国的国籍,就会有很多机会听到这个国家的国歌。你们会看到很多本地人立刻挺直身子,把右手放在自己的左胸。今天,我要告诉你们的是,我们可以伫立地尊重定居国的国歌,但是能让我们把左手放在左胸的声音只能有一个,那就是义勇军进行曲。(全场哗哗地鼓掌)
我们的左胸里装的是心脏,而这颗滚烫的心脏只配给自己的母国和故乡,因为那才是我们出生的地方,那儿才是我们老爸和老妈住的地方,那儿才是永恒的家。(全场起立,长时间的鼓掌。有不少人哭了。)
这段话我虽然已经讲了78次,从加拿大到美国,从悉尼到墨尔本,从上海到北京,但是每讲一次我都泪眼模糊,鼻子发酸,只能端起讲桌上红酒,大口大口地喝。

 

image im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