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日,在日本首相安倍晋三访问澳大利亚期间,澳大利亚总理Tony Abbott发表欢迎辞时作出非常不当的言论,不仅对日本解禁集体自卫权表示支持,还“十分钦佩”二战中袭击悉尼的日本潜艇兵所展现的“技能与荣誉感”。

我们对联邦总理的言论表示震惊和强烈的谴责。历史不能被遗忘,二战期间日本犯下战争罪行罄竹难书。日本是亚洲唯一一个法西斯主义国家。日本帝国主义的侵略战争不仅对包括中国、韩国和亚洲许多国家和人民带来灾难,同时也对澳大利亚人民带来巨大的损失。2345名澳大利亚士兵在臭名昭著的Sandakan旅途中被日军折磨致死;2815名澳大利亚人在日军的押解下修建缅甸铁路时被折磨致死;二战中被日军俘虏的2万2千名澳大利亚军人,有三分之一死在日军的战俘营中;数千名关押在新加坡樟宜集中营的澳大利亚人倍受日军的折磨,许多人被饿死;在Banka岛上,21名澳大利亚护士被日军用机枪从背后开枪打死;一万七千多名澳大利亚军人和无数的澳大利亚平民在日军空袭达尔文和其它地方时,被日军的飞机炸死。所有这些澳大利亚死难者,在总理Tony Abbott的眼里,都比不上日军的“技能和荣誉感”更让他感到“钦佩”,更不要说日本帝国主义侵略在中国、韩国、菲律宾、越南、缅甸等亚洲国家造成几千万人的死亡。我们为有这样一个对澳大利亚和整个亚洲人民在二战中的受到的伤害如此冷漠的总理感到失望。
3
二战在亚洲最大的成果就是解除了侵略成性的日本的武装。战后亚洲和澳大利亚经济发展,亚太地区相对稳定,是同战后亚太地区的这种政治格局密不可分的。战后日本的经济发展,也不是靠日本军事力量和侵略政策。所有这一切都证明,战后亚太地区的政治格局,战后限制日本武装力量的发展,对包括日本在内的亚洲所有国家,都带来极大的好处。而如今美国为了自己一国的私利,正在帮助日本重新武装,这在根本上改变了战后亚洲国际政治的格局,使亚洲未来的发展充满令人忧虑的因素。在这种情况下,联邦总理缺乏长远的战略眼光,不加区别地选择支持日本解禁集体自卫权,只能鼓励日本国内的右翼,鼓励日本继续向右倾发展,这将从根本上损害澳大利亚在亚太地区的利益。
1
澳大利亚并不是一个不懂得宽恕的国家。但是对罪犯的宽恕的前提是罪犯对自己罪行的真诚忏悔。日本不仅是二战期间亚洲唯一个法西斯主义的国家,它同时也是唯一一个至今仍然没有对自己在二战中的罪行真诚忏悔的国家。在诸如中国南京大屠杀事件、强征性奴隶(慰安妇)、修改历史教科书、首相参拜供养战犯的靖国神社等问题上,都毫无疑问地显示出,这个亚洲唯一的法西斯国家并没有对自己二战期间对亚洲几乎所有国家所犯下的战争罪行有任何悔改。即使安倍在澳大利亚国会的讲演,也丝毫没有对日本在二战期间对澳大利亚所犯下的战争罪表示任何歉意。联邦总理把这样的国家和这样的政客当作澳大利亚的“亲密朋友”,是对澳大利亚人民公然的侮辱,是对二战中为保卫澳大利亚独立与自由的而牺牲的将士们的侮辱。当全澳大利亚人在澳新军团日对我们的将士们说,“least we forget”时,他们也一定会对联邦总理的言论感到羞耻,亚洲各国明年在纪念世界反法西斯战争胜利七十周年时,也会对澳大利亚总理背叛澳大利亚战时的盟友、吹捧二战时期亚洲各国人民的共同敌人的行为感到愤慨。

2

联邦总理的错误言论和他的政治短视,充分显示出他对历史的无知,对亚洲和澳大利亚英勇反抗日本法西斯的历史的无知。而他对历史的无知,将使他难以对澳大利亚国内事物和澳大利亚的外交政策做出符合澳大利亚长远利益的决定。这是令所有澳大利亚人,包括那些从二战时期深受日本帝国主义侵略的国家来的移民,深感担忧的事,也会使我们不能不考虑在下次大选中将把自己的选票投给谁的问题。至少我们不能再让一个缺乏历史感的政客来领导我们的未来。

希望澳大利亚政府可以以国家利益为重,正确处理好与日本,和与亚洲各国之间的关系,尊重本国以及亚洲各国人民的感情。

(文章来自网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