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会越文明,人类越抑郁。

今天,高度文明的美国正掀起全民抑郁症的新高潮。抑郁症英文: Depression

抑郁症就是觉得活着没劲,生活不刺激,不挑战,比方说开车没有机会堵车了,到十字路口大家拼命礼让,一年都没机会按个喇叭。上了地铁人和人离得特远,根本品尝不到人挤人的乐趣。人们见了面都假惺惺地笑,骂人的丰富词汇基本用不上了。厕所丝毫没有臭味儿,就跟饭菜没有香味儿一样。什么时候抬头看天全都一个色儿—–蓝的,人生变得平庸,重复,枯燥。

为了治疗抑郁症这种富贵病,美国医生开始号召病人到中国去,因为所有抑郁症,到中国就好。

在北京秀水街。北美崔哥的我采访了一位芝加哥来的美国教师。体重四百,人称四百先生。

Screen Shot 2014-10-22 at 13.36.47

崔哥和四百先生

“崔哥,我一回美国就抑郁,一来中国就全好。我一下飞机,必须立刻去北京地铁,兴奋地跟着一望无际的人流,一小步一小步地从二号线走进一号线。往前看黑压压一片,往后看如麦浪滚滚的人脑袋。北京人从来不抱怨,因为有微信,多慢多挤都不着急。

这种人气是我在美国感受不到的,它让我出汗,让我有机会接触其他人类的肢体,让我终于闻到人的味道,体会到一种群体和归属感。这会儿就是天塌了我也不怕,因为要死大家一块死。我不再孤单。不再抑郁。”

在西单大街过街天桥上。北美崔哥采访一位洛杉矶白人妇女。她指着身边十一岁的男孩说。

“崔哥,我儿子胆子很小,精神不集中,医生诊断说严重抑郁症,必须去中国治疗。我们让他每天在北京街头过马路,锻炼他的胆量。北京的车就跟让子弹飞似的,它要求我儿子必须集中精神,否则瞬间就可能被各种车辆撞飞。

敢在北京大街上穿行,别说抑郁症,连老年痴呆症都给治好了。我儿子现在不用回头,就能听出身后飞来的是电动自行车还是电动三轮车,甚至连是不是黑车都听得出来。

他现在回美国,只要一上公路所有汽车全停,让他大摇大摆地先过,神了。我真不相信这是我那胆小如鼠的儿子。我感谢中国,给了他重生的勇气呀!(她激动了,开始擦眼泪。)”

在长城饭店,北美崔哥的我采访一位美国商人。他每年都来中国。

“崔哥,美国的街景二十年都不变,你在美国呆过你是知道的。老看一样的景色,就造成了我的抑郁。看看你们中国,天天都在变,每天都能看见新高楼新公路。按照导航开车是很危险的,有时候会把你导到桥下边去,因为桥是昨天刚拆的。就说我住的长城饭店,经常早晨一抬头,整个饭店看不见了,只有楼顶闪现在云雾里。我现在才明白为什么中国人喜欢写意山水画,迷雾蒙蒙的,美死了。”

在首都师范大学,北美崔哥的我遇见一位美国女士,她讲一口特别流利的中文,连古文都看得懂。我问她也有抑郁症吗,她说有,是一种特殊的抑郁症。

“崔哥,我看腻了美国人那种见面微笑彬彬有礼的虚伪,我身体里有一种渴望—–就是骂人,可是在美国我没有这个机会,这加重了我的抑郁症,我都自杀两次了。”

中国能治你这种抑郁症吗?我问。

“太能了。我的老师帮我在中国开了个新浪微博,这个真的救了我。现在我不论在世界任何地方,只要感觉郁闷了,就上新浪微博开骂,反正是匿名,谁也不知道我,我可以跳着脚的撒开了花地骂。”

你骂谁呢?我问。

“崔哥,骂谁并不重要,关键是骂出来。前几天好像有一大帮人在网上骂你,我就拿起一摞板砖也跟着拍,可过瘾了。在美国的网站,骂人是不可以人身攻击或者撒谎的,在中国没事,你随便说什么都可以,我觉得这才是真正的言论自由呢。

中文里所有骂人的话我都能娴熟运用,骂的时候越脏越好,越脏越过瘾。骂完了之后感觉很爽,走路都是轻盈的。在中关村一带,我一看某个人走路的姿式就知道这孙子是否骂痛快了。哈哈哈。”

抑郁来源于生活的平庸,而中国最没有的就是平庸。

今日之中国每一天都汹涌着人气,裂变,激荡和振奋。

在表面的喧嚣尘土下预示着新和希望的发生。

用句英文描述,就是 Something must be happening.

Screen Shot 2014-10-22 at 13.36.58

这位美国绅士因为大批中国移民涌入,很难找到托斯卡纳风格建筑群,心情抑郁。

Screen Shot 2014-10-22 at 13.37.05

他今天爽死了,因为在河南许昌,他发现有个托斯卡纳村落。得了,每月来一次河南吧。

北美崔哥logo-40x4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