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日晨光熹微时,在雾气凝重的Mount Waverley周边地区的火车站总会出现一个瘦小却活力满满的身影,举着亮红色的竞选牌,笑容灿烂地向过往行人耐心地讲述自己竞选州议员的愿景与梦想。在微信朋友圈,她自嘲自己手脚都冻僵了,很难想象她正是头顶“维州首位华人女市长”光环的Jennifer Yang——杨千慧女士。

Jennifer曾任职的Manningham市有个吉祥的中文译名,叫“万年兴”。2013年底刚刚结束市长任期、圆满卸任的她,日前又开始马不停蹄地投入进州议员的竞选准备之中。少数族裔、女性、而立出头的年纪,令她最初踏入政坛便吸引了众多好奇和怀疑的目光,然而她用了三年的时间向主流社会证明了自己的能力。如今她褪去昔日荣光,潜心备选,却对竞选的结果持一份安然。“我希望能够服务社区,但赢得竞选不是唯一的方式。”她微笑着,又用标准的普通话加了一句:“然而我也期待能够得偿所愿,让政界看得到华人活跃的身影,并让每位华人都感到‘与有荣焉’。”

640-302

简单的梦想,向政界起航

1977年出生在台湾的Jennifer一身素雅,喜欢把阳光般的笑容挂在唇边,让第一次见她的人很难将她与风云变幻的政坛联系在一起。她早年的经历确实也未曾露出丝毫从政的端倪——她凭着个人兴趣陆续研修了地球科学和信息技术等硕士学位,最初踏上墨尔本的土地也仅仅为了陪伴移民的父母,归心似箭。然而命运却不紧不慢地替她将预设的道路展开在眼前——与本地人先生Robert的结识使她决定定居墨尔本,而2008年台湾商会朋友们的鼓励则让她第一次动参选市议员的念头。

Jennifer说,商会朋友的初衷十分简单。在当时,Jennifer所居住的Manningham区并没有华人议员的先例,当地华人迫切希望议会里也能够有人代表他们发出自己的声音。“朋友半开玩笑地对我说,至少如果你参选,我们会在投票时看到一个熟悉亲切的名字。”Jennifer笑着回忆。性格随和的她不愿辜负当地华人的期望,随即着手准备参选。然而,她也不是没有自己的主意。来到墨尔本后,Jennifer注意到一个现实:在澳洲各行各业都有华人活跃的身影,三百六十行却唯独政界的华人总是凤毛麟角。她此前也曾偶尔听说华人参选的消息,却大多以失败告终。如今Jennifer坐在我对面将个中缘由娓娓道来:文化语言的隔阂、对政治兴趣的缺失,以及对政治生态的不熟悉,使得华人从政之路布满荆棘。“但前辈的失败并非毫无意义——我们需要的是前仆后继的热情,”Jennifer舒展开笑容,“我当时的梦想也很简单,一是希望回馈社会,二是想要让主流社会看到华人无论在哪个领域都能够大放异彩。”

640-303

流入政坛的另类音符:脚踏实地远胜千言万语

初次参选的Jennifer不免略显稚嫩。她笑说自己当时甚至对议员的工作理解都很抽象,只能与团队摸索着前行;然而手忙脚乱的尝试并未阻挡她热忱的心。“你永远都不能等到一切准备妥当才着手工作。”Jennifer说,这是她的人生信条;事实也的确如此。2003年她刚刚毕业于Monash大学信息技术专业,却不巧遭遇IT行业求职热潮,在许多本地人都难觅得一份聘书的时候,她一个月内便找到了第一份工作。“我并没有什么窍门,只是我在那一个月间投了超过三百份简历。”Jennifer描述得云淡风轻。欠缺经验和英文听说能力的她最初几个面试仿佛灾难一般,但正是它们促成了她的成长,使得她最终用努力和积攒下的点滴经验叩开了第一扇门。“别人都害怕失败,但我不想自我设限,努力过才没有遗憾。毕竟三百个机会,我只要抓住一个就够了。”时隔五年,初涉政坛的她仍是同样初生牛犊不怕虎的气力,与团队一起学着其他竞选者的样子,时常奋斗到半夜。失败的消息传来后,她并未失望,将重心转移回家庭,不久后便孕育了第二个孩子,回归天伦之乐。

然而首战未捷的汗水却也悄悄孕育着果实,澳洲政坛终向这位瘦小的华人女性抛出了橄榄枝。2011年一位议员辞职导致重新计票,她以第一候选人入选。此时已是两位孩子母亲的Jennifer不免在惊喜之余有些忧虑,丈夫坚定的支持适时地给了她一颗定心丸。她笑称,丈夫一直是自己从政生涯的“头号义工”,单是无条件的认同与鼓励便已是她最不可或缺的助力。初入政坛时Jennifer并不被人看好,身处身材高大、能言善辩的同僚之中,她明显地感觉到别人看自己的眼神仿佛在说:这个寡言少语的亚洲小女孩能做得到什么?面对质疑,Jennifer选择用自己的方式从容回应。她认为,感性、亲民、虚心、脚踏实地都是自己的优势。别人认为事业与家庭难以两全,她索性带着自己的孩子去参加社区活动;听不懂谈话或摸不清运作机制时,她干脆大方承认,坦承自己活到老学到老;同僚们滔滔而谈的时候,她则选择深入社区,以女性特有的细腻感触思考社区最需要的问题。慢慢地从选民的反馈和同僚的眼神变化中,她知道自己是对的。“他们说:她的风格和我们不同,但并不代表她不会做事。”Jennifer笑了。她于2011年12月上任副市长,又于2012年11月以最高票当选市长,工作也从兼职变成了全职,忙碌的背后是被认同的幸福。

640-304

感恩的心背负华人的荣光

市长任期结束后,Jennifer决定参选州议员,为Mount Waverley及Glen Waverley地区的居民谋求福利。不同于第一次参选,此次在政坛与社区摸爬滚打过的她思虑周全,不准备空手迎战。所属以社会民主为追求的工党的她,所派发的宣传单上赫然印着她的竞选标语:Putting people first。她说,这句话翻译成中文是以民为本,其精神恰好对应《尚书》中所述的“民惟邦本”,而后面的一句“本固邦宁”也正是她放眼州政坛的缘由。Jennifer说,市议会与选民的接触最贴近也最频繁,便于了解真实民众需求;然而面对现行州政府政策缺陷则无能为力。2014年首战维州政坛的她,致力于推广工党所制定的一系列针对目前教育、医疗、交通、就业等详细的政策改革愿景,甚至具体到目前的救护车调度系统调整,希望借此弥补此次预算案所带来的社会创伤,以她微薄的力量捍卫她生活着并爱着的社区。Jennifer认为,维州对多元文化的支持居澳洲首位,祥和安宁的社会氛围也非一日之功。作为一位母亲,她在意儿女的未来,因此教育和就业问题迫在眉睫;作为一位妻子,丈夫曾罹患癌症的经历则将医疗系统的软肋暴露在她的眼前;而作为一位公民,她则认为在目前的杀鸡取卵的经济局势下保护居民的幸福感刻不容缓。Jennifer说,丈夫奇迹般恢复健康,并同自己孕育了两个天使般的儿女,一家人在社区里尽享安乐,这一切让她充满感恩的心,因此她认为社区理应变得更好,自己愿以绵薄之力为这个进程添砖加瓦。

Jennifer说,自己觉得“华人议员为华人谋求福利”这个说法过于片面。她认为,公民福利是共通的。她不仅为社区的华人谋求福利,更期望为整个社区肤色各异的同胞,甚至整个维州的居民谋求福利。然而,她从未忘记自己是以华人的身份,用华人的眼光悄然对澳洲主流政界作出影响。她说,当自己任职期间接到居民打来的电话,对方开口便讲中文时,她心中时常泛起一股血脉共通的暖意;当自己的稚龄幼儿出乎意料地在学校对老师自豪地说“我妈妈是市长”的时候,她莞尔之余更是感觉到肩上的一担重任。Jennifer说,亲人甚至广大华人的“与有荣焉”既是她幸福感的来源,又是她源源不绝的工作动力。怀抱这份被期待及认可的感恩之心的她,正于每个天色微明的早晨奔波于大街小巷,奋斗于下一个回馈这份爱的旅程。

《BQ澳洲》logo-40x4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