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载皓表示,中朝关系现在很冷淡。在习近平主席初任中国国家主席的几个月内,朝鲜发射了很多次导弹并且进行了核试爆,但这是不应该做的事,尤其中国是朝鲜需要依靠的大国,但是它还是在中国新领导人上台的时候不停“吵闹”。所以习主席对金正恩的印象非常不好。

他说,“我个人认为,习近平主席外柔内刚,表面看起来可能像熊猫一样可爱,但他是一位意志很强的领导人。而金正恩可能没有那么深入的了解习主席的风格,对华政策还是像以前一样。可是,习主席是非常讲原则的领导人,至今没有访问朝鲜,因此朝鲜方面也有些生气。也许金正恩某一天会访问中国,但不是现在,因为现在访问中国他什么也得不到,只会受到批评。

黄载皓称,中朝两方领导人会面的气候还没成熟,但是习近平主席也不可能一直等着金正恩。中韩两国领导人非常谈得来,两国互信一直提升,而中朝关系却一直下降,但是有一个变数,就是导弹防御系统的问题。此前韩国国防部长曾说,针对朝鲜威胁时,韩美导弹防御系统合作是有帮助的,但是中国驻韩大使却对此表示强烈担忧。对此,黄载皓表示,如果真的部署导弹防御系统,对韩中关系还是会有很大的冲击。

黄载皓说,前段时间,韩美之间举行了年例的协商会议,美方接受韩方将战时作战指挥权延期到2020年代中期再谈,这就可以说是无限延期,也是美方给韩方的“好处”,而与之相对的,就是韩方一定要付出“代价”。那么,这个“代价”就有可能是韩美导弹防御系统(包括THAAD)的合作,或者是加强韩美日军事合作、情报交换等等。另外,韩方也会相应地增加一部分对驻韩美军的开支。

韩美导弹防御系统合作的首要理由是半岛安全,但是中国不同意。不过,韩美是同盟关系,如果盟友的要求不能达到,那么就不算同盟了,所以这是我们不能回避的一种情况,中韩关系一定会因此受到影响。

导弹防御系统本来是军事问题,可是现在已经变成战略问题。韩国突然面临这样一个战略选择,非常为难。中国反对这件事一定有自己的理由,美国也要求韩国做出选择,现在的环境对韩国不利,我们没有预料到做出选择的时间这么早就到来了,所以韩国方面非常两难,而我们当然是希望做出选择的时间能够一直往后顺延。

关于韩朝统一的问题,黄载皓表示,“韩朝统一需要别的国家和国际社会的支持,现在韩国国内的一些说法是一定有了中国的支持才能统一,但我认为这句话一半对、一半错。我们要统一,一定要美国和中国同时支援我们才可以,这也就是韩国为什么这么为难的原因,因为我们不想失去这两个最重要的伙伴中任何一个的支援,但要怎么才能得到两个国家的心呢?”

其他国家例如日本、法国、英国和国际社会的支持也重要,但最重要的还是中美两个大国的支持,因为英法等欧洲国家和日本都会顺应美国的意见和想法。另外,如果韩国能给俄罗斯一席之地的话,它也不会对此有什么反对。

至于朝鲜是否是中国的军事缓冲国,黄载皓表示他不大同意这个观点。他说,中国在军事方面遇到很多问题,例如南海问题、东海问题或者中越两国的争端之类的,但是中越之间没有缓冲国也可以。而且现在相比于中朝关系,中韩关系更加密切友好,韩国并没有威胁到中国的安全,王毅部长5月来首尔的时候也说:“中国选择了韩国”。所以,朝鲜不是中国的缓冲国,反而我们可以说韩国是中国一起对抗威胁的缓冲国,韩国是中国的好朋友。

大公网logo-40x4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