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着邹至蕙败北多伦多市长选举,我们还是没能看到第一位华人市长的出现。很多朋友常常问笔者加拿大那么多华人,华人从政,赢得选票真的有这么困难吗?本文就来好好谈谈,华人从政到底难在何处。

第一个难处就是政治圈对于华人的不理解。加拿大相比全世界其他国家对于移民的包容,对于多元文化的尊重可说是做的非常不错了。这也是为什么各个族裔都能产生政治人物出现在各个党派。只是这种包容性不代表加拿大的政治圈没有对少数族裔政治人物有着隐性的偏见和不理解。华人从政的一大困难就是往往党内所谓来自主流社区的政治人物或者党工总觉得华人政治人物毕竟来自中港台所以不明白“加拿大的方式”。当一些华人或者其他地区移民过来的政治人物提出一些建设性意见时,往往他们的意见会被视作“不接地气”和“不懂加拿大”。至于华人政治人物的意见是不是真的不合时宜其实就很难考究了。加拿大是一个非常多元文化但也非常地方化的国家。我们可以看到线上很多政治人物一辈子可能就在同一个小城生活,并没有太多国际的经历和经验。反观一些移民背景的政治人物,其中不乏有国际视野和世界格局的人物。以至于有个现象就是一些亚洲的,美国的,欧洲的好经验,主流政治人物或者党工不太愿意去借鉴。一些比较富有创意和改革性的想法到了政治圈这里就很难被给予应有的关注度。而不去理解,不去采纳最后的理由往往就是简单的一句——This is Canada. 似乎“加国不是这样”就成了不作为和不聆听华人或者其他少数族裔政治人物想法的万能理由。

比起政治圈的不理解,华人从政最大的阻碍其实还在华人社区本身。华人社区首当其冲的特色就是政治冷漠。这个话题在海外华人的世界已经是老生常谈了。华人为什么政治冷漠,这与20世纪的中国现代史有关系,也与华人特有的“客人”心态有关。华人移民到了北美似乎有种“我们本来就是客人,没遭歧视就该感恩”的心态。其实北美大陆最先的主人也不是西人,但当西人的祖先跨过大西洋从欧洲远渡此地之后从来是把这里当作自己的家园来建设的。久而久之他们成了所谓的“主人”。而华人的过客心态导致了很多人对本地新闻和政治漠不关心。这种漠不关心最直接的影响就是华人的投票率是整个加拿大和美国所以族群里面最最低的。这就是为什么列志文这样一个华人人口半数的城市八个市议员里面竟然只有两个华人,而这两个华人里面只有一个是能国语粤语流利运用的。其实按照大温地区或者卑诗省的人口结构,华人在政治上完全可以扮演类似拉丁裔在加州的角色成为关键少数。设想列治文住着50%不是华人而是拉丁裔的朋友,那么市长再怎么选都会是个说西班牙语的人了。而华人的低投票率实打实得令很多优秀的华裔政治人物在一些华人人口很多的地区不得以胜选。

政治冷漠牵涉出的另一个问题就是华人社区的“集体政治文盲病”。什么叫政治文盲?什么叫三级政府不知道。什么叫联邦制度没概念。什么党什么主张不清楚。其实普通人不那么了解政治很正常。但不了解的比例如此之高在各族裔间甚是罕见。笔者接触许多华文媒体的资深记者才知道原来媒体界真正懂政治有资格做政治记者的也是寥寥无几。连媒体这个“大众教育者”这样角色的行业都没什么人懂政治,我们社区自然就集体文盲了。在大学校园也是如此,笔者大学本科学的是政治学,系里的华人寥寥无几,跟经济系、商学院形成了鲜明的对比。原因就在于很多华人学生的家长认为:1)搞政治很危险,吾子不得当炮灰。2)学政治不赚钱。

这样的结果是华人就算到了第二代,也还是政治上没有进一步的认识。这种“文盲病”会使得华裔政治人除了搞政治之外顺便要把大学政治课讲师以及媒体人的工作都给做了。耐心讲解基本概念尽管还是没几个人听得懂。不懂政治也就算了,部分华人选民还特别愿意去相信许多不可思议的政治流言。比如最近为了市选打击政治对手,一些人士在社区传播“学校会给孩子打针,然后使他们全变成同性恋”这样小学生都听得出不符合逻辑的谣言。可惜的是,竟然一些家长还是会去相信。笔者有时候真的很纳闷一些华人的独立思考能力会是如此。过往经验看,被谣言干倒的华裔候选人也不止一个。

最后,华人从政一个很恐怖的难关就是社区内会有人对“想从政者”和“从政者”进行近乎于文革式的批斗。而这种批斗主要出现于两个载体 – 纸质媒体和网络论坛。不知道为什么一些华人朋友不太喜欢“你好,我好,大家好”的生活状态,而更享受“我好,你不好”的快感。这种见不得人好,见不得人做好事的心态总是弥漫在社区。一些朋友自己没能力,没精力,没魄力去搞政治,但也见不得社区里其他人出来奉献。于是在华文媒体上“酸派”评论人上蹿下跳,一个个以“国师”自居。真让他们出来做点事情吧,也不见人影。网络上有的更多是所谓“喷子”。他们躲在论坛上,聊天群里就不如那些所谓评论人那么有“涵养”了。造谣的造谣,“问候”家人的“问候”。最终的目的就是要发泄,要把可能成为华人社区重要的贡献者们搞臭。所以很多时候选举搞着搞着就搞成了文革。于是本来很有兴趣,也很有能力的社区人士不敢出来从政。请问谁希望自己满腔热血出来服务社会,一句感谢没有,遭受就是被一些人照三餐骂街?如果从政就是放弃基本的尊严,那么真心不如埋头赚钱了!而这种批斗政治文化下其实也让很多想多参与政治,多出来投票的华人最后也对政治本身失望了。总之,华人社区这么搞下去就是一个恶性死循环。

华人从政到底有多难?真的好似一场永无止境的单恋。你希望自己的政党好,政党很可能不那么重视你。你希望为华人社区好好服务,甚至已经做出很多贡献。只是华人社区里面得到你直接或间接帮助的人不一定了解你做了什么,甚至也懒得去了解,更不要说去appreciate你所做的一切了。笔者相信政治界很多华人往往会问自己“一切都是为了什么”。其实为了信念,就是值得!父亲跟笔者说过一句话——给予本身就是一种幸福。

先枫报logo-40x4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