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学历、高收入,二十大几了还没结婚,这样一群女人在中国被称为”剩女”。许多中国男人因她们的年龄、收入和学历而拒绝了她们。不得已之下,她们移居国外,千里寻爱。

2007年,中华全国妇女联合会第一次用”剩女”这个词儿来指那些27岁以上的未婚女性。

另一个更具毁灭性的词儿恐怕要数”女博士”了。”女博士”在中国除了指那些已经取得博士学位的女性外,更有一种批评与讽刺的意味:为了最求高学历,连女性本来应有的为家庭牺牲精神与魅力都没有了,还怎么找对象?

男弱女强的现实社会

“无论是从情感上还是从经济上来说,男人们都很’怕’我,”31岁的许亮说。晚上10点,她结束自己一天的工作,下班回家–她的家位于上海市区中心,是一套干净漂亮的公寓。

尽管已经年过30,但是她仍旧自信、充满魅力,而且每月的收入让许多男人都望而却步:35000元人民币。她代表着中国现代女性的新形象:受过良好的教育,事业很有成就。然而,与许多年龄相近的单身女性一样,在家人与媒体的”狂轰滥炸”之下,许亮找到人生的另一半儿,尽快结婚的压力越来越大。

虽然男人们也同样面临着找对象结婚的压力,但女人们受到的不公平待遇却远远多于男性。数不清的调查、文章、漫画以及媒体报道等都用”剩女”这个词儿来描绘大龄单身女性。诸如《九个坏习惯让你找不到好男人》、《八种女人,男人一见就跑》之类的文章经常见诸报端。

颇有成就的女性不仅仅是爱挑事儿的媒体抨击的目标,而在现实中,她们的最求者也少之又少–尽管去年的统计数据显示,中国男性人数要比女性多3400万。最近,香港一家研究机构所做的调查显示,在中国这个仍旧相对保守的父权社会中,女人想要找到一个关系稳定的伴侣一点儿也不容易。而且,由于许多男人在学历、成就和收入上都无法与这些成功女性相比,她们仍旧无法摘掉”大龄剩女”的帽子。

“我妈整天给我安排相亲,”29岁的杨菲说(仍旧单身的她是一名大学教授),”但是十个人当中有六个一听说我是博士就立马拒绝了我。”

看来,至少对一部分中国男人来说,中国那句古语还是很对的:女子无才便是德。不过同样地,不能够赚钱养家糊口的男人也是被人瞧不起的。

“传统的观念给了男人们很大的压力,使他们觉得自己应该养家糊口,尽管有的女人并不介意自己的另一半儿比自己’弱’,”香港社会学家Sandy To Sin-chi说。

不少男人都同意Sandy的看法,在上海工作的营销顾问Kevin说,”如果我比我的女同事赚得少,我会感到很羞愧、没信心而且很没面子。”

是降低自己的标准?

“女人们应该降低标准,学会容忍男人的不足,”上海妇女活动中心的总负责人周珏珉说。她说现在女人们的要求太高了,并且还提醒她们说要找到像刘德华一样帅,有车有房而且还和自己有共同兴趣爱好的男人的几率太低了。

然而,不少女性表示,有些”缺点”实在是不能容忍的。她们称,如果她们遇到的男人”小心眼儿”、给人”不安全感”而且”思想落后”,她们是没办法容忍的。一个女孩儿称,一次与她约会的男人提前给她”打预防针”说,如果他们结婚,她一年只能与好朋友见两次面。而其他一些女孩儿也说,男人的控制欲太强。

“无疑,女性的观念已经进步了,而男人还坚持着那些落后的观念,”《剩女:中国性别不平等的复苏》一书的作者Hong Fincher说。

去年,《科学》杂志发布的一项研究发现,与独生子女政策实施之前(1979年推行)出生的人相比,那些政策推行之后出生的人更爱规避风险,更不容易相信别人,也更不值得相信,同时还更悲观、更无竞争力。澳大利亚莫纳什大学的教授Lata Gangadharan称这些特点在男人身上表现得更明显。”这很可能是由于中国社会重男轻女,”她说。

无论大陆缺少好男人的原因是什么,对于女人们来说,找对象事一件很纠结的事儿:一方面,社会给了她们很大的压力,因为在这个社会里,人们普遍认为婚姻对女人来说还是很重要的:另一方面,如果找不到”志同道合”的伴侣,那又该怎么办?两难之下,她们不得不到其他地方,甚至是国外,去寻找真爱。

还是去海外寻找真爱?

做了18年专业媒人的张亚林说,她最近发现有越来越多的女性想到国外去找对象,而且她的女性客户中有30%现在认为找个老外当伴侣是最佳的选择。

“以前我总认为东西方存在文化差异,因而外国人不适合做伴侣,”许亮说,”但是现在我发现外国人更容易和我有共同的价值观念,(和外国伴侣在一起)我会有更多的自由。”

上海雅骊婚商俱乐部的会员越来越多。在这儿,课程的标价从2800元到40000元不等,而这些课都是教女人们如何俘获”外国精英男士”的。

这些课程主要是针对30岁以上的离异女士或大龄剩女而开设的。这家俱乐部的创办人梁雅骊称上完他们的课程,女性顾客成功找到”外国精英男士”的几率为60%,她说俱乐部会教女人们一些很重要的技巧,如如何建立自信、更加了解自己,等等。

跨国婚姻在中国已经不是什么新鲜事儿,而现在这些大龄剩女担心的早已不是文化差异,而是这些所谓的”外国精英”身份的真实性。

“中国的环境已经将这些生活在中国的外国人污染了,”许亮说,”他们赚的钱并不干净。他们偷税漏税、贪污受贿,还和同时和许多女孩儿搞暧昧。”

也许这一点也解释了为什么中国女孩儿对于找外国人结婚的狂热渐渐平静了下来。一份2009年的调查报告显示,受访女性中有49%的年轻女性选择找中国男人做丈夫。

有专家也指出了为什么女孩在寻找外国丈夫时,也越来越谨慎。根据他们的说法,女孩儿找外国人结婚,在很大程度上会受到朋友和邻居的质疑,会被认为”太随便”、”太开放”、”被外国鬼子给糟蹋了”,等等。

尽管中国女孩儿们在选择外国人做丈夫这事儿上越来越谨慎,但是仍有越来越多的人不惜千里迢迢跑到国外追求真爱。有数据显示,每年大约有30万中国公民移民国外。女人们将此作为逃离家庭与社会”逼婚”压力的一种方式。

尽管仍与家人住在一起,杨菲说她一点儿也不感到温暖。”在中国,如果你单身,没有人会对你的事业或者其他成就感兴趣。结婚是衡量幸福与成功的唯一标准。在这种环境中生活我感到绝望,这就是我为什么想要逃到国外的原因,”她说。

“在中国,我不得不将我的智慧与能力隐藏起来,尤其是在我男朋友的朋友们面前,但在这儿我从来用不着考虑男朋友会没面子,”身材娇小的销售主管廷云说,她去年移民到了荷兰鹿特丹。

国外也不是天堂

当然,想要移民国外、找到真爱也并不容易。

“一开始很难克服文化差异,”周瑾说,她三年前搬到了伦敦,”我也期望着欧洲男人会和中国男人一样,疼人而又控制欲强。但是他们似乎从来不会吃醋,也不粘人。这使我很痛苦,因为他们看起来很冷漠,一点儿也不投入。”

“大多数外国人都只是想与我发生关系而不是真正谈恋爱,邓梅说,她去年与相恋5年的男友分手后移民到了澳大利亚,”我认为性应该是建立在恋爱关系基础之上的,但在这里,随意的性关系很正常。”

要改变外国人对中国女人的刻板印象也不是一件容易事儿。周瑾说,”我认识的一些外国男人认为所有女人都应该是一个样子的,她们得温柔、顺从、依赖男人。我想他们看到我时一定很失望。”

尽管移民国外可以使她们不受父母的约束,但是许多中国女人还是不能摆脱来自父母的压力。毕竟,她们还得承担对家庭的责任。无论逃到哪儿,这种责任都是逃不掉的。

“每次打电话,我妈妈都在电话那头儿哭,这使我感到很压抑,”30岁的邓梅说。”如果我和一个当地人结婚,他们就会觉得多了一个儿子,”她解释说,”而如果我嫁给了一个外国人,他们就会觉得失去了唯一的女儿。”

无论怎么说,在现在的中国社会,女人想要平衡好爱情与事业,婚姻生活与个人发展还是十分不容易的,”剩女”现象也会继续存在。

Post Magazinelogo-40x4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