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人街》-澳洲华人的官方媒体

斯人何|文

《经济学人》报道了这么一组数据:
11月12日,黎巴嫩贝鲁特恐怖袭击案发当天,谷歌上可以搜到5190篇与之关的文章;
11月14日,巴黎恐袭案第二天,相关文章数有250万(包括被重复发表及转载的);
11月18日,贝鲁特爆炸案的文章数达到15000篇,其中《纽约时报》一篇比较两座城市遇袭后公众不同反应的文章被转载了400多次。
贝鲁特事件显然没有巴黎事件那么大的“新闻价值”,而上周IS在自己地盘杀了166位平民,知道的人更加寥寥无几。

11月20日,发生在西非马里的事件,如果不是因为中国考察团遇袭,国内关注的人可能也不会太多。
关于恐怖袭击,我们知道的远远没有真实发生的多。
11月17日,澳大利亚智库经济与和平研究所(Institute for Economics and Peace,以下简称IEP)在网上发布了全球恐怖主义指数(2015)。在这份报告中,杀人如麻的IS并不是恐怖排行榜上的老大。
报告列举了全球五大恐怖组织,其中头号杀手,是一个叫“BOKO HARAM”(博科圣地)的组织。它在2014年让6644人在恐怖袭击中丧生,而IS是6073人。
与IS相同的是,BOKO HARAM也是一个伊斯兰极端组织,于2009年兴起于尼日利亚,意欲在尼建立一个伊斯兰国家。在尼日利亚的36个州里,BOKO HARAM已完全控制9个州,部分控制3个州。

640-676

2014年,BOKO HARAM首次把恐怖袭击带到尼日利亚的周边国家,在喀麦隆,该组织实施了46次恐袭,杀死了520人;另一邻国查德,也遭受了一次恐袭,6人为此身亡,2015年,BOKO HARAM又在查德首都制造了一系列自杀式炸弹袭击,杀死了53人。
比IS更令人发指的是,BOKO HARAM杀死的人中,77%都是平民。

640-677

过去的15年,在发生的有记录在案的61000多起恐怖袭击事件中,超过14万人丧生。相比2000年,2014年的死亡人数增加了九倍。
在这组死难人数中,西方国家比例少于3%。
巴黎的死难者获得了最多的关注,黎巴嫩贝鲁特袭击事件后,谷歌上可以找到15000篇相关的文章;而巴黎暴恐案发生的次日,相关文章数,达到了250万(包括被重复发表及转载的)。
但是,勿庸置疑的事,所有恐怖事件最大的受难者,主要还是在中东。
IEP发布的这份报告显示,去年,死于暴恐事件最多的是伊拉克人,其次是尼日利亚、叙利亚、巴基斯坦和阿富汗。这些人加起来占到总人数的3/4。

640-678

从上图可以看到,叙利亚内战之后,恐怖袭击导致的死亡人数急剧上升。
IEP发布的这份报告显示,在恐怖组织发起的袭击中,被袭击对象正在呈现平民化趋势。2014年,由于恐袭而丧生的平民增加了172%,相对应的是,带有明显宗教目的恐袭事件降低了11%。
另外一个趋势是,进入伊拉克和叙利亚的外来恐怖分子正在增加。从2011年起,有25000至30000人进入叙利亚和伊拉克参战,2015年上半年有7000人。
不算土耳其,有21%的外来参战者来自欧洲。
下图是进入伊拉克和叙利亚参战人数最多的前20个国家,在俄罗斯之后,人数最多的就是法国,其次是德国、英国、比利时。

640-679

在整个世界版图内,根据IEP的这份报告,最危险的城市是是伊拉克的巴格达,在2014年,巴格达有510人死于恐怖袭击,另外,乌克兰的奥德萨、阿富汗的喀布尔等城市也榜上有名。

640-680

全球五大恐怖组织在2014年的活动一览表:(数据均不包括战争伤亡)

640-681 640-682

五大恐怖组织致死人数:

640-683

在这五大恐怖组织中,虽然Boko Haram去年的“战绩”更胜一筹,但风头最劲的,无疑还是IS。
日内瓦安全政策中心的资深研究员Christina Schori Liang撰文分析,IS的富有与现代化,让其他恐怖组织黯然失色。
今年的4月18日,《明镜周刊》曾刊登了一篇长文,揭露IS的架构。这篇文章称,《明镜周刊》获得了长达31页的资料,当中包括手绘图、名单及各种日程安排,这相当于IS在叙利亚发展的“蓝图”。
这份“蓝图”出自艾哈利法威(Samir Abd Muhammad al-Khlifawi)之手,他曾是萨达姆的防空部队情报机构的一名上校。
这个“蓝图”包括,如何建立情报机构、招募新兵、制定打击目标,如何拓展渠道增加收入,甚至还构想了2020年的愿景,设制14个指标,按地区每月考核。
除此之外,IS还制作年报,上至恐怖袭击的实施策略,下至自杀式袭击的成本预算,巨细无遗。
IS是最富有的恐怖组织,投靠它的外来参战者,除却宗教因素,有许多亦是被其许以的重财厚物所引诱。
一个叙利亚的普通士兵,一个月的收入约是60美元。而外来参战者在IS拿到的月薪在400至1200美元不等。
它的资金来源有这么几个方面:
首先当然是石油。截至2015年9月,IS已经控制了叙利亚和伊拉克境内的10个油田,每天可以生产34000至40000桶原油,每桶在20至45美元,平均每天就可以带来150万美元的收入。
另外是暴力征税,每月可以有110万美元的收入。在IS统治区域,居民个人所得税是10%,商户营业税是10-15%,还有一种“离境税”,人们若想离开这里,需要缴纳高达1000美元的税费。
粮食作物也是IS的收入来源。据联合国粮食及农业组织估算,IS控制了伊拉克境内40%的耕地,农民必须交保护费给他们。
另外各种犯罪。比如去年占领伊拉克摩苏尔后,IS洗劫了摩苏尔的两家国有银行和90%的民营银行,价值在5到10亿。据估计,IS手上掌握的现金就有5亿。
IS公开支持奴隶制,在其占领区的雅兹迪人就几乎全部被掠为奴隶。奴隶可以进行贩卖,而如果想要从他们手中赎回一名奴隶,赎金高达3000美元。
去年一年,绑架为IS带来了4500万美元的收入。IS甚至成立一个专门的机构:KFR,kidnapping for ransom。

文章转载自《澎湃新闻》

============================

【欢迎新闻爆料,洽谈合作!】《唐人街》主编微信/QQ: 28771796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