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人街》-澳洲华人的官方媒体

近日《高铁风云录》作者表示,中国高铁明年将提速至350公里时速。据了解,该作者系高铁行业内部人士,曾披露“中国高铁招标幕后:中方代表摔茶杯镇住日方代表”等细节。

此外,另一消息源澎湃报道称,“据多方可靠消息,铁路总公司近日开会,讨论中国高铁恢复运行时速350公里等问题。预计明年初,从京沪高铁开始逐步恢复350公里运行时速。”

中国高铁提速的缘起,需要追溯到2011年的高铁降速。目前,一个流行的观点认为,中国高铁降速是受2011年7月23日动车事故影响。2011年7月1日,全国铁路运行图调整,多条高铁线路的时速从350公里降到了300公里。京津高速是唯一的例外,但在723之后也从350公里时速降到300公里时速。

这貌似已成定局。那么,高铁提速如何影响中国经济?

先看看中国铁路布局。

640-496

中国正构建8小时高铁圈

640-497

城镇化与产业格局

2008年10月,调整后的国家《中长期铁路网规划》指出,全国铁路营业里程在2020年将达到12万公里以上。铁道部副部长陆东福当时表示,这个计划需要5万亿元的总投资规模。毫无疑问,高铁的建设不仅推动铁路运输行业的发展,更意味着它对中国的区域融合、经济转型都将产生深远的影响。

中国高铁建设和运营不仅缩短了城市与城市、城市群与城市群之间的地理和时间距离,而且打破了地理和市场的阻隔,改变了地方政府主导经济发展的模式。近年来,地方政府为了夺得高铁建设的热动效应,所采取的种种行动让民间生发了各种形式的发展观。

当然,后高铁时代的受益行业远远不止于交通运输行业本身,高铁网络将推进中国城市化进程和促进产业结构优化整合。

瑞士信贷董事总经理兼亚洲区首席经济学家陶冬曾分析,“城镇化”将是维持中国经济未来高速增长的“超级因素”。而铁路是联系城市和农村的纽带。随着城镇化进程的推进,城市间的竞争程度将会加剧,促进区域之间加快开放,明确城市和产业的定位、错位发展,形成自己的特色产业和核心竞争力。

高铁也将推动加速中国的区域融合和经济转型。一方面,中西部将承接从沿海地区转移而来的产业,引发技术农民工的回流;另一方面,产业升级、国际竞争的战略调整将推动沿海发达地区的一体化发展。

高铁将对区域经济产生“融城”效应。以“四纵四横”为骨架的快速客运网将在省会城市及大中城市间搭建起快速客运通道,连接环渤海、长江三角洲、珠江三角洲、长株潭、成渝以及中原城市群、武汉城市圈、关中城镇群、海峡西岸城镇群等经济发达和人口稠密地区;城际客运系统将覆盖区域内主要城镇。随着高铁网络的建成,邻近省会城市将形成1至2小时交通圈、省会与周边城市形成半小时至1小时交通圈。北京到全国绝大部分省会城市将形成8小时以内交通圈。

世行:产业生产率 就业 旅游

世界银行曾发文称,中国的高速铁路网是世界上规模最大、发展最快的高铁网,对劳动生产率、就业、工业增长和区域发展都带来了重要的影响。这项技术援助的成果报告《中国高铁区域经济影响分析》探讨了高铁经济影响的评估方法,侧重于三大区域经济影响:

1.交通引起的集聚效应对企业生产率的影响,即,由于原材料和产品市场扩大、生产者与消费者之间的匹配趋向优化以及通过面对面交流使得隐性知识的学习传播效果得到提升,从而对生产率产生影响。鉴于目前的统计数据水平和专业技能基础,报告建议中国大体上可采取英国模式来评估高铁对企业生产率的影响。

2.就业影响,即由于产出水平和企业区位变化而带来就业岗位的增减。现有数据源尚不能支持对就业影响进行准确的量化。但是,正像理论模型预期的一样,服务行业的商业运作以及其他产业的管理和销售部门都在快速适应明显提高的交通可达性——特别是现有旅行者的出行频率大幅提高。

3.旅游影响,即游客数量、平均逗留时间以及每次逗留期间平均消费的变化。旅游调查显示,旅游业经历了快速转型:高铁沿线主要景点的旅游人次出现快速增加。另一方面,由于高铁提升了交通可达性,也使得部分游客缩短了逗留时间。

京沪高铁:企业投奔沿线城市 城市房价 三级跳

2011年,京沪高铁的开通,很容易让人想起美国的东部铁路。这条沿着纽约—华盛顿—费城的铁路建成后,连接了美国的政治中心和经济中心,集聚了美国最好的社会经济资源,极大地推进了美国东部铁路沿线的发展。京沪高铁贯穿了北京、天津、上海三个直辖市及河北、山东、安徽、江苏四省,连接了首都经济圈和长三角两大经济圈,四省三市的国土面积占全国的6.5%,人口占全国的1/4,GDP占到全国的40%。

据预测,随着京沪高铁开通,沿线城市分工会进一步细化,济南、南京、徐州等会发展成为先进制造业的基地,包括一些战略性新兴产业。相比房价已经高高在上的上海、北京等一线城市,京沪高铁沿线的二、三线城市对高铁开通表现得更为敏感。一路向北,京津走廊的“咽喉”廊坊,这个人口不足400万的城市,房价随着高铁的即将开通趁势大涨。

据记者调查,几乎每一个高铁车站的周边两公里范围内,当地政府都做了相应的规划。可以看出,京沪高铁的通车为经停站的地方政府提供了一个难得的发展机遇,各地政府纷纷出台详细的建设规划,以期利用高铁招商引资、盘活区域经济。

实际上,京沪高速铁路对中国的意义远不止如此。财富杂志称,在全球金融危机和经济衰退的大背景下,京沪高铁可能成为推动中国经济持续高速增长的发动机。同时,这条铁路有可能成为中国历史上最宏大的工程,可以被视为中国经济崛起的一部分。

港媒:中国高铁魅力无限 或改写世界

北京正筹划的“高铁出口”包括四大方向:由北京出发直达莫斯科,进入欧洲各国的欧亚高铁,总长超过4万公里;从新疆乌鲁木齐出发,经中亚到达德国的中亚线,总长约2万公里;从昆明出发,连接东南亚国家,抵达新加坡的泛亚铁路线,总长为1.46万公里;洽商中的“中俄加美跨国高铁”,经西伯利亚,穿白令海峡、阿拉斯加,跨加拿大后到美国。

640-498

四大工程之浩大、影响之深远,前所未有。四线建设过程中,将大大拉动高铁相关产业;完工后的高铁,则开创沿线贸易新格局;最终或改写世界经济版图。四大高铁线如果能够在20年内建成,建设中和建设后均可为中国增加大量工作岗位,并带动与周边国家贸易跨越式发展,成为中国经济新增长点。

外媒:高铁是中国经济与政治实力的延伸轨道

近几年来,中国的“高铁外交”热度增加,已成为中国领导人出访的金字招牌和中国经济的新名片。去年和今年,李克强在出访欧洲时,都曾大力推销高铁和中国的高铁技术、设备。

2009年,中国正式提出了高铁“走出去”的战略。次年,铁道部针对不同国家成立了十几个工作小组,勾画出中国周边三条高铁规划战略——中亚高铁、欧亚高铁和泛亚高铁。中国工程院院士王梦恕透露,中国规划中的高铁布局遍布世界,正和二三十个国家洽谈高铁的合作意向。

新加坡国立大学亚洲和全球化研究所所长、李光耀公共政策学院教授黄靖博士表示,中国的高铁输出,如果做得好,是双赢之举,不但对中国、也对地区和世界是有利的。

中国已经成为世界最大的贸易国,但要保住这个地位,在世界经济中发挥更大的作用,中国面临一系列挑战。黄靖博士说,其中之一就是要与重大经济利益地区,比如像俄罗斯这样的国家,建立长期的实质性的经济纽带。高铁一旦建成运营,可以把经济联系固化起来

文章转载自《凤凰财经》

============================

【欢迎新闻爆料,洽谈合作!】《唐人街》主编微信/QQ: 28771796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