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人街》-澳洲华人的官方媒体

此前,李冰冰在澳洲连续高烧16天,虚脱到无法行走,澳洲医生无法确诊,连夜飞回国检查才知是化脓性扁桃体炎。

640-292

李冰冰高烧16天回国治,化脓扁桃体炎在澳确诊不了!澳村医疗真的不行?

640-293

李冰冰病愈后点赞祖国:让我满血复活。并发表了一篇文章《澳囧经历,看病也得因地制宜,点赞祖国医护让我满血复活》,文章篇幅较长,附在文末吧。

640-294
随后,就有自媒体发表一篇题为《澳洲医生回应李冰冰求医失败经历》的文章,评论李冰冰在澳洲就医的经历。

640-295

文中称李冰冰对澳洲的医疗系统不了解,发烧喉咙痛这样的小病应该找全科医生,不能去急诊。对李冰冰团队英语水平表示怀疑,称:“有人英语不好只是听前面一半而忽略了后面的一半是会出问题的。”认为病人和团队缺乏医学知识,连续发烧14天没有去医院复诊。甚至称在澳洲看病没有特权,不管是明星还是总理。

640-296
640-297
640-298

12月27日,李冰冰工作室通过微博发表严正声明,称此文章有许多不实之处,对李冰冰女士的名誉形象及澳洲医疗业造成严重伤害。

640-299

12月27日晚,李冰冰工作室发表严正声明,对此文不实之处进行回应,称文章作者凭猜测臆想李冰冰女士求医过程,其中有许多不实之处,对李冰冰女士的名誉形象及澳洲医疗业造成严重伤害。

声明中称李冰冰自发烧起到离开澳洲共去了三家医院,分别看了两位诊所全科医生、四位急诊医生和一位当地著名的全科家庭医生。并遵医嘱及时复诊,没有任何拖延病情行为。李冰冰与医护人员英文沟通无误,并有剧组聘请的澳洲本地工作人员全程陪同沟通,不存在语言沟通不畅导致听医嘱等情况发生。

微博中称李冰冰作为公众人物,考虑到话语权,在个人微博中并未提及任何澳洲医院或医生的名字,虽然回国就诊,但对澳洲就医期间的医生护士非常的尊重。并严格遵循澳洲医院秩序,排队就医,从未要求特殊对待,也从未有过插队等特权行为

在回国治疗,是由北京工作人员先行预约排队挂号,遵从医疗秩序就诊。最后敬请发表相关文章的作者和媒体立刻删除,并对李冰冰女士进行公开道歉,消除不良影响。工作室已经联合律师取证,将保留法律追究的权利。

这么一件事情,让大家对国内外医疗差别也特别关注,网络上有一个观点,虽然言语间有些调侃意味,但是也是值得大家思考的:

只能说体制不同,不能一概而论。国外法律是“禁止滥用抗生素”,因此即使发烧到40度,在没有确诊是病毒感染还是细菌感染,医生也不敢乱用抗生素,因为假如医生用了,结果不是细菌感染,医生要坐牢,说白了也是保护自己,因为国外法律约束力太大。而反观国内,只要病人一来,发烧了,头孢+利巴一起上,抗生素抗病毒药一起搞管它呢,因为假如医生治不好病人,病人就要打残你,医生也是保护自己,而国内法律没有禁止滥用抗生素。说白了,不管国内外,医生都要保护自己啊

如果由此定论中国医疗比外国强,那就呵呵哒了!

如果因此事引申出:国内月亮比国外圆,那更是有些上纲上线了。

这是澳特慢比较认同的一个声音,或许能让大家对这件事情背后反应的中外差别有更多的思考!

640-300

一直以来,都会有一些人在鼓吹外国月亮比中国圆这一说法,甚至有海归回国之后吐槽对中国的各种不适用和看不惯,甚至表示在国外多流弊轰轰结果再国内混不下去了。

这让人如何评价呢?

说白了是国内外环境制度生活氛围不一样罢了!

说什么国内如不国外,说白了只是自己选环境的选择罢了!

说什么在国内混不下去了,何不反思自己的适应能力是否及格呢?

网友们有一种简单粗暴的建议:不喜欢国外就别出去,不喜欢国内你就别回来。路是自己选的,玩笑吐槽大家看看就算了,若只是刻意吐槽和抹黑,扭曲大众对国外生活的认识,那真的是没必要。

640-301
附上李冰冰微博原文:
那是12月14号中午12点,我再次到达澳洲医院的急诊,高烧38.9,当时没有医生,等待2个半小时后医生来了,跟医生沟通病况后,在我的极力要求下他同意验血,等待验血结果的三个半小时里,体温两度飙升至39度以上。面对血检结果,医生不能确诊到底是什么病因诱发持续高烧,只是觉得烧了两周了这很不正常,怀疑我得非典型性肺炎了,于是又去拍片子,结果也是NO。好在身边的同事头脑是够清醒,当即建议我回国治疗,烧半个月了,命要紧!我思考了一下,在这里确实拖了半个月了也没搞清楚到底是什么病,大概不到十分钟我俩自己内心做好了决定:连夜赶回国!就在和剧组详细沟通得到确认可以离组的半个小时里,当晚的机票已经一张都没有了!同事劝我明天再想办法,可是我有点担心了,太没安全感,每次服用退烧药,降烧只管一到两个小时左右,就会迅速反复,一天之内已经几次烧到39度多,如果这么折腾下去这一夜等待也许真会要了我的命,我实在没有体力再对抗这发烧的魔鬼,身体实在扛不住了。有句话说得好:天无绝人之路!正走投无路时,国内朋友帮忙抢到了当晚的2张机票。立刻请医生开诊断证明,确认我的状况和病情可以乘坐飞机的,不存在传染危险。

就这样怀揣三盒退烧药直奔机场,路上体温再次飙升至39.7,与北京的医生通话,她告诉我“这么高的体温如果降不下来,我是不同意你上飞机的,因为很容易低血压发生休克,这会是很危险的!”我听了之后吓的都哭了,心里只有一个信念:我要回国!我要回北京!我要治病!

为了能保持一个正常体温可以上飞机,严格按照医嘱交替吃必理痛和布洛芬,换登机牌时体温终于再次下降,我甚至激动地哭出来了,因为这意味着我可以顺利登机了,但因为体力消耗太大加上腰疾复发,在机场内我甚至全程只能坐轮椅。9个小时的飞行,设置了四五个闹钟,定点吃退烧药,以确保可以顺利到达香港转机,一夜未睡,心中只有一个信念:回国治病!只有回国才能得救!在香港转机的时候幸运通过体温检查,登上香港飞北京的航班时,我的心里终于踏实了,还有四个小时就可以到北京了!到家了,我就快要得到救治了!这一步一步每一步跟闯关一样,像拍电影一样惊险。

因为扁桃体炎症实在太重了,嗓子口疼痛加剧,退烧药似乎也达不到退烧效果了,在还有40分钟到达北京的时候体温再一次飙到39.6度,身体开始不停的寒颤发抖,同事吓得赶紧给我喝热水吃退烧药,幸好已经快到北京了!落地前,北京的同事就提前拿好我的就诊卡,一大早就到医院安排好了,落地直奔协和,一分钟没耽误,到达医院时我似乎都觉得我要好了,像是回光返照一样突然有了一点力气,做检查、抽血、跟医生介绍病情,终于身体里集聚的最后的也是唯一的一点能量全部释放完了,我也终于倒下了。医生当即确诊是化脓性扁桃体炎,然后确定治疗方案并让我立即住院。

刚输上液,体温再一次飙到40.1度,全身不停的寒颤发抖持续了一个多小时, 连协和医院的医生都说:你这次的炎症太重了,拖的太久了,现在很少能见到这么重的化脓性扁桃体炎,特别是成年人,真的很危险。协和的主任说:这次的大病检验出你这身体底子真不错!靠自身免疫力能扛这么久,一般的早倒下了。从15号住进北京协和,开始两天每天体温仍然飙到40.1和39.4,第三天才稍降一点到38.6来,而这样的持续高烧,从在澳洲的时候就开始了,连续烧了14天,烧的人虚弱无力,这几天一口东西不能吃,喝口水都跟咽刀片似的,太疼了!真是受老罪了。真不是啥大病,也不是啥疑难杂症,就是因生生地拖着得不到及时的用药治疗,(必须说明一下:这是细菌感染必须要使用抗生素,如果是病毒感染那抗生素就不会起任何效果了,在澳洲医生一直纠结于我是病毒感染,一直不给用抗生素,所以导致病情恶化,)长这么大也没把自己弄这么惨过,人生第一回住院,幸好最后关头回来了,得救了!

这次可能真的算是我的一劫!大病一场对自己也是个教训,绝对是科普了一次,真是学到了很多医学知识,包括看验血报告单,解读各种检查结果。我也用自己的经验提醒大家,平时还是要储备一些基础的医疗知识,以备不时之需。

在这里我要特别感谢协和医院的医生护士们,快速诊断,用药准确,治疗有效,认真负责,救人于危急,我这一次是深有体会,不用羡慕国外的月亮比国内圆,就跟人一样谁都有优点和缺点,国外有国外的好处,但国内的就医环境和医护水平真的不是盖的,他们相对更了解国人的体质,能迅速有效,灵活变通的因人而治!感谢祖国的白衣天使,这对我来说可能是一生都难以忘记的惊险记忆……也要感谢剧组给了我充分休息康复的时间。还要感谢所有关心爱护我的网友朋友们,谢谢大家!我好啦!

今天终于出院了,整整住了一星期,一个小病引发了一场戏剧性如拍电影般惊心动魄、跌宕起伏的求医治病的惊险历程,最终得以劫后余生!那就休养休养,待我满血复活,继续开工!

文章转载自《滴答网》

============================

【欢迎新闻爆料,洽谈合作!】《唐人街》主编微信/QQ: 28771796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