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人街》-澳洲華人的官方媒體

最近一篇刊登于澳洲AFR的文章在华人圈裡被热议,文章标题就叫《Our complex relationship with Chinese Australians》!

本文是由澳洲人站在澳洲人的视角来看待澳洲人与澳洲华裔间那些微妙的关系!

640-788

越来越多的华人选择生活在澳洲。代购、留学、移民等关键词频频出现在华人、当地人的媒体上。可以说华人的影响遍佈澳洲生活的方方面面。但不是所有的澳洲人都喜欢中国人带来的改变,甚至很多澳洲人“害怕”中国人……

Edwin Chew是一名出生在澳洲的马来西亚华裔,在她的童年裡,有色人种常常受到歧视。当她在堪培拉的一家中学学习汉语的时候,甚至有学生家长过来跟她说:“回中国去!”即使她并非中国人。

640-789

为了不让自己显得太“扎眼”,她会故意表现得“不像亚洲人”。甚至曾经跟父母提过,“要改掉自己的姓氏。”

自童年起便因肤色饱受奚落的Chew,终于在悉尼大学找到对自己身份的肯定。在悉尼大学裡,有各种各样的亚洲人:韩国人、印度人、东南亚人,当然还有中国人。在其他亚洲人的影响下,她终于认识到自己的肤色并没有任何问题,问题出自歧视有色人种的人。

2013年,她和其他亚洲人一起成立了“亚洲-澳洲联盟”,为在澳洲生活的亚洲人发声。

640-790

澳洲人vs华裔:错综复杂的关系

“澳洲社会无疑是一个多元化的社会,但并不等同于一个包容性强的社会。” Chew说。

根据2014澳洲人口数据分析,660万出生在海外的澳洲人裡,有8%是来自中国大陆和香港。至于在澳洲留学的中国人多达15万,还不算一代、二代、甚至三代华裔移民,还有台湾人、马来西亚华裔、新加坡华裔等等。2011年,汉语首次超过印度语,成为澳洲的第二大语言(第一为英语)。所以汉语也自然而然成为学校教育的一部分,有些学校甚至把汉语列为必修。

从表面上看来,澳洲各大城市的人都和华人相处融洽。自从2009和2010年间越来越多的印度人来墨尔本留学后,针对华人的种族歧视便减少了。

2015年,针对澳洲移民的一份调查发现,针对移民的歧视大大从2014年的18%减少至2015年的14.5%。但这并不意味着中国人在澳洲大受欢迎。实际上,同样的调查指出,25%生活在澳洲的中国移民在工作中、公交上、运动会上、大街上、社区集会上、学校、甚至购物的时候都曾遭受到歧视。

其实澳洲社会歧视亚裔、歧视华人的历史由来已久,最早可以追溯到19世纪50年代的“维州淘金潮”,以及19世纪60年代在新州Lambing Flats发生的著名的“种族歧视暴乱事件”。期间数以百计的中国矿工受重伤,由此开启了澳洲史上著名的“白色政策”:长达60年的时间一直禁止亚洲移民。

注:白澳政策(英语:White Australia Policy)是澳大利亚联邦反亚洲移民的种族主义政策的通称。1901年,白澳政策正式确立为基本国策,只许白人移民流入。在此政策下,部分华人忍受不了欺压,被迫离开澳大利亚。1972年,澳大利亚工党政府取消了白澳政策。

虽然今天的华人不像生活在澳洲的穆斯林那样被妖魔化,但也时不时有关于华人受到歧视的消息传出。

澳洲常常吹嘘自己拥有西方最大的亚洲人口比例,但是它的包容度远远比不上加拿大和美国。亚洲人,准确来说,是华裔,在政府机构、司法部门或很多商业领域裡都缺乏代表。

竹子天花板

像Chew这样的说客认为,当代澳洲社会需要在方方面面增加华裔代表。“种族歧视无处不在。用一个流行词来概括,就是’竹子天花板’。”她说。(Ps:“竹子天花板”即华裔在海外社会的升职障碍。)

“你在四大银行和像Telstra这样的大集团裡常常见到亚洲人,但他们都只是中层人员。领导决策者都到哪裡去了?”

前工党外交部长、新州州长,现任悉尼科技大学澳中关系机构领导Bob Carr认为,华人和其他亚裔要好好融入澳洲社会还任重道远。

但是,这么多年来,澳洲的确在进步。很多大企业大集团都在逐渐增加印度人、华人员工的比例。

澳洲式多文化主义

学者Andrew Jakubowicz认为,1990年后很多澳洲人便开始接受华裔移民,因为这些移民带来了经济增长。当澳洲从20世纪90年代的经济大萧条中恢复过来后,大部分澳洲人都深信亚洲人“佔领”了他们的工作、土地甚至文化。

当时领导“一个国家”的政客Pauline Hanson说:“他们(亚洲人)有他们自己的文化和宗教信仰,他们并不会融入我们的社区。当然,我会被贴上「种族主义者」的标签,但如果我有权利邀请一个人到我家,我就有权利过问每一个到我国家的人。”她的话可谓“一石激起千层浪”,当时还有学者质疑偏爱亚裔的移民政策是否正确。

有为和无为

Helen Sham-Ho是澳洲史上第一位当选的华裔议员,把Hanson的时代称为“政治和文化分裂的时代”。她辞掉在工党的职位,因为工党对于种族歧视视而不见。她说:“反亚裔的情绪无处不在,但它并不明显,就好像藏在地毯之下。我之所以辞职,是因为自从Hanson说出种族歧视的话之后,我的同事看我的目光开始有点异样。”

尽管前总理Tony Abbott早期和中国政府有矛盾,但Bob Carr认为现在的中澳关系是“正常化”。自从1973年Gough Whitlam访华后,澳洲便开始逐步和中国建立友好关系。既和中国做朋友,也不得罪美国大佬和日本小弟,澳洲政府确实花了不少心机。

越来越包容

现在的欧洲裔澳洲人对其他族裔的澳洲人越来越包容,他们愿意和其他人分享自己的国家。Bob Carr说:“10年来,中国一直是我们最主要的移民来源。”但是现实永远不是天堂。

智能手机时代,人人都是记者,人们对发生在澳洲各地的歧视事件有了新的看法。其中一起歧视事件被广泛转载。2015年7月,一名55岁的女子Karen Bailey在悉尼到新州Central Coast的火车上袭击一名亚裔女子。她马上被逮捕了,也就仅仅在法庭上道了歉。而最近,一个土著青年也在火车上袭击了一名华裔男子。

所谓“实现种族平等”,只是“没图没真相”

著名作家、新闻记者Benjamin Law是香港移民的后代,对于这种歧视已经“习惯”了。“有了智能手机的今天,几乎所有歧视事件都会被及时曝光,所以对我们这些亚裔来说是件好事。”他说,“在澳洲,从上世纪70年代起就推行男女平等了,但性别主义到现在还存在着。而澳洲社会也表明土著和白人享有同样的投票权,但不代表土著就从此没遭受过歧视。

所以很多时候,澳洲社会中的反华情绪并不是人们会直接谈论的事情,它更多在很多细微的地方。”看看今天报纸上几乎总有“华人买房拆房”,“华人买奶粉”之类的报道,虽说没有正面歧视华人,但华人就是能读出“嘲笑”的意味。

又爱又恨

每当有华人购买矿产或农业公司,就会引起一番讨论。华人甚至被当成抬高悉尼和墨尔本房价的罪魁祸首。

另一方面,大部分澳洲人都意识到,澳洲的经济离不开中国人。50-60年前华人被看作是“共产主义者”,今天在澳洲的中国人被批成“贪得无厌的人”。澳洲的四大经济产业——矿产、教育、旅遊业、农业,无一不依赖中国。所以澳洲人对中国人的感情,可谓“又爱又恨”。

敏感话题

2012年,堪培拉政府把电信巨头“华为”拒之门外,惹怒了北京。Abbott政府让步,和中国签定“自由贸易条约”。这个条约在澳洲上下都大受欢迎,不过也引发了一番关于“廉价中国劳动力拉低澳人薪水”的讨论。

说到底还是房产问题

现在把中国人推向风口浪尖的,说到底还是房产的问题。在悉尼经营一家小型房产中介公司的第三代香港移民George Wing Kee说:“有好几次我都专门去房产拍卖现场观看,发现中国人都站在最前排。卖家很欢迎中国人,因为他们出手大方。你看看现在奢侈品在中国多受欢迎就知道了。”

民族主义者怎麼看?

澳洲的民族主义者认为,中国人对澳洲两大城市悉尼和墨尔本的双位数增长的房价负主要责任。民族主义者Nick Folkes为了抵制中国人在澳洲买房子,时不时就会在悉尼房产交易会上捣乱。

但经济学者则认为,中国人的到来极大促进了这两大城市的经济。Simon Henry经营一个连接中国买家和澳洲房产的网站,他说:“以前,我们的房子一直卖不完,开发商一直不够资金去建房子。而现在,中国买家让开发商有足够的资金把房子建好。”

但是中国买家在澳洲并不一帆风顺。最著名的一个案例是2015年的时候,中国亿万富豪许家印则被迫卖出一处价值390万澳元的房产。此外还有多达100起类似的事件。

总结

其實大多數的澳人都能接受澳洲的經濟財富或多或少依賴於中國,所以現在真正需要關注的,就是澳大利亞須正式承認中國人與亞洲人移民的貢獻, 豐富了澳大利亞的文化和福利。

今天澳大利亞有一個比以往更加平等的社會,我們為了成為一個更好的國家而走了漫長的道路。但是,這些成果不是白來的,澳大利亞政府需要發表聲明去承認早期中國和其他地方的移民,帶給澳大利亞的貢獻,向那些早期受過白澳政策影響而受歧視的人一個交代。

文章轉載自《墨尔本微生活》

============================

【欢迎新闻爆料,洽谈合作!】《唐人街》主编微信/QQ: 28771796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