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人街》-澳洲華人的官方媒體
逃不出“被代表”的命

据凤凰网报道说一家澳洲中文媒体的一个“特约记者”,在北京人民大会堂的记者会上逆袭成功,从开始的没座位给自己找到一张椅子,然后顺利争取到话筒提问,最后还“代表”了澳洲政府官员、澳洲人民、和华人向傅莹“转达”了问候。


以下是澳洲记者问候傅莹的开场白:

傅莹你好!
老朋友就是有关照,谢谢。我现在是澳洲新快报的记者,我代表澳洲新快报提问。我在大陆的时候是中国教育电视台的老记者。

我的摄像在哪儿,把镜头给我。

我这个提问对发言人非常重要,傅莹女士在90年代的时候在澳大利亚做过一届全权大使,我到澳洲的时候她离开已经很久很久了,但是现在澳大利亚人、澳大利亚政府官员还有海峡两岸的华人对她那一届任上都有极高的评价,我要转达这些人对你的问候:

好,傅莹你好。



小七妹不读书不读报,主要业余生活就是刷屏看微信,对《澳洲新快报》了解不多。严格地讲,从来没有见过这份快报。但是小七妹不学无术,连傅莹驻澳洲的全权大使都没有关心过,所以不知道新快报应该是正常的。

谢谢记者哥的代表,小七妹老激动了!

但是据说在问候傅莹之前,该名澳洲特约记者还问候了凤凰网的一名老记。结果人家凤凰网不愿意了,就把两人的问候过程捅了出来 ……


问候凤凰老记

以下是凤凰网记者杜平的回忆:

我犹豫了半天,不知道是否该写这篇小文,但现在还是决定写出来,理由就在文章本身。今天(4日)上午,全国人大会议发言人傅莹举行记者会,我们的两位摄影师一大早提前进入发布厅,为我们后来赶到的三人预占了靠近主席台的位子,包括记者胡玲、雷宇和我。我们三人抵达的时候,大厅里已是水泄不通,很多同行站在大厅后方和座位之间的夹道里。

刚刚落座,就听到有人高喊着我的姓名。我转头一看,那人站在夹道里,满脸亲热和欢喜。我想,也许是很久很久之前的熟人,记不起来了,赶忙站起来伸过手去。他紧紧地握着我的手,自我介绍说:“我是澳大利亚《新快报》的,以前是中国教育电视台的,经常看你的节目。初次见面,多关照。”这么热心的观众和同行,我岂敢怠慢,于是赶紧回报了几句热情的话。



凤凰网老记杜平


可是,接下来发生的事情,让我感觉是吃了他的糖衣炮弹。

他说:“我今天必须得到提问的机会,否则报社就不给我发工资了。你坐的位子靠近主席台,我能不能跟你坐一张椅子?”我以为他在开玩笑,就随意地“哈哈”两声,继而转身回到自己的位子上。可是,万万没有想到,他竟然真地跟着走过来,站在我的旁边,执意要我让开半个屁股的位置给他。看着他迟迟不肯离开的样子,我自己反而感到有说不出的尴尬。

看到这种情形,坐在我旁边的胡玲和雷宇已经很生气,赶忙出声保护我这位“杜老师”,质问他:“你要和杜老师坐在一张椅子上,在这样的场合,你觉得合适吗?”听到两位年轻女记者的质问,这位老记者火冒三丈,大声嚷嚷起来:“你们为什么要把矛头指向同行?我得不到提问的机会,老板就不发我工资!你们还太嫩,怎么能这样对待前辈?”

我们的两位女记者是见过大世面的,而且都是伶牙俐齿,怎么可能被这样的“前辈”所唬住。见到这种架势,这位前辈只好自找台阶,转而满脸热情地从衣服口袋里掏出名片递给我,然后就一边骂着我的两个同事,一边挪着步,悻悻地走开了。我看了一眼名片,上面写着:澳洲新快报特约记者叶XX。



接下来发生更有趣的事情,想必大家都已经从电视直播里看到了。

在傅莹回答大约第13个问题时,这位站在大厅后方的前辈不断地高喊:“我是澳大利亚记者,我要提问!”主持人再三提醒他“不要喊”,但他依然我行我素,以至于后来干脆直呼其名地高喊“傅莹!我要提问!”最终,前辈如愿以偿,先是说了一段冗长的开场白,并且指挥摄影师把镜头对准他,然后就提出了那个关于刘源为何被安排到全国人大的问题,此处就不再赘述。



记者会结束之后,叶前辈立即被年轻的记者们包围,

至于他说了什么,我无从得知,但感觉到他显然已经成了这次记者会的新闻人物。当路过我的座位时,他依然热情地冲着我笑,并且踌躇满志地对我说:“我说过吧,我一定会有机会提问的。这一下,我的机票就能报销了。”我的反应很迟钝,不知道该祝贺他,还是应该怎样,所以只是给他一个微笑。我做了那么多年的记者,无论在中国还是在国外,还真没有碰到过这样的前辈。我心里其实很矛盾,不知道该如何恰如其分地评价他。论态度,他对我很热情、很友善;论冲劲,这位前辈还真有令人尊敬之处;可是,若论其他种种,我就不好多说什么。

比如说“规矩”二字,毕竟是做人、做记者最起码的素质。我后来想,如果我答应让出半张椅子给他,那到最后,我就只好被迫地把整个椅子拱手相让。我没有什么优点,但至少还懂点做人处事的规矩,至少不会为了自己而强人所难。


“代表”视频播放

发言冗长,澳籍读者不感激“被代表”的请在WiFi环境下观看;感激涕零的请随便:


澳洲新快报记者“激情提问”是否应给刘源更高任命
全国人大发布会现场,澳洲记者“激情提问”:

刘源将军是我的学弟,他是否应在反腐纪检监察部门给予更高的任命?

澳洲新快报记者:老朋友就是有关照,谢谢。我现在是澳洲新快报的记者,我代表澳洲新快报提问。我在大陆的时候是中国教育电视台的老记者,我的摄像在哪儿,把镜头给我。我这个提问对发言人非常重要,傅莹女士在90年代的时候在澳大利亚做过一届全权大使,我到澳洲的时候她离开已经很久很久了,但是现在澳大利亚人、澳大利亚政府官员还有海峡两岸的华人对她那一届任上都有极高的评价,我要转达这些人对你的问候。好,傅莹你好。

我问一个有关人大组织建设的问题,在“两会”开幕之前,我接到一个很重要的消息,刘源将军被任命为人大财经委员会副主任委员,而且宣誓就职。刘源是我中学的学弟,我很关注他。我不太清楚,刘源将军在我们心目中、在全世界人民心目中是中国反腐的NO.1,不是NO.1吧,是反腐的力量,就很有力量的一个人。那么对他的任命呢是不是应该在反腐纪检监察部门给予更高的任命,这个才顺理应当(编者注:原话如此),而且符合民意,那么出于什么样的考虑让刘源将军担任了人大财经委员会副主任委员?是考虑他做过河南省的省长(编者注:实际为副省长),考虑他做过武警水电部队的政委等等,我觉得那个都不主要,最主要的是他最近的作为,非常主要,这是众望所归的一件事。




傅莹:谢谢。刘源将军到人大来,我们是非常欢迎的,那天我在电视上看到他进行宪法宣誓,我们也期待他能够作为人大代表依法履行职责。我们外事委员会就有好几位军队的将军参与,他们发挥的作用是不可或缺的,对人大常委会的工作也是非常重要的。你可能对人大不太了解,我相信也期待他能够有更多更好的发挥。谢谢。

热泪盈眶:我向傅莹问好了!

今天心潮起伏,没有评论。

文章轉載自《凤凰网》

============================

「唐人街」Fb每日分享澳大利亞精選新聞,讓你隨時隨地知道澳洲最新๑玩樂、๑移民、๑生活資訊:https://www.fb.com/news.china.com.au/

【欢迎新闻爆料,洽谈合作!】《唐人街》主编微信/QQ: 28771796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