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读

退休、养老金政策这些澳洲老年类政题备受社会各界关注。但与此同时,澳年轻人却被嘲讽为“大口吃牛油果的发牢骚者”,以此来形容那些懒惰或者有特权得到合适工作、好逸恶劳的年轻人。


“最后被录取、最先被解雇”?!澳年轻人就业情况令人担忧!-澳洲唐人街

一份新的储备银行(Reserve Bank of Australia)文件揭示了如今年轻人进入劳动力市场的真实情况。储备银行经济学家佐雅·迪希隆(Zoya Dhillon)和娜塔莎·卡西迪(Natasha Cassidy)所做的研究“年轻劳动力市场结果”显示了一个令人担忧的结果。

“最后被录取、最先被解雇”?!澳年轻人就业情况令人担忧!-澳洲唐人街

15到24岁的澳洲人失业率一直徘徊在12.5%,是总体失业率的两倍多。这与2014年的失业率高峰相比略有下降,但仍高于全球经济危机之前低点8%。澳洲青年人失业率现在高于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Organisation for Economic Co-operation and Development)中经济相对比较发达的几个国家的平均失业率。

15到19岁的人群失业率甚至更高,达到了18%。但当然,并非所有的无业青年都在找全职工作。将近70%的15到19岁以及四分之一的20到24岁的的无业者是全职学生。且鉴于年轻人常常会半工半读,年轻人失业率比其他工作人群的高并不是什么不寻常的事情。

“最后被录取、最先被解雇”?!澳年轻人就业情况令人担忧!-澳洲唐人街

历史表明,在经济疲软的时候,两种失业率会趋于分化。事实上,在经济疲软时期,年轻人失业率会比平时上升两倍。

这是为什么呢?尽管年轻人工资会低一些,但他们的技能和经验也更少,并且往往会是第一个被解雇。正如储备银行文件所说的:“年轻人对需求条件的敏感性提高可能反映了一种‘最后被录取,最先被解雇’的现象。”

“最后被录取、最先被解雇”?!澳年轻人就业情况令人担忧!-澳洲唐人街

正如我们目前正经历的情况一样,更艰难的经济时期,也会用其他方式打击年轻工作者。第一,他们更有可能在服务行业和零售行业工作,这本就是一种循环性的现象;第二,近年来,雇主进一步减少员工的工作时间,但不会解雇他们。因为年轻人更可能做兼职工作,这让他们更容易处于“就业不足”的风险。

事实上,澳洲15到24岁人群的就业不足概率是已受雇但愿意并能够加班的员工的比例,这一比例已经接近于历史新高,有17%。这也比2014年的高峰值略低,但远高于上一次经济衰退时的10%左右。的确,在90年代初经济衰退时期和现在之间,年轻人就业不足率正稳步上升。而青年就业不足率和总体就业不足之间的差距也有所增大。这尤其是在年轻人群体中,与劳动力日益趋于零时工和兼职工作的增加相一致。平均而言,就业不足的年轻员工平均每周只工作11小时。

“最后被录取、最先被解雇”?!澳年轻人就业情况令人担忧!-澳洲唐人街

储备银行文件也明确指出,许多年轻的澳洲人发现大学毕业后越来越难找到全职工作。在90年代中期,有大约80%能做全职工作的本科毕业生能在毕业后4个月内进入全职工作岗位。但在去年,只有70%的毕业生达到了这一目标。毕业后找到全职工作的难度与90年代早期经济衰退时期的难度相当。

为什么年轻人越来越难以找到全职工作?其中原因很难知晓。部分原因是由于经济不景气,但也有可能是因为年轻人所学的专业与雇主需要的技能不相符。虽然与没有接受高等教育的人相比,大学毕业生仍然享有终生的收入溢价。但近些年来,大学毕业生起薪的下降令人担忧,现在大学生的起薪只是男性收入的一部分。20世纪80年代一名大学毕业生可能会享受到中等水平的起薪,这一起薪是男性平均收入的90%。现在的起薪只接近75%。

“最后被录取、最先被解雇”?!澳年轻人就业情况令人担忧!-澳洲唐人街

澳洲家庭、收入和劳动力动态组织(Household, Income and Labor Dynamics in Australia)所做的一份调查也显示,职场新人与已入职员工之间的收入差距正在不断扩大。所以,除了昂贵的住房之外,澳洲年轻人还有一个理由来质疑当前经济系统是否还在产生对他们有利的结果。

正如储备银行文件所显示的,年轻人仍然容易受到经济低迷形势的影响。例如削减个人所得税,预算盈余不仅增加了年轻一代将要继承的利息债务账单,还减少了未来采取行动保护年轻人免受失业风险的可能性。

考虑到目前的经济和政治形势对他们不利,正在寻求理解并改变这些形式的澳洲年轻人可能会比考虑就读一个经济学位要糟糕得多。他们比大多数人对保障国家关键经济机制正常运转更有兴趣。

“最后被录取、最先被解雇”?!澳年轻人就业情况令人担忧!-澳洲唐人街

Related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