滴滴司机聊天实录:

当场强奸

vol.058

滴滴背上的人命,已经不止一条两条了。

今天最让人害怕的一条新闻无疑是乐清警方侦破的一起强奸杀人案件。

案件中,一名20岁乐清女性赵某,于昨日(8月24日)下午一点在虹桥镇乘坐滴滴顺风车,被司机带往偏僻地带,期间她曾给滴滴致电并且给朋友发送“救命”讯息,随后失联。

目前,受害人尸体已经找到,犯罪嫌疑人为司机钟某。

滴滴顺风车成为了主要的作案工具,平台成为了主要的帮凶。

这不是第一次了,上一次是五月份。出事的是一名空姐。

只要还使用网约车软件,这事儿必得人人自危。因为我们可以断定,这也不是滴滴最后一次出事。

为什么这么肯定?

因为上一个因为滴滴出事的女孩,尸骨未寒,舆论给了滴滴足够的整改时间。

而这一次,平台居然毫无改善,滴滴官方再舆论偃旗息鼓之后,重新恢复了自己无赖的官僚做派,对乘客的安全放任不管:

犯罪嫌疑人事实上在事发前两天就已经被其他女性乘客投诉有类似行径了,可平台却至今仍未处理

案发时,女孩已经察觉了异样,给闺蜜发完信息后失联,闺蜜也立刻多次报警并且联系滴滴,滴滴方面则称:“你急什么。” 

遇害前,这个被强奸的女孩儿发的微博内容是:

觉得女孩子真的太幸福了,在动车上抬不动行李就有小哥哥帮忙抬一下,如果是个男生行李重的爆炸也只能咬牙硬抗上去吧。”

不知道这个98年的女孩,如今在天有灵,是否还会觉得“做一个女孩,是一种幸运”呢?

用过滴滴打车的人,其实很少跟平台直接打交道。

我们打交道的都是司机。

不可否认,有些滴滴司机的确很负责任、很有素质。但是,也有更多的司机,让我们跌破眼镜、毛骨悚然。比如这个武汉滴滴官方群里的司机们,他们在这里分享女乘客的照片和吐槽:

在这里,这些司机们明目张胆地把乘车女孩的照片公之于众,动辄污言秽语,言论不堪入目,令人不寒而栗:

A对一个女乘客不满,说:真想强奸她。

B说:当场强奸她。

这些司机不是个例。这样的群成百上千。

下面这张图是来自车主版滴滴中司机对这次女生遇害事件的讨论,发言者说,“哪个喊她穿那么风骚,日她。

对于这样的男性恶意,还有微信为“滴滴车友会”的组织“好言相劝”:

“鼓励你们拉活挣钱的业余时候泡泡女乘客,打野炮搞搞车震啥的放松一下自己,丰富一下人生,但他妈的得你情我愿,炮才能打。”

女乘客是什么?打炮工具,用来放松自己,丰富人生的业余消遣。

这就是我们的滴滴司机。

如果有人要说以上都是网上舆论,都是个例的话,我可以说一个我亲身经历的事情。

2017年5月份上午,我用滴滴打了个车送闺蜜去机场。我们在机场吃东西的时候,司机给我打电话说,刚刚他因为不小心把订单结束了,没有扣钱(我用的小额免密支付),让我微信或者支付宝转给他。

我说好,让他把他的支付宝账号告诉我。

司机说,他没有支付宝之类的,具体记不清楚了,就是一定要我的支付宝和手机号。我没理,挂了。过来一会儿,滴滴的工作人员给我打来电话说,一定要我把我的个人信息和联系方式告诉这位司机,我不同意,随后他们冻结了我的滴滴账户,说我付完钱才能给我解冻。

无奈之下,我当时同意了滴滴把我的电话给司机。然后我收到了司机发来的信息,内容如下:

滴滴不仅泄露了我的电话,还大方告知了我的名字。令人作呕。

后来我拉黑了这位司机,请朋友帮我联系了滴滴的高层管理人员,我的账号才得以正常使用。

而今天这个出事的姑娘,在出事前联系了自己的闺蜜求救,闺蜜也立刻联系了客服,客服却以“隐私”为名没有向对方提供司机的车牌号,导致警方失去了拯救这个女孩的最后机会。

呵呵。

如果你滴滴真的这么注重隐私的话,就不会有新入职的员工跑到一个知乎500人的群里来兴冲冲地说,

“给我一个手机号,我就能知道你在哪。”

更不会让我看到前文那样油腻的短信。

作为一个女性,我看到这样的新闻,回忆这样的事情,是从生理上感到反胃的。

但是我必须说。因为我在这片土地上生活着,我很有可能需要晚上一个人打车回家,我害怕这样的企业、这样的司机。

不知道大家是不是还记得柳岩当伴娘,被伴郎们起哄要扔下水的新闻?

那个事情发酵之后,柳岩作为受害人第一个站出来诚恳地道歉了,而有的伴郎至今仍未回应过。并且据说因为这件事情,韩庚和包贝尔都立刻拉黑了柳岩,一定程度导致了她在圈内人际关系“破裂”。

比起企业和司机,更让人害怕的,还有这样“都怪你穿得太少”的价值观。

我是受害人,可我……错了?

今天女孩出事了,滴滴说,对不起,我们有责任,但我们赔得起。三倍。

请问一条人命,怎么按照三倍赔?

请问女孩们被夺走的安全感,又怎么按照三倍赔?

可真是说得轻巧。

但之所以再次提到柳岩,我要说的还不仅仅是因为女孩儿独自生存面临的危险。而是——

这些事情的本质都并不仅仅是男性欺负女性,而是强者欺负弱者。 

我们看到司机欺负乘客,我们更应该看到,是平台在欺负乘客。

我们看到伴郎在欺负伴娘,我们更应该看到,是有背景的在欺负没有背景的。

我们看到男人在欺负女人,我们更应该看到,是力气大的在欺负力气小的。

我们发声,根本不仅仅是在维护基本的权利,而是在控诉被纵容的人性、以及被资本侵蚀的良知。我们不得不站起来抵制不可抗的“暴力”。

如果不是因为滴滴现在基本垄断了网约车市场,他们又怎么敢在空姐出事之后依然一切照旧?

在比我们想象得到的更多的特定语境下,我们都将是后者——

人为刀俎,我为鱼肉。

不要谈什么尊严,不要谈什么申诉,如果这些东西你都从没出力维护过,它们的存在,就是一口唾沫,被无数双脚无情踩过。

滴滴这几起女乘客被奸杀的故事,每一次看,我都觉得特别难受。人心都是肉长的,这样残酷的事情,给人的压迫感太强了。

可是,为什么它们就是屡禁不止?

为什么把当司机的门槛放得如此之低?为什么作为一家大型企业毫无责任心可言?为什么?

我不知道。

我只发现——

当“利益”战胜“信仰”之后,人便开始疯狂。

当“权力”战胜“权利”之后,人便开始吃人。

今天我对好看的女人有冲动,我可以让自己小小地放纵一下,看一眼摸一把,明天我对残疾人对同性恋有歧视,我也可以让自己小小地优越一下,嘲笑几句谩骂两声;后天当我拥有贴大字报的权力,不得了了,我就非得打倒几个牛鬼蛇神才过瘾。

到底怎样的幸运儿才能在这一场场风暴中幸免于难呢?

鲁迅先生的话,对今天的一切,似乎仍然振聋发聩、直击灵魂:

“惨象,已使我目不忍视了;流言,尤其使我耳不忍闻。我还有什么话可说呢?我懂得衰亡民族之所以默无声息的缘由了。沉默呵,沉默呵!不在沉默中爆发,就在沉默中灭亡。”

愿生者自强、逝者安息;愿这片土地上的人不再需要强奸他人的意志,也能从容幸福。

… Everyone is hurting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