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到罚款

每个华人心里都有说不出来的滋味。

虽然大家平时生活时都安分守己,

但是碰上运气不好,

意料之外的罚单还是可能会出现。

比如说

超速

每个街区的限速可能都不相同!

上一秒你开的地方限速是60km/h,

下一秒可能就变成50kn/h,

而且没有标志牌提示你的,

全靠咱们自己对路况的熟悉程度。

根据限速和超速百分比的不同,

罚款也从几十刀到两千刀不等...

超时停车

开车不是总是带来方便,

有时候出去办个事什么的,

最怕开车了。

碰到工作日或者热门时间,

室内停车场停的满满当当的,

路边的停车位又不够用;

好不容易找到一个,

又只能停一个小时,

稍微晚几分钟

一张一百多刀的罚单就贴上了...

不管你是刚来几年的’小菜鸟‘,

还是在澳居住十几年甚至几十年的’老土著‘,

有时候还是难逃各种罚单的魔掌,

想想就让人难过。

可是,这次的$1600高价罚单,

又是哪个部门,

以什么名义给开的呢?

......

各位华人家长可能想都没想到,

这个昂贵的罚单,

竟然是由澳洲学校开给家长的!!

这下各位家长就不乐意了,

怎么连学校都给自己开起了罚单?

而这个罚单开出的原因

是这样的......

1高价罚款?在澳华人家长表示:人在家中坐,锅从天上来!

话说前不久,澳洲的昆士兰政府为了确保孩子能够去上学,各种煞费苦心,什么办法都用上了,但是效果不佳… 旷课率依然很高~

所以澳洲政府在苦思冥想了很久之后,突然发现,既然学校没办法让学生每天按时来上课,那让家长保证孩子都能去上学不就行了。小编对于这个脑回路,也是没什么可说的了......

澳洲政府已经发出了警告!

家长必须确保他们的孩子每天都按时上学,否则将会面临严重的后果:如果孩子经常旷课的话,家长第一次将会收到801澳币的罚款。屡犯不改者,罚款金额将会达到1566澳币!

其实在过去十年中,针对孩子缺席学校的罚款金额都在不断上升。教育部长Grace表示:

学校和家庭通力合作,才是改善孩子们的出勤率的最好办法。

对家长的罚款和指控往往是无奈之举! ”

(教育部长Grace)

但过去,因家长未能履行看护孩子上学,被告的案例也不在少数… 截止到8月,政府数据显示,16名昆州的父母被指控允许孩子逃学;而2017年更是有21名父母被起诉!Grace表示,在每个学年快结束的时候,出勤率会明显的下降! 尤其是最后一个学期, 学生的缺课情况比想象中严重的多, 但大部分学生无法给出他们缺勤的证据!

(教育部长Grace)

什么情况下学校会给家长开罚单?

例如:学生希望以生病为理由缺席课堂,但是却没办法提供病假条;

请其他假时,不能来上学的理由也不够充分可信。

目前为了应对学生缺勤的情况,政府发起了一项“每日计数”的活动以保障出勤率。 这项提议每一个孩子每天都应该来学校报到,学校应积极监督和实施鼓励出勤的策略,从而保证孩子的出勤率。

一旦孩子因非必要原因而经常缺课,他们的家长或将会面临高达1600澳币的罚款! 对于这项罚单决定,澳洲政府认为他们是为了保证孩子的安全问题;与此同时,这项决定也与孩子未来升学以及就业等情况密切相关。

这么看来,澳洲政府这张罚单的原因,似乎有几分靠得住脚。但是,究竟什么叫做’没有其他合适的理由‘,什么又叫做’不合适的请假呢‘

没想到,此消息一出,网上的舆论便炸开了锅......

2对于$1600的高价罚款,网友们按捺不住了......

正当澳洲政府为自己的新决策而摩拳擦掌,跃跃欲试之时,澳洲民众的评论已经坐不住了。

(Courier Mail在Facebook上关于$1600罚款的推送)

在Courier Mail的Facebook主页上,有一千多个网友对于施加给孩子父母的$1600的高价罚款,表示了’惊讶‘或者’愤怒‘的情绪;评论和分享区里的真实心声更是博得了大家的热烈交流:

Renee Chad表示:

很多人可能要带着孩子去回到他们的老家拜访亲友,

对于学期开始的飞机票价格来说,

这个罚款可能算不上高。

我们的家乡不在澳洲,

有时候我们得让孩子从学校离开两三天

去拜访老家的亲友。

而一位调皮的年轻人Elliot Michael Hall 则在评论里表示:

“父母‘让’孩子去上学(是没办法控制的),

我老爸老妈从来不知道

我有多少次搭上了去学校的巴士之后,

根本就没去学校,而是逛街去了。”

Shona Cassells的评论则颇有些玩味,她说:

“噢,我知道(澳洲政府)在想什么了,

为啥学校一定强调要让孩子在学期末到校呢?

因为孩子可以帮助学校打扫卫生,

这样政府就用额外花钱请清洁工打扫了,

这简直是个笑话。”

Valerie Boothronyd的评论则幽默的抖了个机灵:

“是的是的,这是对的。

我知道之前有个小孩子,

曾经有一学期缺勤率高达50%以上。

你知道后来这个小孩子怎么样了吗?

他突然变得好胖好胖,

其他就没啥事儿变了”

Katherine Milsom则分享了自己的经历:

“有一个学校的老师曾经告诉我,

他不能建议我不把孩子在学期最后一天送到学校来,

尽管孩子来了以后也只是坐在那里看电影,

直到下课的钟声响起”

“而且那个时候学校也并没有开空调,

甚至连风扇都没有。

我才不想把我的孩子送到一个27-31℃的,

像大火箱一样的地方,

和其他100多个孩子一起傻傻的坐在哪里”

“平时我不会随意让我的孩子缺席学校的,

但期末他真的学不到什么东西,

反正不想让我的孩子去坐火箱”

但是Liz Lapuz的一条评论,却提到了一个很重要的事情...

“我不同意这个观点(给父母开罚单);

为什么不出台更完善的

校园反霸凌保护法

去给孩子们提供一个更安全的校园环境呢?”

Lapuz的这条评论,其实也牵出了很多家长们对于校园环境安全的担忧。每位家长都希望自己的孩子可以在一个安全,无忧无虑的校园环境中安心学习知识,丰富技能。

有的时候可能会忽视,自己的孩子可能在无形中收到了校园霸凌的侵害,从而变得不愿意去学校;

与此同时,很多学校也没有对校园霸凌给与相当的重视,导致很多孩子在学校时犹豫各种形式的校园霸凌受到心灵的创伤,开始对学校,甚至对人群产生抵触心理。

更有严重的......

可能会选择结束自己的生命来面对无法抗衡的校园霸凌!!!

3澳洲“多莉”“卡西迪”事件回顾,沉痛反思......

多莉事件”

(图为8岁的多莉)

14岁的多莉生活在澳大利亚农场,她平时关爱小动物,也经常照顾同在寄宿学校的同学,她想用用她最温暖的爱,和同学们变成好朋友。

她8岁时还代言过澳大利亚标志性兔毛帽品牌Akubra,由此变得家喻户晓。照片中的她,脸庞正沐浴在澳洲的阳光中,笑容像天使。

但也正因为是童星出身,多莉被大多数同学认为是“异类”;她视为最亲近的同学,开始没有缘由的对她进行辱骂和疏远;甚至她被迫长期遭受来自寄宿学校同学在网络上的攻击,措辞不堪入目

(图为多莉的和她受到的辱骂)

开始,多莉并没有向这些羞辱低头,她画了一幅画:一个瘦弱的身影向下弯曲,但还在勉力支撑。画上写着:SPEAK EVEN IF YOUR VOICE SHAKES (发声,即使你的声音颤抖)。

(图为多莉的画)

然而,针对她的网络霸凌不减反增。

直到有一天,多莉对她父亲说她扛不住这种无来由的敌意了。

她想“逃避这世界的邪恶”。

她自杀了...

悲痛欲绝的父亲邀请网络霸凌者参加多莉的葬礼,并说:“如果有人认为网络霸凌不过是一个笑话,并且为此感到快乐,那请你来见证你创造的死亡。”

(图为多莉的家人)

而据BBC报道,澳大利亚有1/5的孩子正在经受网络霸凌!

“卡西迪”事件

(图为卡西迪与母亲)

住在墨尔本外郊Frankston的琳达·特雷文(Linda Trevan)表示,她希望欺凌多莉的恶霸们听说过她女儿卡西迪(Cassidy)的故事。

在多莉事件发生后,这位善良而悲伤的母亲说道:美丽的多莉,安息吧,我对你心碎的家人表示哀悼。又一个温柔的灵魂输给了杀戮者。我只是不敢相信,相似的事情仍在发生。”

(图为卡西迪)

在目睹多莉的离世后,卡西迪的母亲写下:

“自从2015年12月12日卡西迪去世以来,我想做的就只有拯救其他孩子免受欺凌和霸凌。看在上帝的份上,还要牺牲多少宝贝的孩子们,才能够根除欺凌?”

琳达的爱女卡西迪在中学时遭到两名女孩的无情欺凌心理出现问题,七年级最后一学期时甚至无法去上课。女孩们假装想要修补关系,诱使13岁的卡西迪去一栋房子里,结果她被两名埋伏在那里的男孩粗暴地轮奸了

卡西迪在遭受强暴后,饱受噩梦、失眠、分离焦虑惊恐发作和创伤后应激障碍(PTSD)的折磨最终在第二年年底自杀。

卡西迪和家人曾经20多次,与维州警方的性侵犯

和虐待儿童调查小组会面;

但卡西迪的心理状态,

始终无法达到对警方讲述事件经过的程度,

而警方也没有就这次袭击事件,

找任何人问话。

对于多莉和卡西迪的事件,我们在深表哀痛的同时,如何预防及处理校园霸凌事件方为重中之重。

4澳州相关部门对于“校园霸凌”事件有何态度举措?

在这个校园霸凌横行的年代,

澳洲政府是如何解决霸凌事件的?

刑事定罪方面,根据澳洲零欺凌基金会(Bully Zero Australia Foundation)的消息,维州是全澳第一个将霸凌行为定位犯罪的州。在其他州,只有一些关于跟踪和骚扰的法律覆盖了霸凌的一些要素,但没有具体的法律条款可以对霸凌定罪。

此外,在全国范围推行“反欺凌暴力行动日”(National Day of Action against Bullying and Violence, 简称NDA)来反对欺凌和暴力。

另外,为了保护青少年权益和维护其诉诸司法的机会,1993年6月,澳大利亚政府就设立了国家儿童青年法律中心 (National Children's and Youth Law Cenre),向青少年提供信息和咨询;宣传和监测青少年的权利;通过研究,法律改革和富有成效的伙伴关系,在青少年权益保护方面发挥有影响力的领导作用。

维州发表坚定看法

维州自由党最高领导人 Matthew Guy坚决抵制任何形式的霸凌;并表示整个维州的学校都会实行Alannah & Madeline Foundation’s 反校园霸凌计划,用来维护学生的校园安全。

(图为Matthew Guy和Lesley Podesta)

(Matthew Guy发表看法)

Alannah & Madeline Foundation,

一家用于支持校园安全,反对校园霸凌的慈善机构

一张高级罚单引来的校园安全思考,实在是不能轻视。在督促相关部门立法保障校园安全的同时,面对可能发生的校园霸凌事件,作为家长也应该对孩子多一些细心

例如,发现孩子情绪不对时,要耐心倾听孩子对于霸凌事件的感受,了解孩子内心的难过,恐惧和无助,万万不能否定这些感受;其次,要让孩子呆在安全的环境中,帮助孩子稳定情绪;接着,等孩子情绪稳定后,询问孩子意见,让孩子感受到决定权在他自己手里;最后,鼓励孩子多参加社团结交朋友,心里有不愉快时要及时轻诉,这样以来霸凌的几率就会减少很多。

小编结语:

不管是在澳洲,在中国,还是在其他任何国家。每位家长都希望孩子可以在一个安全,放心的学习环境中,接受教育,茁壮成长。

在每个家长都能保证履行好自己教育责任的前提下,澳洲一些学校,是否也应该想办法提供给所有在校学生,一个安全的校园环境,免受校园霸凌的毒害?让孩子可以放心主动的去学校学习,而不是依靠开给家长的高价罚单,来保证学生可能有时候不是那么“健康”的出勤率。

对于学校甩给家长的$1600高价罚款的‘锅’以及校园霸凌事件,你有什么看法?欢迎在评论区一起探讨。

Related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