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Apple被凍結資產兩年,後果會怎樣?

如果Tesla被凍結資產兩年,後果會怎樣?

我們都不希望這樣的事發生,因為這很可能斷送一個國家,甚至一個時代在某個領域的輝煌。

而我們,剛剛經歷了這樣一場浩劫,而且這比上述假設都更加嚴重——公司被凍結資產和賬戶兩年,另外兩個創始人也被刑拘65天,至今仍然沒有恢復自由。

因為不確定的民事糾紛,他們卻要承擔刑事責任的代價。今天,我決定把事情說出來,懇求大家幫助。

01

大家好,我是深圳樂行天下的CEO。我的公司專註於做平衡車和機器人,在過去的幾年裡,公司曾經是行業的Top 1,是靠實力控股美國solowheel的民族企業。

不過,誰也沒想到,在這張漂亮的成績單背後,我們遭遇了一系列的「鎖喉殺」:

2015年,我們受到東莞某合作方(也是同行業競爭對手)的敲詐,隨後此糾紛被操作為刑事案件

2016年2月,東莞市公安局受某些人影響與誤導以「侵害商業秘密」為名,將此案立案。在超過33個月的時間裡,公司不斷被調查,資產被凍結

2016年8月,公安機關在某些人的影響下,公然違反法律規定,指定的鑒定專家就是對方委託的三人,完全重合。(即便這樣操作,我們依然沒有存在侵權,下文詳細說。)

2017年3月,我們針對證據存在一系列的重大問題——偽造簽名,偽造證據,甚至偽造鑒定文件和無法證明其所提交文件的合法性和有效性,提出疑問,卻被置之不理。

2018年2月,調查時間已超過2年期限,違反公安部相關規定,我們申請撤銷案件。然而,辦案機關不僅不撤銷,反而繼續以「需要調查」為由,給我們辦理強制措施。

2018年5月29日,公司創始人突然被「網上追逃」,從此公司陷入絕境,無法正常經營。

2018年9月,公司兩位創始人被某些人假借「深圳市公安局公交分局」的名義,配合一直派人跟蹤我們的報案人,跨轄區將人帶走

究竟這些人受誰指示,被何種力量挾持,我們不作惡意揣測。但是,凍結資產、拘留、跟蹤,這些想都不敢想的事情在這裡就像兒戲一般,說來就來。這股不合法力量如今正揮舞著它的魔爪,摧毀著民營企業的創業環境。

02

究竟是什麼樣的糾紛,最後會演變成刑事責任呢?

我和合伙人畢業於華中科技大學,2008年,正值大四的我和同學們組隊,代表華中科技大學參加了「機器人足球世界盃」中國選拔賽,獲得了全國冠軍。隨後,我們創業了,2009年,我們完成了平衡車技術的開發

後來,我們被所謂的「投資人」欺騙與其成立合資公司,結果,他承諾的投資並沒有到位。公司步入正軌後,我和幾位同學也被排擠出局。2012年,我們在深圳重新創業,成立了樂行天下科技公司。沒想到,這位前「投資人」敲詐無果,轉而找關係立刑案。

我們自己的發明成果,竟然成了他人謀財、報復的「專利」?

有興趣的朋友可以到我的微博@樂行-周偉 翻閱。和前「投資人」的恩怨,在此不作贅述。

那麼,我們究竟有沒有侵犯其商業秘密呢?

沒有!

公安機關的鑒定報告顯示,我們與其產品源代碼的相似度不超過8%,且相似部分為與硬體相關的底層文件。而在產品開發中,只要用到相同晶元(如Intel晶元),就會產生相似文件,所以就算將我們的代碼與汽車的代碼作對比,相似度可能都不止這些。況且與平衡車相關的核心演算法與技術並不相同,所以並不存在侵權

而對方提供的證據存在一系列的重大疑問,偽造簽名,偽造證據,甚至偽造鑒定文件。甚至無法證據其所提交文件的合法性和可用性。

然而即使是這樣,我們申請撤銷案件,也被置之不理。

我最擔心的,不是被前「投資人」野蠻無理的敲詐;而是為何部分公安人員怎麼能夠如此輕易介入這起糾紛,並採取強制措施,拘留公司合伙人?不顧基礎事實,凍結公司賬戶,資產長達2年,如此荒謬的執法,我們真的只能委屈接受嗎?

03

2018年11月5日上午,最高人民法院黨組召開會議,傳遞學習民營企業座談會上的重要講話,強調充分運用司法手段為民營經濟發展提供有力司法服務和保障。會議表示:堅決防止將經濟糾紛當做犯罪處理,堅決防止將民事責任變為刑事責任。依法審慎使用強制措施,禁止超標地、超範圍查封、扣押、凍結涉案財物,最大限度減少司法活動對涉案民營企業的正常生產經營活動的不利影響。

深圳作為創業之城,為創業者提供最好的創業環境。樂行天下的快速發展和行業貢獻,也獲得了國家各級領導人的鼓勵和認可。前國家副總理劉延東,廣東省省長馬興瑞,湖南省省委書記杜家毫,雲南省省委書記阮成發,國家知識產權局副局長張茂於,及各地政府領導先後到我公司參觀調研給予支持鼓勵。

一個遵紀守法、生機勃勃的企業,本該去創造更大的經濟效益和社會價值,然而,如今我們卻被迫花更多的時間,處理不合法調查帶來的困擾,以及人身安全、財產安全受到的威脅!沒有調查結論,動輒凍結資產、拘留,創業者如何能安心地經營企業?

最高人民法院、最高檢察院發出的消息,讓我們看到了希望,看到了安心在這片土地創造夢想的希望,所以我在此向各部門求助:

求助

1,懇求協助結束這場被操作的案件,和一場持續3年仍無止境的調查,我們渴望被公正對待!

2,懇請相關部門關注,解除相關強制措施。時至今日,公司創始人的人身自由已被剝奪65天!

我們是一群追逐夢想的年輕人,願夢想能在深圳這片熱土上生根發芽,而不是被不法行為所扼殺!再次懇請,希望相關部門予以幫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