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姜姨,

见信好!

看了上一次我写的那篇文章《你为什么对澳洲教育心存焦虑?》后,你说我并没有回答你的问题,今天,我想很直白清晰的说出我的考量,供你参考。

我并不愿意直接给你答案,我想当你安静的看完我的问题,再扪心自问给出答案后,你自然就能做出你的选择。

你是否做得到不攀比?

那天我在Apple Store外面碰到你,你买了两个Iphone XMax,一个给你,另一个给明年上中学的儿子,我清楚的记得你看了看我手里的小米,眼里飘过一丝鄙夷。我理解你没有恶意,但我读出了你的攀比。

教育是为人父母给孩子的最好礼物,而这个礼物真的不能用来比酷。

在咱们中国人的圈子里,攀比无处不在。我用了一年时间才平复了心态,因为我嫉妒为何张三的孩子考上了OC? 我又用了一年的时间才调整了预期,因为我气愤为什么我儿子考不上JR?

老李送她家姑娘上了排名第一的私校,我在大雨中跑到了黄昏,我气愤为什么我自己没有钱也把儿子送去私校?你瞧,我总在这种事情上自己怄气,后来,连我儿子都一脸疑惑的问我:“爸爸,我到底怎样才能满足你的预期?你到底要我上怎样的学校你才能满意?” 我自己想了想,给不出答案。即便孩子去了JR,我看到别人家孩子读了私校也依然心存波澜,而即便我砸锅卖铁送他去了私校,我又该觉得他应该去JR才是最好。

坦率的说,我做不到不攀比。这种东西扎根在中国人的内心深处,代代相传。

你能做到不把学业成绩放在第一位吗?

这个东西很致命。静下心想一想,我们中国人眼中的教育就是学习成绩,这是唯一的标准。

一个学生只要学习成绩够好,其他都无关紧要,一俊遮百丑。只要孩子学业优秀就足够,体育不行,社交不行,公众演讲不行,不自信,又能怎样?

但漫长的人生看的可真不是你读书的成绩,一旦走出校门,再好的成绩都一次清零,人生这门考试不考量你读了哪所学校,你考了多少分数?那些无法用成绩计量的东西才最终决定我们的人生。

她姜姨,你要问问自己,如果你的孩子懂礼貌,运动好,就是考试成绩总在平均分以下徘徊,你是否能够接受?

如果你的孩子品行端正,乖巧,懂事,听话,可是考试成绩总也上不去,你是否能够心平气和,坦然释怀?

不得不承认,我做不到释怀,我就是这样的家长,考试成绩就是我评价孩子的唯一标准。

你是否能抵挡那些来自同胞们的隐形压力?

身为中国人,没有人能够挣脱中国人的圈子。身边总有热心的朋友们给你支招:“该去给孩子补课了,不然就把孩子耽搁了。***补习班教的很好,我家女儿就是在那补课,最后考上JR。”

谁都明白,不是每个家长都心甘情愿的送孩子去补课,不是每个孩子都需要补课,也不是每个孩子补了课都能考上JR,但究竟有多少人能够抵挡住这种压力?

类似的压力其实还有很多,比如说所有的玩伴都在考OC,如果你不让孩子去考,过不了多久就该怀疑自己,自我责备。当同龄的绝大多数孩子都去准备考精英,你特立独行的把孩子留在家中,那种无形的压力会最终让你怀疑人生。

这种有形无形的压力像一个魔咒,它会裹挟着你失去自我,难以自拔。

你要扪心问一问,你是否抵挡得住?

你是否能够接受最终你的孩子没有考取大学?

你可能觉得这是个无知的问题。因为随便问问我们的同胞,百分之百的父母都会告诉你考取大学只是中国孩子接受教育的最低可接受结果。而我想告诉你,只有69.7%的Y12 的学生参加HSC(新州高考),也就是说剩余的30%的学生根本就没有坐进考场,而这些学生遍布在每一间学校,这种几率在私校,教会学校,普通公立中学要高出很多,据说,很重要的原因其实是同学间的影响,如果同班里绝大多数同学都选择不高考,那么这种影响是巨大的。如果有一天,你的孩子回到家告诉你,他不参加高考了,你是否可以坦然接受?

如果你看看你工作的单位,你的上司,很多人都没有参加过高考,甚至很多人都没有大学学历,只是拿了几个Certificate,Diploma,但丝毫没有影响他做你管理层,做你的领导。

但你要想一想,即便孩子愿意,你究竟敢不敢和孩子一起赌上一把不上大学?

你唯一的方法就是高压管教,可曾尝试过因材施教,因势利导?

我们每个人都明白每个孩子都不同,每个人都有不同的天赋,每个人都有自己的节奏,有的孩子自醒的早,有的明白的晚;有的孩子坐到钢琴前无师自通,可是为一道简单的数学题能熬到半夜;有的人少年得志,有的人中年开窍。可是你不得不承认,华人的世界里,对孩子的教育用的是同一把标尺。

我们的逻辑是既然同一所学校,同样的教材,同样的老师,张三能考90分,李四,王麻子就没有理由考不到。我们对孩子管教的哲学简单粗暴,我送你去上学,就是要考出好成绩,考不好就是你的错。

我们并不善于挖掘每个人的天赋,我们从不相信因材施教,所以就不会因势利导。所以,太多的人才被无情埋没。

她姜姨,我记得你家大公子痴迷画动漫,你会允许他在这方面自由发展吗?我想你不会,换做我,我也不会,因为或许他未来能够在这方面大展才华,但我的理念告诉我学习成绩不好,其他的都是不务正业,所以我宁可牺牲他的爱好也要让他学好数理化,这个世界不缺他一个画动漫的,但我的孩子不能没有个大学文凭。

END

以上的五个问题,我知道你的答案,因为绝大多数的中国父母都和你我一样,你不孤单。

所以,这就是我为何说考精英是我们的孩子们的最佳选择,因为相比私校,教会学校,普通公校,精英中学需要好的考试成绩才能被录取,这本身就是咱们的强项,但凡应试,中国人绝对能力一流,这也顺道满足了我们大人的虚荣。

再者,现在精英中学的氛围已然变为学术至上,这俨然就是为咱们打造,“一心只读圣贤书,两耳不闻窗外事”,校外补课就可以解决所有的问题。

你也用不着担心孩子们考不上大学或者根本不去考,精英中学几乎所有的学生都奔着高分而去;你也不用担心孩子变坏,这些层层关卡,各种考试选拔出来的乖乖虎早已丧失了变坏的勇气。即便有,也比传说中可怕的公校几率要小出很多。

你瞧,精英中学满足了我们的所有期待,万一孩子们一不小心考进了James Ruse, 在一段时间里和一定程度上那可差不多是光宗耀祖的荣耀。

退一万步,万一孩子补课了,努力了,没考上,咱也就死了心,认了命,咱也没损失啥,大不了第二年从头再来,七年级还努力考精英的中国孩子不也大有人在嘛。再说了,实在不行,送孩子去私校,别说你有钱,那些砸锅卖铁供孩子上私校的家长又不是没有,但,她姜姨,恕我直言,如果你还是放不下我问你的这五个问题,伊顿公学也教不出你想要的孩子。

但是,如果你能放下以上的五个问题,那你的孩子上什么学校真的就不重要了,而且,相信我,他上什么学校都不会差。

都是大白话,或许你也不爱听,但我还是劝你一定要让孩子考精英。

作者简介

朱恺

生于三秦,求学上海;子承父业,从医六载;然心浮气躁,弃医从商,为斗银几两终日奔忙。及至不惑,顿悟菜根谭:厚德以积福,逸心以补劳,修道以解厄;遂举家客居悉尼,一图耳根之清静,二享尘世之鸿福。人生苦短,迷途知返。闲时舞文,动时泼墨。睁眼看澳洲,拙笔写人生,无他,供尔等谢馆秦楼,散闷消愁。

Related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