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原文作者:ABC政治事务记者Jackson Gothe-Snape)

无论有没有移民,墨尔本都会是一座人口众多、繁华的澳大利亚都市。 (AAP: Julian Smith)

大多数悉尼人和墨尔本人几乎都不会注意到总理对削减永久移民人数的提议。

关键看点

  • 永久移民代表着不到一半的人口增长

  • 悉尼和墨尔本大部分移民增长主要集中在大学和移民社区周围

  • 政府承认削减移民将会为预算带来负面影响

毕竟,人口增长大多是由外国留学生新生儿推动的。

这是谁说的?澳大利亚总理斯科特·莫里森。

今年五月,正如自由党中的保守派要求削减永久移民一样,当时的国库部长斯科特·莫里森淡化了永久签证[对人口增长]的重要性。

“就人口增长而言,永久移民入境并不是一个重要因素,”他告诉商业广播电台3AW。

“临时移民和自然增长占人口增长的80%。”

现在,总理莫里森先生却改变了这一看法。

道路堵塞、公共汽车和火车人满为患,”他在周一(11月19日)晚上的一次演讲中说,确认了削减永久移民的承诺。

“我们将在明年进行调整,这不应该令人感到意外。”

永久移民并没有那么多

永久移民是澳大利亚人口增长的一个相当大的组成部分,但还占不到一半。

截至到3月份的年度人口增长率是永久移民计划规模的2.5倍,加在一起为38.1万人。

永久移民计划去年发出了16.3万个签证。

人口的自然增加,即减去死亡人数之后的出生人数,为14.4万人。

另一个主要驱动因素是澳大利亚临时居民人数的增长,例如外国留学生或在澳大利亚待上一年或一年以上的工人。

鉴于临时签证与永久签证的递进关系,例如国际留学生在找到工作后最终会转为永久签证,因此要改变就必须对整个移民计划进行修改。

事实上,超过一半的永久签证获得者之前在澳大利亚获得过临时签证。

莫里森总理在演讲中表示,这也可能是[移民制度]改革的内容。

“考虑[改变]我们的永久签证设置,还需要对有多少人能以临时签证进入澳大利亚的上游政策进行修改,”总理说。

聚居度

虽然移民只是人口增长的一小部分,但在全国各地的分布却不平衡。

这意味着澳大利亚的某些地区发生了迅速变化,而其他地区变化却不大

澳大利亚近年来的移民涌入悉尼和墨尔本的人数远远超过其他城市。

这不仅仅是初始数字,即新移民占这两个城市人口的比例也高于其他地方,因为移民被工作机会和社区网络所吸引。

然而,悉尼和墨尔本的大片地区却没有这种移民的大量涌入。

相反,移民已集中到特定地点。

在墨尔本,2016 – 17年的主要增长在东南部的蒙纳士大学中央商务区附近都很明显。

许多这些[临时]移民将会是国际留学生,这种可能性再次突显了临时签证对解决任何拥堵辩论的重要性。

Melbourne, RMIT and Monash universities attracted large numbers of migrants in 2016-17. (ABC News/Stamen Design)

(墨尔本大学、皇家墨尔本理工大学和蒙纳士大学在2016-17学年吸引了大量的[临时]移民。)

在悉尼,移民涌入比较集中在帕拉马塔(Parramatta)周边地区。

Sydney’s inner suburbs and Parramatta attracted large numbers of migrants in 2016-17. (ABC News/Stamen Design)

(悉尼内城区和帕拉马塔(Parramatta)在2016-17年度吸引了大批的移民。)

代价是什么

联邦城市部长艾伦·塔奇(Alan Tudge)今天(11月21日)早上表示,由于移民计划的缩减,预算将会遭受打击。

尽管受到一再追问,但他没有做详细说明。

之前的报告认为减少3万移民会让联邦预算损失5亿澳元。

莫里森总理本人估计,削减8万人左右将导致预算每年至少减少10亿澳元,因为这意味着参与经济活动的人数会减少。

“通过技术移民项目来澳的人数实际上会按比例下降,他们实际上都是在纳税、有工作、为经济做出贡献的人,”他在2月份曾表示说。

9月份,政府报告出人意料地出现了微小的预算赤字,其主要原因是意料之外的税收收入增加,价值约140亿澳元。

这使得负担这类开销变得更加容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