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煮哥是非典型白羊男,一般生活中是很好打交道,不怎么事儿多,一切随遇而安的人。但是一下馆子,可以秒变处女男,非常注意细节,大概跟我轻微强迫症加洁癖有关。

生活中总有一些馆子可以完美的从进门的一瞬间,就触发大煮哥脆弱的神经。今天就盘点一下什么样的饭店,什么样的事情,可以让我在上菜前就开始倒胃口。

1. 乱堆乱放

生活中总有大量的不拘小节的人,东西乱丢乱放,对讲究秩序的大煮哥来说,是极难容忍的。

在做餐饮这行,整洁,秩序是绝对不可轻视的。根据餐馆的定位高低,针对的客户人群不同,装修的预算不同,老板的审美设计不同,饭店的装饰装潢总会千差万别。但是,东西绝对不可以乱放!

比如上面这个餐馆,一进门看到的网吧海报是什么鬼?下面摆放着扫把,簸箕,纸箱。对于一进门的我,有种走向垃圾箱的错觉。哥实在是想不出老板用卫生器具来欢迎顾客到底是几个意思?难道在向顾客们表明,本店是卫生标兵吗?

如今很多饭店都采用敞开式厨房,让客人们可以看到厨房的操作,来降低大家对卫生标准的疑虑。但是上面这家饭店在敞开式厨房的玻璃窗下乱堆乱放,纸箱扔的满地都是。不知道老板是如何有勇气将餐馆开下去的!

在就餐区域出现大量与食品无关的垃圾,是大煮哥第一个不能容忍的。

2. 粘鞋底的地

客人进门后可能有服务员带领,或者自行寻找座位。在走到座位期间,我最忍受不了的是油腻粘鞋的地面。中餐的特点就是味重油大,在上菜的过程中免不了泼泼洒洒。

很多小饭馆似乎都不太在意油脂汤汁在地面的积累,以至一段时间后地面变得油腻,湿滑,粘鞋,甚至散发出酸臭的味道。听着鞋底发出的说不上来的声音,胃口基本要倒掉大半了。

3. 高低不平和摆放拥挤的桌椅

很多餐馆采用小方桌拼拆的方式根据一起用餐的客人人数不同进行调整。往往我们都会碰到桌子高低不平的情况。桌子都调整不平的餐馆,我是不指望他们的菜品出品水平可以维持一个水平的。

还有,为了提高楼面的利用率,很多餐馆桌椅的摆放过于拥挤。落座后稍不注意就会跟和身后的食客来一次亲密的背靠背。进出座位需要提臀,吸气,收腹。没练过愈加都不好意思去吃饭!

4. 丐帮流传下来的餐具

不知道多少次,碰到各种缺边,少沿儿的盘子碗儿,各种只剩半个嘴儿的茶壶。我是多么想把这个碗顺走,说不定在路边还能赚点钱。

难道老板就是这样用大清朝流传下来的古董招待客人的吗?!

最后谈谈为什么我还没有去吃里弄。

最近悉尼山区美食届最大的新闻大概就是主打上海小吃的里弄开业了。

周围好多朋友们前仆后继都去尝试过了,有很多人都跟我吐槽过。虽说没有达到几个月前全聚德的空前全民吐槽程度,但是也是槽点不断。以至我到现在都没有下决心去尝试一下。

根据我得到的信息和数次经过门口而不入的第一手资料来看,有这样一些集中槽点。

菜式:

作为悉尼上海天同集团的旗下饭店,我倒是在不同的分店吃过好多次。既然是主打沪式小吃,我每次主要也是尝试生煎包,小笼汤包,汤面,炒面,菜炒饭等适合我这扬州人胃口的菜式。

而新开的里弄,在结合了上海小吃的基础上,又融入了流行的川菜菜品。所以我还是没办法下决心去上海菜馆里去吃川菜,或者说去做川菜的上海菜馆里吃上海菜。总之,感觉我暂时头脑有些乱。

收茶费:

作为一个吃货,我很不好意思地承认,不管国内国外,吃了那么多,亲自去交钱的经历很少。悉尼很多稍微好一点的老粤菜馆大概是香港的规矩,按人头收茶钱的。对于曾经在餐馆后厨打过工的留学生来说,我是知道他们所谓的茶,是十几二十斤超大包装的碎茶。把白开水卖出可乐的价格,估计也就是精明的香港人想出来的主意。

总的来说,收茶钱,算是中高档粤菜馆的标配。但是对于一个普通的大排档式的菜馆来说,就有一点点过分了。里弄的定位我认为还达不到收茶钱的程度。我还是能感受到食客们在被收茶钱后一点小小的震惊。

服务:

餐饮业作为服务行业的重要组成部分,很多老板似乎更愿意把自己从服务业中分离出去。虽说不需要做到海底捞那样的夸张,但是,一颗服务大众的心是必不可少的。

听到有朋友吐槽,从外面带进里弄的咖啡不让喝,还没喝完的奶茶服务员未经询问就收走,确实就让人感到有些不适了。既然已经收茶钱了,也应该去看看那些有底气收茶钱的馆子,是怎样的服务质量。

所以,在这里向那些经常问我,“哥,你有没有去吃里弄” 的朋友们说一下,暂时我还没有去吃的计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