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澳洲,

藏著這樣一位普通的中國老人。

她的丈夫是受人敬仰的將軍,

可這樣的丈夫卻慘被斷頭!

她貴為將軍夫人,

可對於如此榮耀的身份,

卻絕口不敢提,即使年近百歲,

遠在澳洲也不敢說出自己的身世?!

在她的背後,究竟藏著一個怎樣,

令人感慨萬千,驚心動魄的故事!

她,就是王志芳

1916年,她出生於江蘇南京,

幼年時,遭遇喪母之痛,

父親再娶,可繼母容不下她,

只能由親姑母撫養長大,

年幼的她嘗遍了缺失親情的心酸。

等到稍大些,

父親又將她指婚給一個商人之子,

那個年代的姑娘,

都遵守「父母之命,媒妁之言」,

沒想到她竟不肯屈從,

寧死也要爭取自己的幸福。

而當你知道自己想要什麼時,

命運才會給予你想要的東西,

她想要的愛情,不久後真的來了。

民國時期的南京

她等到的人,叫陳中柱,

這是一個足以載入史冊的中國男人!

他比她大整整10歲,

是來自江蘇鹽城一個農民家庭的貧苦孩子,

父親早逝,他和母親相依為命,

靠耕種維持生計,

鄉里的地主、惡霸還經常欺凌他。

小小年紀遭遇如此多苦難,

可他卻是純真善良,待人溫和,

也十分的聰慧,儘管家境貧窮,

只能讀到初中,但他卻特別喜愛讀書。

1925年,他隻身去上海謀生,

當上了一名電車售票員,

因為工作經常接觸進步學生和工人,

他也受到了當時革命思潮的激勵。

1927年,北伐大軍進入江蘇,

他也興奮地回到家鄉,

準備投身轟轟烈烈的革命,

可不久後,

蔣介石發動了「四一二」反革命政變。

心灰意冷的他,經堂兄陳獨真介紹,

到南京進入蘇省警官學校學習。

不久後他便轉入南京軍官研究班,

也就是赫赫有名的黃埔軍校前身。

陳中柱

1934年,有一個,

正就讀黃埔軍校的男子暫住王志芳家,

這個男人不是別人,正是陳中柱。

他意氣風發,才華橫溢,

她溫婉美麗,善解人意,

兩人漸漸互生情愫。

不久後,這對才子佳人就結為伉儷,

開啟了一段傳奇的愛情故事。

王志芳與陳中柱

丈夫陳中柱從黃埔軍校畢業後,

先是任中央大學軍事教官,

後又在江蘇政府及津浦鐵路任職。

1937年抗日戰爭全面爆發,南京淪陷,

那時,他們的長女才兩歲,

她又剛剛誕下了一個男嬰,

正是最需要丈夫陪伴照料的時候,

而丈夫得到了去重慶後方的任命。

因目睹日寇在南京的罪惡行徑,

丈夫心中發誓要為中華民族血灑疆場,

堅決向上級表示:

值此軍情緊急、民族生死存亡之際,

身為黃埔畢業生決不後退,

請求留在前方!

而讓人沒想到的是,

那麼需要丈夫的時刻,

她卻堅定的支持丈夫戎馬報國,

讓他留在前方,才22歲的她,

在戰火紛飛中,為保護兩個孩子,

獨自帶著兩個年幼的孩子,

毅然踏上了前往重慶的路。

王志芳、陳中柱和大女兒

她和孩子們歷經千辛萬苦,

終於安全到達重慶。

飢餓和寒冷,他們挺過去了,

日軍的狂轟亂炸,他們也躲過去了,

可她怎麼都沒想到,剛到重慶不久,

小兒子就因病離世了!

她悲痛不已,

千方百計打聽丈夫在前線的消息,

那時丈夫正號召津浦鐵路沿線職工,

和青年學生們拿起武器抗擊日軍。

丈夫還接受了北伐名將李明揚的委任,

到泰州擔任魯蘇皖邊區,

游擊總指揮部第四縱隊少將司令。

由於他治軍有方,

所率的第四縱隊在戰場上戰鬥力極強。

可當時的中日作戰實力,

懸殊實在大到難以想像!

來看一組大數據,

1937年,日軍擁有的武器裝備,

是國軍的2倍以上。

日本有作戰飛機1600架,

中國僅有223 架,

日本有艦艇285艘,

中國僅有60餘艘。

到發動全面侵華戰爭時,

日本的軍事動員體系,

已達到世界一流水平。

不僅軍事實力比不過,

中日士兵之間的差距,

你也根本無法想像,

因為當時中國,

沒有現代化徵兵制度及全民動員機制,

軍人地位不高,士兵大多數,

都是文盲半文盲,看不懂情報,

作戰素質低,行事隨意。

這是一張中國士兵體檢時的照片,其暴露的肋骨、基本沒有肌肉的腿,很可能在一次高強度衝鋒後死亡。

這些骨瘦如柴的中國士兵,他們因肌肉太少,不但體力差、持久力差,也無法應對寒冷、炎熱和飢餓。

日本士兵正在製做年糕,對日本士兵來說,親身製做年糕的目的更像是為了取樂和鍛煉體魄。

就是在這樣敵強我弱的現實下,

面對敵人的強悍與兇殘,

她的丈夫陳中柱還是和,

千千萬萬個滿腔熱血的中華兒女一樣,

毅然奔赴戰場,拚死一戰,保家衛國!

台兒庄戰役極為壯烈,

陳中柱當時帶著自己的部隊浴血死守,

在歷時1個月的激戰後,

獲得了勝利,史稱「台兒庄大捷」。

這也是中國抗日戰爭,

正面戰場的首次勝利!

之後,陳中柱又先後率領部隊,

與日軍多次開戰,屢立奇功。

他就像一隻隱藏在暗處的狙擊手,

給日軍造成了極大的困擾,

正是因為他和將士們的英勇善戰,

日軍減緩了對中國的急劇鯨吞。

日軍對他恨之入骨,

甚至發出懸賞令:

誰能帶回陳中柱的人頭,

高額懸賞5萬大洋!

本來作戰死亡率就極高,還被懸賞,

他本應躲在後方指揮,

這樣就沒有太多的性命之憂,

可每遇戰事,他還是身先士卒,

一次次的去重創日軍,

而日軍就一次次的,

提高懸賞他人頭的價格。

他還參加了著名的徐州會戰,

這場戰役中國軍約60萬,日軍24萬,

中日兵力比6:2,可結果卻是,

中國軍隊損失10萬人以上,

才遲滯了日軍進攻的腳步,

實在太過慘烈!

而這場戰鬥結束後,

她一直就沒收到過丈夫的任何消息,

有人說他受傷嚴重,

還有人說他已經陣亡

……

可她怎麼都不肯相信,

東拼西湊借來路費,

帶著女兒就四處輾轉。

終於在蘇北,

找到了身負重傷的丈夫,

她再也不願離開他,

生怕一走便是天人永隔,

要求隨軍,跟著一起,

去槍林彈雨的前線吃苦。

生活顛沛流離,她卻甘之如飴,

無比珍惜和他在一起的,

每一分,每一秒。

因為每次告別,都可能是永別!

1940年,她為他生下二女兒,

1941年,她又再次懷孕,

而6月,他又要奔赴戰場,

他和她深情地告別:

「志芳,我是個軍人,

保家衛國是我的天職。

我要走了,不管生男生女,

都要取名陳志,要他繼承父志。」

之後,他就毅然決然地奔赴戰場,

可將軍一去,再無歸期!

6月7日他的部隊遭到日軍圍攻。

這場戰爭一開始,

就力量懸殊,敗局已定,

日軍本以為幾小時就能結束戰爭,

可在他的堅守之下,整整打了3天3夜。

他被敵人的機槍掃射,連中六彈,

曾經戰無不勝的將軍,再也沒能爬起來!

而之後欣喜若狂的日軍把他的頭割下,

喪心病狂地將他的頭顱掛在桑樹上示眾,

之後又獻給司令南部襄吉邀功請賞。

聽聞丈夫喪命的消息,她悲痛欲絕,

看到丈夫的無頭屍體,她更是幾度暈厥。

丈夫壯烈犧牲了,年僅35歲,

她成了寡婦,年僅25歲,

兩個女兒還沒長大,

她肚子里即將出生的孩子,

甚至連父親一面都沒能見到!

可她在如此悲痛之中,

居然做了這樣一個決定:

找日軍司令南部襄吉,

討要自己丈夫的頭顱。

身邊的人都勸她不要冒險,

因為她也正遭日軍的追捕,

更何況日軍兇殘,眾所周知,

她去找日軍,不是羊入虎口嗎?

可她決心已定:丈夫是為國而死,

一定要讓他體面而有尊嚴地下葬。

就是和日本鬼子拼了命,

也一定要回人頭,把丈夫完整帶回家!

她挺著大肚子,帶著年僅6歲的大女兒,

隻身走進南部襄吉的司令部,

南部襄吉喝問:你是什麼人?

她高聲回答:

我是陳中柱將軍的夫人!

來要我丈夫的人頭!

南部襄吉問:

陳將軍的夫人?陳將軍有幾個夫人?

她回答:

陳中柱將軍只有我一個夫人!

她的勇氣連兇殘的日本人都敬佩不已,

南部襄吉將她帶入一個房間,

只見條案上放了一個紅木盒,

內裝一隻大口瓷瓶,

而丈夫的頭就泡在藥水里!

那一刻,她再也控制不了情緒,

所有的堅強瞬間崩潰決堤,

只剩下淚流滿面和無法言說的痛!

南部說:我們是兩個國家,

陳司令為他的國家,我是為了我的國家。

但我們敬佩他的英勇,敬佩他的精神。

我們還要為陳司令舉行一個儀式,

我們敬仰他的忠勇,

他是中國真正的英雄。

之後,南部上香、行禮,

士兵舉槍致敬,她離開時,

日軍都齊刷刷地向她行禮。

回到住處,她紅著眼,

用那雙日日夜夜為丈夫縫衣服的手,

將丈夫的頭顱縫合到身體上,

一針一線,都是挖心的疼!

兩個月後,她生下了遺腹子,

為他取名「承志」,

望他繼承父志,忠勇為國。

而她自己也繼承著先夫的遺志。

之後的她也加入抗戰的隊伍,

冒著生命危險在上海、南京等地,

採購部隊急需的藥物,

力所能及地支援游擊隊打擊日寇。

1945年,日本投降,

中國終於迎來了抗戰的勝利!

國民政府為陳中柱召開隆重的追悼會,

並追贈陳中柱為中將軍銜,

她和子女享受烈屬待遇,

蔣介石親自給她頒發5萬大洋的撫恤金。

時至今日,在台北,

蔣介石親筆榜書的忠烈祠里,

依舊掛著一張陳將軍的戎裝照片,

他濃眉大眼,儀錶堂堂,神情安詳剛毅。

而不久後國共兩黨內戰結束,

新中國成立了,

那時她和子女都選擇留了下來。

可安穩日子還沒過多久,

丈夫曾經的榮光,

就給她帶來了牢獄之災!

1951年,她以歷史反革命罪被逮捕,

判刑5年,好不容易出獄後,

又在之後的各種政治運動中遭受批鬥,

她的兒子成績優異,

卻也因為父親的原因而無法上大學,

各種無法想像的現實磨難,撲面而來,

……

可能是對自己曾深愛的祖國,

太過傷心,

多年後,她去了澳洲定居,

隱姓埋名,一晃人生已到垂暮之年。

當有人問起她的身世,她的經歷,

她總是搖搖頭,絕口不提。

後來有人找到她,對她說:

王奶奶,你的男人是英雄。

向來波瀾不驚的老人,

開始無聲地抽泣著,最後嚎啕大哭,

哭了一夜都難以停止

……

她說:「憋死了,憋死吶!

我哪裡敢跟人說我家老頭是英雄啊,

解放後我坐了牢,

說我是國民黨軍官的老婆哎!

光復以後,國民黨政府把我當烈士遺屬,

蔣介石親自給我批的撫恤金,

5萬大洋,解放以後這全都是罪狀吶!

老頭子給我留的四座小洋樓,

全都給沒收的勞……

我讀過書哎,是在匯文學院讀地,

又在軍統報務培訓班讀地,

不敢說哎,抓我坐牢時候,

我就說我沒得文化,是文盲,

這才把我放得吶。」

她不敢去提太多坐牢的那段歲月,

只是反覆地說:還是怕,還是怕哦,

你不曉得我們經歷的是什麼,

比豬狗都不如哎!

儘管歷經不公與絕望,遠在澳洲,

可她還是深深的愛著自己的祖國,

她教育子女們:要永遠熱愛中國。

全家五代同堂合影

1999年,83歲高齡的她,

賣掉自己在澳洲的房子,出資30萬,

在丈夫陳中柱老家,建湖草堰口,

設立了「陳中柱獎學金」,

2006年,90歲的她又拿出5萬澳元,

捐資以陳中柱命名的中柱中學

……

她還把丈夫所有的遺物,

以及珍貴的歷史資料、烈士證書等等,

都一併交給了,

國家烈士紀念館、博物館保存,

以緬懷先烈教育後代,

就連自己珍藏十年的,

抗日戰爭勝利60周年的紀念章,

她也一併交了出去。

晚年的她曾多次回國,到了100歲,

她也還是不顧身體執意回國。

那次她再去丈夫的墓地時,

天下著大雨,她遲遲不願離去,

只是一遍一遍地看,

一遍又一遍地撫摸著墓碑上的字,

……

在泰州市烈士陵園,老人家看到丈夫的照片濕了眼眶。

2017年11月12日,

101歲的王志芳老人,

永遠告別了這個世界,

飛往天國與日思夜想的他團聚去了!

家國傾覆,她一個弱女子,

孤闖敵營,討回丈夫頭顱。

遭遇不公,卻仍心思故國,

一腔愛國情,從未更改,

她的勇氣,她的大義,令人汗顏!

可我們今天的中國,

有多少人知道這位英雄背後不凡的女性?

又有多少人知道,

她的英雄丈夫的名字?

國民黨在整個抗日期間,

犧牲了300多萬將士,傷200多萬,

包括數名上將,幾十名中將,近200名少將,

整個二戰的盟軍戰場,沒有哪一個國家,

付出過如此慘烈的代價。

抗日戰爭的勝利是國共兩黨的合作,

是所有取義成仁的中國將士們,

一起浴血奮戰而取得的勝利。

可時至今日,因為歷史原因,

還有很多被時代進步,

所遺忘的倖存國民黨老兵,

他們曾把青春獻給了祖國,

卻獨自在困境中緬懷過去,

沒有任何立場為他們吶喊,

民族良心如何能得到撫慰?

一寸山河一寸血,

一抔熱土一抔魂,

這些被歷史埋沒的英雄們,

正是因為有了他們,

才有了我們今日繁榮的盛世中國,

飲水思源,牢記英雄,

這必須是,

我們這些安享太平歲月的晚輩們,

應盡之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