咱们中国土生土长的道教蕴含了很多中国人特有的智慧。先贤老子告诉我们,“一生二,二生三,三生万物”。很多看似不相关的事物都有其内在的联系。

比如足球和美食。

大煮哥从小喜欢踢球,至今已经踢了30多年,在业余小伙伴里,算得上中上水平。判断一个新来的球友水平高低,不需要上场操练,单单凭场下几脚看似普通的传接球就能知道个八九不离十。

传球的力道,准确性,脚触球的位置,出球瞬间的动作幅度,速度。接球时第一脚触球后球离身体的距离,下一个动作的连贯性,身体的协调性等等都可以告诉你这个球员的水平高低,可以预测他在场上的作用和表现。

所以,并不需要看在场上是不是可以过人,是不是可以玩儿踩单车,是不是可以打凌空,玩儿倒挂金钩,蝎子摆尾。足球最最最基本的传接球水平最能说明问题。

美食也是一样。

周日在外面闲逛,进了一家粤菜馆,翻了两遍菜单,最后还是要了一份干炒牛河。对于不太熟悉的菜馆,我会根据菜系点最基本的,就是想跟足球一样,根据厨师的基本功来推断其他菜品的质量。

干炒牛河就是粤菜厨师的基本功,讲究的是锅气。那种猛火快炒体现出的丝丝焦香的味道,不太好言传,只能意会。只有不断地去各个饭馆小店尝试,才能慢慢体会到。最后放入一小把韭菜根,不能太早,以防韭菜变得太软,也不能太晚,没有断生而带辛辣的味道,就是要刚刚好。

很多不好吃的的干炒牛河常见问题,就是缺锅气,河粉太硬,没有炒开,堆叠在一起不入味道,牛肉太老等等。我的观察,但凡干炒牛河做得不错的粤菜馆,其他的菜也不会差。

川菜,重油重料,吃的就是麻辣对味蕾的刺激。对于川菜馆,我喜欢吃的是鱼香肉丝和宫保鸡丁。鱼香和宫保是川菜的基本味型,也是考验川菜厨师基本功的菜式。相对于其他的藤椒鱼,水煮肉片来说更见功力。那种麻辣在刺激舌头的同时,也使味蕾对口味,口感的判断大打折扣。

鱼香肉丝要做到肉丝粗细均匀,不要有一大坨连刀肉。郫县豆瓣酱要刚好,不能太辣,也不能太咸。入口后先是酱香,跟着是醋的酸然后一点点回甜才是一盘好的鱼香肉丝。

宫保鸡丁的鸡丁要嫩,不能做成重口的糖醋,微微带甜酸,同时有干辣椒带来的微辣,更多的是干辣椒过油后的香,配上油炸花生米,才算得上是一盘好的宫保鸡丁。

去吃东北菜,我常吃的是锅包肉和酸菜白肉。东北菜的特点就是量大粗狂,各种乱炖。但是锅包肉算是特例。肉片要薄,裹干土豆淀粉和米粉在高油温下炸到香脆,配甜酸汁。汁水不能太多把炸硬的肉泡软,又不能太少,让肉片裹不到酱汁。吃的就是酥脆又有点糯糯的外壳和一点点甜酸混合的肉香。酸菜白肉,我喜欢吃肥肉,肥而不腻,酸菜的酸中和了肥肉的腻,剩下的就是东北特有的混着酸味的肉香。

作为伪扬州人,我最推崇的还是淮扬菜。在淮扬菜里,食材都是最普通的青菜豆腐猪肉。能把这些普通的食材做得不普通,那才是需要真功夫。从文思豆腐的刀工,大煮干丝的鸡汤,蟹粉狮子头的软嫩,扬州炒饭的金包玉。每样菜式都透出脱胎于盐商私厨对精致生活的追求。

球迷看球要看门道,欣赏美食,也要知道哪里是门道。不要再让浓油重料欺骗我们的味蕾,学会品鉴厨师的功力吧。

我知道你们看完一定想说这句话,我替你们说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