閱讀導航

  • 前言
  • 澳洲的「真假中餐」
  • 澳洲知名中餐廳近年來紛紛倒閉
  • 在澳經營中餐廳,路在何方?
前言

 

古語有云,「民以食為天。」

 

自從十九世紀中期,第一批中國契約勞工們穿過大洋彼岸來到澳洲,與他們一起到來的同樣還有來自中國的食物。在19世紀50年代的淘金熱中,澳洲的中國移民數量達到了頂峰。與此同時,許多移民也開始在澳大利亞經營中餐廳,為中澳工人們提供中國食物。

 

歷史學家Barbara Nichol提到,「在1890年,澳洲三分之一的廚師都是中國人。」

 

眾所周知的是,自從1901年引入「白澳政策」後,中國人移民到澳洲的行為就暫時停滯了。 但不為人知的是,這一政策中其實並不包括中國廚師。在二戰結束之後,澳洲政府又恢復了鼓勵移民來到澳洲提升經濟發展。1972年,惠特拉姆(Edward Gough Whitlam)就任總理數周后代表澳大利亞正式承認了中華人民共和國。

 

「中澳建交之父」惠特拉姆 (來源:FT中文網)

 

根據澳大利亞統計局(ABS)2018年2月發布的報告,在澳洲共有約52.6萬在中國出生的居民,在過去五年內增長了36%。在2016年的人口普查中,在澳洲共有超過120萬人具有中國血統(Chinese ancestry)。

 

除了這些日益龐大的華人群體,澳洲其他人群對中餐的熱衷也是有增無減,使澳大利亞的中餐廳如同雨後春筍般層出不絕。

1

澳洲的「真假中餐」

對於許多澳洲人來說,拆讀 「幸運餅乾」(Fortune Cookie)可能是在澳洲中餐廳用餐的必備環節。

 

這種中空的三角型酥餅遍布澳洲的中餐廳,每個客人都可在用餐後免費獲得。餅乾裡面裝有紙條,有的上面寫著孔子名言的英文翻譯,有的是心靈雞湯,也有一些令人讀後莞爾一笑的幽默格言。

 

來源:Lovemoney

但是這些澳洲人在有朝一日終於能去中國旅遊的時候,或許會大失所望了:在中國本土的中餐廳中,根本沒有類似「幸運餅乾」的存在。

 

另外還有在澳洲中餐廳中特別流行的一道菜叫「Sung Choi Bao」(生菜包)。

 

來源:delicious

 

這道菜在菜單上一般作為前菜供應,用肉餡和少許蔬菜炒成,並放置幾片生菜葉,食用前需要用生菜把餡包起來。說來慚愧,作為一個正宗的中國人,筆者第一次食用這道菜時還得讓一個澳洲朋友手把手地教。

 

根據網易新聞報道,2003年,英國BBC電視台主持人鄧扶霞前往中國湖南考察半年,並收集當地各中餐館菜單,但當地並沒有人聽過那些在海外鼎鼎有名的「中國菜」,更別說在菜館中供應。

 

還有許多的澳洲中餐廳「涉獵甚廣」,菜系遍布五湖四海。雖然聽起來有點不可思議,但是你幾乎可以在一家店品嘗到亞洲各國的菜肴:日本的壽司、韓國的烤肉、印度的咖喱、越南的米粉、甚至還有新加坡炒飯…

 

來源:Wordpress / Mabel Kwong

即便打著「中餐」旗號的餐廳如此之多,但其實在許多澳洲華人聚集的區域(比如悉尼的Chinatown、Burwood、Hurstville等),還是有不少地道的中國餐廳。

 

而近年來隨著澳洲人生活步伐的加快,煎炸油膩、高糖高鹽的「中式快餐」也開始無處不在。譬如在各個購物中心美食廣場(Food Court)中賣得最好的中餐之一「糖醋裡脊」(Sweet Sour Pork) 。

 

如今這些「中式快餐」在澳洲的突出地位,或許可歸因於澳大利亞美食廣場中的中餐商業化。在美食廣場,顧客們幾乎無需等待,便可以非常優惠的價格獲得中餐。而對於商家來說,油炸和預加工的食物,無疑更易於獲取且易於製備。

2

澳洲知名中餐廳近年來紛紛倒閉

根據《悉尼先驅晨報》的一項調查顯示,一般餐館開業6個月後才能收支平衡,在悉尼,餐館因資金不足以及經營管理不善而倒閉的比率高達50%,且亞洲餐館的倒閉率還高於此數字。

 

近年來,有許多聲名顯赫的澳洲中餐廳紛紛倒閉,有一些餐廳進入了清盤接管程序。

Tim Ho Wan(來源:Good Food)

 

2018年6月,餐飲巨頭、米其林星級餐廳——添好運 (Tim Ho Wan)決定退出悉尼。

 

在2009年,Tim Ho Wan成立。在短短几年的時間裡,成長擁有超過45個海外餐廳的國際品牌,並於2015年擴展到悉尼,並一時成為悉尼「網紅」餐廳,風頭無限。

 

2018年7月, 悉尼唐人街高檔餐廳外灘海鮮(Waitan Restaurant)在開業5年後宣布破產,並委任清算人處理130萬澳元的債務,其中包括欠稅局和新州政府財政收入辦公室100萬澳元。

外灘餐廳 (來源:Domain)

 

據悉,開業前該餐廳曾豪擲1000萬澳元裝修,並聘請名廚John Rankin主理。外灘海鮮主要針對高端消費者,花1萬澳元可享受會員資格,比如 VIP包間、代泊車等專享服務。

 

受中國反腐倡廉行動的影響,整個高端飲食行業大受影響,外灘餐廳也不例外,生意開始一落千丈。2017年初,外灘集團的其他董事全部辭職,59歲的孟凱成為唯一的董事,隨後2018年,公司進入清算。

 

2018年11月,悉尼最受歡迎的中餐廳之一百福(King』s Seafood)在其中一位創始合伙人去世後突然倒閉。11月22日,在悉尼西北的Eastwood百福餐廳舉行的拍賣會吸引了許多人的前來。

 

百福餐廳(來源:Real Commercial)

 

據銷售代理商、房地產企業Savills Metropolitan Sales的大都會和地區銷售副總監塔克斯沃思(Nick Tuxworth)證實,百福餐廳流拍後的售價目前為850萬澳元。

 

為什麼近幾年來,中餐館在澳大利亞的經營越來越難?

3

在澳經營中餐廳,路在何方?

根據Ibis World最新發布的澳大利亞餐廳行業分析報告,自從2015年以來,澳洲餐廳的營業額每年都有微弱下降,其中2017-2018年的餐廳收入總額比上一年度減少0.5%。

 

這與經營餐廳所需越來越昂貴的租金與人力成本,金融危機下緊縮的消費需求、以及消費者們愈加挑剔的健康意識都離不開關係。

 

筆者查閱了一些澳洲華人社區網站上發布的中餐廳轉讓信息,將其稍微列舉一二:

 

  • 位於悉尼China Town,免轉讓費,周營業額1.5萬澳元,租金1800澳元/周;
  • 位於墨爾本Carlton區,免轉讓費,周營業額1.2萬澳元,租金1572澳元/周;
  • 位於黃金海岸,轉讓費13萬澳元,年營業額22萬澳元,租金3.7萬澳元/年。
 

除了昂貴的租金難以負擔,還有一些中餐廳為了壓縮成本不擇手段,頻頻傳出隱瞞報稅、非法剝削員工的醜聞。

 

根據《澳洲人報》 2017年12月的報道,澳大利亞稅務局(ATO)對全國各地社區「Cash-only」(只收現金)的餐館、理髮店與美容院進行了突擊審查,並揭露出了這個價值2億澳元的龐大灰色經濟市場。

 

 

稅務審查覆蓋的主要區域包括悉尼的Cabramatta和唐人街,墨爾本的Glen Waverley,布里斯班的Sunnybank,阿德萊德的Glenelg與珀斯的CBD。其中在訪問悉尼的唐人街的159次中,稅務局共揭露了1830萬澳元的誤報交易,並追繳400萬澳元的稅收和罰款。

 

根據澳大利亞勞工維權網站Fair Work網站上 2017年2月的報道,墨爾本一家亞洲餐廳因在不到9個月的時間內「嚴重剝削」一位來自台灣的員工、拖欠工資超過3萬澳元,而受到了10萬澳元的處罰。

 

該餐廳的經營者承認,曾以10至11澳元的時薪支付給這位員工。

 

乃至如今,許多華人社區網站上,仍然有許多中餐廳發布著遠遠低於澳洲法定時薪(18.93澳元/小時)的招聘信息。更不必說周末加班的額外薪水(Penalty Rate),以及工傷保險(Work Cover),和養老金(Superannuation)。

 

除了上述報稅、人員管理的亂象之外,餐廳環境的衛生與食物的健康也是許多澳洲中餐廳亟待解決的問題。

近年來,澳洲消費者們對於自身體重健康問題的關心與擔憂,自然而然也反應在對食物與餐廳的選擇上。

 

據《澳洲人報》報道,喬治全球健康研究所和悉尼大學發表的「早逝之路」研究模型指出,在年輕時超重的澳大利亞人可能比年輕時正常體重的同齡人壽命少10歲。

 

該研究稱,在20多歲時擁有健康體重的男性和女性平均壽命可再活57歲和60歲,但如果他們在年輕時體重已經達到肥胖程度,女性平均壽命將減少6年,男性平均壽命則將減少8年。對於那些嚴重肥胖者而言,男性和女性的平均壽命分別會減少8年和10年。

研究數據顯示,自1995年以來,年輕人中嚴重肥胖人數增加了三倍且將繼續惡化。截至2025年,成人肥胖患病率將增加至35%。肥胖現已超過吸煙成為澳大利亞可預防性死亡的主要原因。

 

而這對於那些對澳洲傳統肉醬派(Meat pie)、披薩、中式快餐等高油高糖、濃郁醬汁執迷不悟的澳洲人民來說,也終於不得不為自己的健康做出取捨。

 

END

不如聊一聊你最經常去的那家中餐廳。

 

參考來源:The Australian、ABS、Wordpress/Mabel Kwong 、The Sydney Morning Herald、網易新聞、澳洲中文網、今日澳洲等綜合報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