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导航

前言

澳洲工作同样也很累!

澳洲最累工作≠高薪

压力背后的中产焦虑

前言

前段时间,一条华为员工工作途中猝死的新闻刷爆了朋友圈:

 

36岁的华为工程师齐智勇刚跟客户开完会,回家路上突然身体不适,头痛呕吐,随后失去了意识。医生足足抢救了十二个小时,依然没能挽回他的生命,留下两个尚且年幼的孩子,没有收入的妻子,和年迈的老母亲,就这样撒手离去。

 

据了解,自2017年1月起,齐智勇已连续22个月在肯尼亚驻守,没回国休过一次假,出事前两天还在通宵工作,一周前,他还跟妻子说自己有点顶不住了。

 

尽管澳洲一直以休闲的生活方式和生活品质著称,但是实际上绝大部分人的工作同样很累,加班也很常见。在这里,中产和为自己退休筹划的人群同样对我们的“焦虑”感同身受。

1

澳洲工作同样也很累!

Peter Ros是墨尔本Bendigo以东30公里处一处大篷车度假公园的运营商。从节礼日一直到暑假结束,他每周需要工作长达100个小时。

 

这个暑假假期,Peter Ros比以往更忙。由于假日公园接待的旅客数量超过1000名,Peter Ros几乎每周七天,每天24小时都处于随时待命的状态。

 

这段时期,由于来了大批前来度假的游客,大篷车公园而变得“热闹非凡”。Peter Ros的工作则是确保每个人都照顾周到。

 

他说:“你所扮演的角色不仅是一名经理、同时还是一名安保人员,还是一名导游顾问。所付出的一切只为确保来这里独家的人们感到高兴。”

 

另外,在这段繁忙时期,他还身兼数职,例如店员、清洁工、垃圾收集工、电话接听员、勤杂工和管道工等等。

 

据维州大篷车公园协会(Victorian Caravan Parks Association)首席执行官Elizabeth White透露,绝大多数的大篷车度假公园都属于家庭经营企业,业主每周需要花费数小时才能完成工作。

 

事实上,他每天早上8点30分开始工作,一直要忙到次日凌晨1点确保所有人员都安顿好后才能下班。

 

他说:“很多人开车从墨尔本出来,一直到晚上9点甚至11点才到。有的时候11点多了我们也会接到客户的电话,询问有关住宿事宜。因此你的手机全天都得开着。”

 

Brendan O’Brien是澳洲当地一所公立学校的校长。

 

当被问道自己的工作时长时,Brendan O’Brien叹了一口气后说道:“这是一项非常复杂的工作。我必须在家长事务、学生事务、员工事务以及更为广泛的社区服务之间寻求一个平衡。”

 

“更重要的是,我必须对整个学校的表现和业绩负责。我管理着160多名教职员工和1550多名学生。我必须确保学校教授的每项内容都是最新的,同时我还必须管理好学校的预算等等。”

 

据其估计,平均每周的工作小时数长达60个小时。另外,加班是常有的事情。特别是学校开展各项活动的时候,更是如此。

2

澳洲最累工作≠高薪

澳洲最新的人口普查数据显示,全职大篷车公园和露营地管理人员是澳洲工作时间最长的职业之一。除了矿工、甲板工、和牲畜饲养员外,他们的工作时间是最长的。

 

同时,在针对澳洲660万全职人员的普查结果显示,每周平均工作小时数录得44.5小时。这一工作小时数已经明显超过澳洲公平工作委员会建议的工作小时数。

 

在多达392个职业中,只有两个工作平均每周的工作时间只有约38个小时,即图书管理员和博物馆工作人员。

 

采矿工是澳洲工作时间最长的职业,平均每周需要花上62个小时用于工作。

但是如果按照平均每小时报酬来排名,您可能会发现,工作最长最累的人往往得到的最少。例如,澳洲时薪最高的工作是麻醉师,每小时78.62澳元;时薪最低的工作则是出租车司机,每小时14.22澳币。

 

整体而言,工作薪酬和时长存在一定的差异。对于某些职业而言,无偿加班实属常见。对于很多自营职业者而言,收入和工作时间往往不成比例。

 

让我们回到上文提到的Peter Ros,尽管大篷车公园和露营地经理平均工作时间为每周大约56小时,但是对于Peter Ros而言,这是他在旺季来临前的最少工作小时数。

 

Peter Ros和他的妻子经营Lake Eppalock度假公园已经有7年的时间。Peter Ros表示,经历过繁忙之后努力在游客面前尽量保持愉快并非一件容易的事情。

3

压力背后的中产焦虑

无论是文章开头的提到的华为猝死员工,还是近日媒体屡屡曝出的“过劳死”,很大程度上反应出中产阶级所面临的生活焦虑。

 

尽管我们看着很多中产拿着不菲的高薪,但是实际上他们所背负的养家糊口压力一点也不小。

 

1

小孩教育成本

以澳洲一个小孩的教育开支为例,据粗略统计,2018年出生的孩子的全澳教育费用支出如下:

 

城市:公校66,320澳元;教会学校240,679澳元;私校475,342澳元。

其他地区:公校50,641澳元;教会学校176,554澳元;私校347,572澳元。

 

而对悉尼和墨尔本的家庭来说,私校教育的支出将高达55万澳元。

 

雪上加霜的是,大多数家长们涨工资的速度,根本比不过澳洲学费的上涨速度。相关数据显示在截至去年9月的12个月里,工资涨幅仅2%,通胀率1.8%。

 

调查发现,过去十年里,全澳的预估教育成本猛涨,公立学校的费用成本提高了23%,教会学校费用飙升54%;私立学校费用暴涨61%。

ASG总裁霍金斯(Bruce Hawkins)表示,十年来教育成本在以通货膨胀两倍的增长速率在增长,超过工资增长速度。“这意味着教育花费占家庭收入的比例要比过去高得多,这给普通家庭带来了更多的负担,而不断上升的生活成本已经给他们带来了挑战。”

 

2

房贷成本

澳大利亚的中等收入人群虽然收入并不是最低的,但是迫于贷款买房置地,贷款压力大,使得澳大利亚中产阶级陷入一种新型贫困之中。

 

另外,对于在过去2-3年,即房价顶点买入的大量业主而言,很多已经处于“资不抵债”的尴尬境地。

 

对于很多家庭而言,目前的贷款住房往往是自己的唯一住房。因此为了保住家庭的住房,他们不得不缩衣减食,用以维持偿贷能力。对于很多全职妈妈家庭,由于爸爸是唯一的收入来源,承担的压力和背后的焦虑由此可见一斑。

4

压力背后的退休忧虑!

笔者一位朋友在上海一家药企工作,她的直接上属是一名年过六旬的上海老太太。老太太没有小孩,在市中心有一套价值千万的房产。同时,她已经享有国家退休金保障。

 

让我这位朋友深感不解的是,老太太每天不到7点就到办公室,每天晚上加班到11点是常态。同时,老太太对下班准点走、请假这些事情都存在非常严重的偏见。时间久了,朋友是苦不堪言。

不知道老太太这般拼命是为了什么,为何不学其他退休老太太没事跳跳广场舞,出国旅旅游不是挺好?

 

但是,在一次团建活动中,老太太直言不讳的说出了自己这么辛苦的缘由。尽管在中国,养儿防老的观念依旧根深蒂固。但是在上海、北京、深圳等一线城市,老人住养老院,自行负担自己的养老费用已经逐步成为常态。如果想要让自己的老年生活过的体面,住得起高级的养老院,仅凭自己的退休工资是远远不够的。这也是她为什么选择退休后又返聘回来工作的主要原因。

 

澳洲是养老福利大国,澳洲公民有资格获得政府提供的养老福利金,但是数额微薄。人们同样需要提前为自己的养老存钱、做打算。

 

那么,如果想在退休后过上舒适的生活,需要多少养老金才够?

 

养老金账户存款需为税前年薪的7倍

澳洲就业者在65岁时,养老金账户中的平均存款金额是25.3万澳元。

 

但是,澳洲Super Ratings数据调研公司主席Jerry Bresnahan表示,澳洲就业者的养老金账户额度需要是他们退休前年薪(税前)的7倍,这样才能负担理想的舒适退休生活。

 

举个例子来说,如果你的平均税前年薪是8.2万,那么你最好要在退休前存到57.4万澳币的养老金,才能在退休后过得舒适。

 

当然,“舒适”这个词的定义对于每个人来说都是不同的,所以7倍只是一个参考,具体的金额还需要根据各人的现有薪资水平、生活方式、退休后的打算等因素决定。

 

打个比方,如果一个人退休前的年薪是8万澳币,但他想要退休之后每年花3万澳币去全球旅行,那即使存了高于工资7倍的养老金,大概也是不够花的…

END

有人这样概括中产人群:他们的财富没有暴富的指望,他们的职业没有收工的“暂停键”,他们的阶层待遇没有确定的法律保障。

 

他们一步一步向上爬,风光的物质享受背后是“手停口就停式”的职业压力,体面的社会地位背后是患得患失的身份焦虑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