話說在首都堪培拉有位報效國防部的公務員名叫保羅麥堪西(Paul McKenzie)。2012年至2015年間,他和一位同事在工作中發生了矛盾,從此後就一直鬱鬱寡歡,最後導致了精神失常。2014年年末時他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緒,對家人實施了家暴,結果被警方逮捕送上了法庭。2015年3月,法院在調查後撤銷了對麥先生的起訴,認為他的行為是精神失常而導致的。法院同時判決麥先生需要由他在珀斯的叔叔來照看。

為了移居珀斯,麥先生產生了$8,598.82的費用(包括飛機票,租車費,搬家費)。他毫不客氣地將這些費用作為和工作相關的費用,做進了他2015和2016財年的個稅,來抵扣他的工資收入。2017年稅局開始審查麥先生的個稅,結果是不認同這些抵扣,重新計算了他的納稅金。2018年的2月,麥先生正式上訴到仲裁法院,要求法院還他公道。

麥先生理直氣壯地列出了事實:工作糾紛發瘋家暴 判決 – 遷移 費用。當然罪魁禍首就是工作。不是說和工作相關的費用就可以抵稅的嗎?

稅局義正言辭地反駁道這些費用實屬私人性質,當然不能抵稅。

那麼我們來看看法律是怎麼說的吧

Income Tax Assessment Act Section 8 – 1 General Deductions (97年所得稅法第8條第1款-通常性的抵扣)說明了納稅人可以抵扣

● 和掙取需要納稅的收入相關的費用

● 和做生意掙取需納稅的利潤相關的費用

不過這些費用不能是

● 資本性質的支出

● 私用性質的費用

● 和掙取免稅收入相關的費用

● 是法律明確規定不能抵扣的費用,例如吃喝玩樂及罰款之類的

 

我們再來看看法院是如何解讀以上條款的吧

仲裁法院認為,麥先生遷移的費用雖然追溯到源頭是和工作有些關係的,但是稅法上講的和工作相關是指和工作直接相連而產生的,這個直接性要非常強烈,不能有任何的拐彎抹角。麥先生遷移的直接原因是法院判定他需要人照顧,工作並沒有直接產生需要他遷移的情況(例如老闆派你到外地去開分公司這類),所以這個遷移是因私搬遷,和工作無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