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晚,来自各行各业的数百人聚集在当地清真寺,听到了伊斯兰社区领导人、南澳州长及全澳政治家们有力而感人的演讲。
南澳伊斯兰协会主席艾哈迈德·兹雷卡称这次枪击事件是“无情、恶毒和有预谋的行为”。
艾哈迈德接着表示:“我们的礼拜者在过去几天里的担忧大大增加。我想确认并同意,我们不会停止进入我们喜爱的清真寺,我们不会关闭我们社区的大门,我们不会生活在恐惧之中。”
“不过,我向你们保证,我们将开始重视所有的安全措施,并采取一系列的行动来保护礼拜者和当地游客。”然而,涉嫌新西兰清真寺枪手布伦顿·塔兰特可能被驱逐到澳洲,原因是他将面临更多关于谋杀和恐怖主义指控。

上周六,塔兰特出现在当地法庭上,在那里,他被控一项谋杀罪名。新西兰80后总理杰辛达阿德恩于周日对记者公开表明,针对这名被控枪手的法律程序仍处于初步阶段,但她表示,目前她正在就接下来的行动“征求意见”。

她说,指控已经提出,预计还会有其他的指控相继进行,布伦顿·塔兰特将于4月5日在高等法院出庭,因此显然需要进行一个程序。
好在先前听了南澳伊斯兰协会主席的保证之后,咱们生活在南澳的群众心里也总算有了一丝丝的安全感。
但遭到逮捕的澳洲籍枪手布伦顿·塔兰特的白人至上主义(White Supremacy)又究竟是如何形成的呢?
塔兰特幼时丧父,是在新南威尔士州东北部的格拉夫顿镇长大。如今,他的许多童年玩伴仍然住在那里,根据他们的说法塔兰特一生中大部分时间都是一个孤独患者。

2005年,丹尼尔·图伊特(Daniel Tuite)与塔兰特曾一起为格拉夫顿鬼队(Grafton Ghosts) 少年组(15岁以下)橄榄球队效力。图伊特表示,自己曾特意去找塔兰特聊过天,因为那时的塔兰特总“被人欺负得很惨”。

“格拉夫顿是一个非常严酷的地方……所以,如果你超重了,而且有些人可能会说你在场上没什么用,那你就很有可能会被欺负。这就是为什么他总是一个人呆着。”“在我们的家乡,我们从来没有接触过穆斯林,真的。”

图伊特表示,因为后期塔兰特的膝盖受伤,便导致他花更多时间在健身房举重。

格拉夫顿Big River Gym的老板西·格雷(cey Gray)说,塔兰特在五、六年前曾在这家健身房做私人教练。“当他还是个男孩的时候,他就来到了我的健身房,那时他正在完成学业,他对自己的训练表现出了极大的奉献精神”,格雷女士继续道。

枪击案前几年,在结束自己的私教生涯后,塔兰特曾多次出国旅行,所到之处包括巴尔干半岛、西欧、巴基斯坦、土耳其,甚至朝鲜。

事发后,塔伦特94岁的祖母则表示这个拍摄自己枪杀穆斯林过程的冷血杀手不是她所认识的孙子。祖母表示,塔兰特一直乖巧听话,很善良,每年都会回老家看望自己2次,距离上一次的见面不过也就是3个月前的圣诞节。那时塔兰特一切如旧,完全看不出半丝异样。

而塔兰特的母亲则是Maclean高中的一名老师,在周五下午接到记者的电话后她不得不离开课堂,然后得知了儿子的暴行。目前,一家人都在深深的震惊、彷徨、悔恨和悲痛中度日。

由于此次的枪击案带来的影响之深,各国政界人士都纷纷就此事发表了看法。

澳洲参议员Fraser Anning在墨尔本的某政治访谈中表示,“新西兰的枪击案,归根结底问题是出在移民身上”

并在推特上质问大家,“现在还有人质疑穆斯林移民和暴力事件之间的联系吗?”在新闻现场的17岁男孩William Connolly实在听不下去此番言论,对着Anning的脑袋就扔了一个鸡蛋!

随后男孩立即遭到议员Anning的掌箍,现场两人扭作一团,直到有安保人员将男孩压在地上制服。
来自Moorabbin的Connolly被警方拘留,但后来被无罪释放。目前,17岁的William Connolly在网络上,被大家亲切的唤作“鸡蛋英雄”

甚至,有人连夜创建了一个捐助页面,声称这笔筹款将用于支付“诉讼费和更多的鸡蛋”,以及将款项捐助给基督城恐怖袭击的受害者。

据悉,该网站已经筹集了超3.5万澳元的众筹资金。目前,全澳有超25万人表示要求议会必须将Anning除名。

维州州长Daniel Andrews也抨击了参议员Anning的“无知”言论。甚至就连总理莫里森都公开表态,“参议员Anning将暴力分子的谋杀袭击,归咎于移民的看法令人作呕,这些观点在澳洲没有立足之地,更不要说议会了。”

最后,时代君也想就此事发表一下自己的看法。首先,越是出大新闻的时候,就越是各家媒体平台出文“秀态度”的时刻。

今天,时代君就来实名怒怼一篇十万+脑残文《新西兰枪手弹夹上的那些字,映射着欧裔白人深深的焦虑……》

这篇文章假意分析枪手心态,实则煽动公众种族仇视情绪,带偏读者。

作者“郑好”先是分析了一下枪手弹夹上的文字,历数了“穆斯林罪行”,接着用一种近似悲壮的口吻描述了枪手的“檄文”。

excuse me?

渲染得跟荆轲刺秦似的是几个意思?

“他们的这次行动比较过分,但是其伤害程度很可能被左派政客夸大了,甚至有人乘机浑水摸鱼” 比较过分??作者实在有毒。

再来看看留言

时代君怕真是误以为走进了疯人院。最后的最后,时代君希望世界和平、社会和谐,人人都可以对人对事“有态度”,但前提是某些“出头鸟”还是先学做人吧。

原文取材于:Dailymail、The Advertiser、ABC News、网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