悉尼北岸豪宅交易记录即将刷新

据报道,位于悉尼北岸Cremorne地区的一处海景豪宅以2500万澳元的价格出售。如果交易达成,将刷新该地区的豪宅成交价格记录。据了解,这处海景豪宅目前的主人是悉尼商人Carl Peterson。豪宅生活面积多达1000平方米,拥有六个卧室,配置有游泳池等多处设施。目前,悉尼北岸地区豪宅的最高售价记录保持者为投资银行Moelis首席执行官、墨尔本大通投资银行前负责人Andrew Pridham。他曾于2018年以接近2500万澳元的价格购下了Mosman地区一处名为“Hopetoun”的豪宅。前Woolworths的老板Bill Wavish去年将自己可以俯瞰悉尼歌剧院和海港大桥的豪宅挂牌出售,要价3500万澳元,但是迄今尚未找到买家。

游客减少而客房大增,澳洲酒店业风险加剧

过去几年,在旅游业蓬勃发展的推动下,澳洲酒店业迎来开发热潮。近日,德勤(Deloitte)发布的一份报告显示,伴随大量酒店项目的集中开工/上市,而境外游客增速出现放缓,澳洲酒店开发行业或面临供需失衡的风险。相关数据显示,仅墨尔本就有32家新酒店正在建设中,今明两年新增客房数量达到6500间。德勤合伙人Adele Labine-Romain表示,悉尼市场由于需求强劲而新增供应相对较少,该地酒店入住率受影响最小。与此相反,墨尔本和珀斯的酒店入住率在2020年可能会分别降至80%和70%下方。在存量客房被市场所消化之前,两地的平均房价将受到影响。最新的数据显示,2018年,除印度和日本外,澳大利亚接待的其他国家游客数量增速放缓。值得一提的是,尽管中国依旧是澳大利亚境外游客的十大来源国之一,但是增速出现显著放缓。2018年,澳大利亚接待的境外游客增速仅为5.5%,低于过去五年平均14.7%的增速。

澳洲期房客户亏损达20%,结算风险加剧

瑞银分析师指出,对于很多期房购买客户而言,目前的市价较他们当初购买价相比跌幅已经高达20%。因此,未来几个月到期的期房结算量预计会出现显著下滑,推升违约风险。其中,那些在2016年和2017年左右签约购买期房项目的买家违约风险最大。瑞银指出,由于房价下跌,又遇上银行收紧针对借款买房人的审查表标准,期房结算买家面临的麻烦着实不小。很多房产必须重新进行评估,评估价值可能较最初的合约价跌幅在20%,买家必须补交其中的差价。如果融资遇到问题,则只能被迫出售或出现违约。分析师James Druce说道:“从目前了解的情况来看,公寓项目融资难度加大,结算风险明显加剧。”上市地产公司中,Mirvac等公司面临的冲击表现最为显著。因为这些公司在市场高点时期集中推出了大量项目,包括Waterloo地区的Finery项目、St Leonards地区和Olympic Park地区的塔楼等。

ING银行禁止住房用作商业贷款抵押

伴随房价下跌,越来越多的人开始陷入负资产状态。同时,批发融资环境出现恶化,银行等借贷机构开始新一轮的信贷收紧政策。其中,ING银行宣布禁止客户采用自己的住房作为抵押品,进行商业贷款。新规将于3月18日(周一)正式生效。去年年底,ING银行住房贷款业务增长约9%,高于5%的行业水平。ING银行发言人表示称:“银行的政策调整可能会对小生意主产生影响,例如,那些希望拿房子作抵押贷款开加盟店的客户等。”据其透露,受影响业务仅占银行整体贷款业务的一小部分。同时,银行还会持续向企业客户提供“定制类”贷款服务。随着市场条件的变化和房地产价格下跌,贷款机构正在收紧小企业的借贷政策,降低其抵押品估值。尤其是建筑,农业和零售业客户。

中国住房销售放缓,但住房投资增长加速

尽管中国政府加强了对主要大城市住房市场投机行为的打击,但是迫于这些地区的住房刚需,今年前两个月,中国住房投资出现加速增长。中国国家统计局于3月14日(周四)发布的最新数据显示,2019年1-2月份,全国房地产开发投资12090亿元,同比增长11.6%,增速比2018年全年提高2.1个百分点。其中,住宅投资8711亿元,增长18.0%,增速提高4.6个百分点。住宅投资占房地产开发投资的比重为72.1%。但是,同期住房交易活动出现放缓,1-2月份,商品房销售面积14102万平方米,同比下降3.6%。住房是中国经济增长的关键驱动因素。但是,近几个月来,面对政府对投机性投资的限制,房地产市场已出现增长乏力的迹象,增加了市场对已放缓经济的担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