剛剛,

澳洲移民局傳來爆炸消息!

瞬間點燃華人圈,

移民路,更難了…

在今早,澳媒刷屏報道了一則讓所有夢想移民澳洲的人心碎的新聞:澳洲總理Scott Morrison確認,

將移民份額削減至16萬!

雖然之前也有相關新聞傳出,但總理官宣,這還是第一次,也足以證明,移民份額真的要變了。

16萬預計份額,再考慮到實際派發數量,澳洲下一財政年的移民人數可能只會在15萬左右徘徊。

隨後,各大新聞媒體都瘋狂刷屏,這是足以影響澳洲未來格局的大事件!

9News

SBS News

這一次的官宣之中,莫里森除了宣布削減移民份額,從19萬變為16萬之外,還特意強調了這樣一句話:

政府之前宣布的,移民上山下鄉計劃實施在即,主旨是將新移民從悉尼和墨爾本遷出,前往偏遠地區。

同時,也吸引眾多留學生前往偏遠地區學習。

為了能夠讓移民上山下鄉計劃得到更好的執行,政府將撥款1940萬澳幣,成立專門的監管組織

在這次宣告中,莫里森強調,這項政策是為了順應民意,澳洲大部分民眾都不再歡迎移民進入

這並非種族主義,而是因為首府城市不堪負荷,尤其是大量移民和臨時簽證居民給基礎設施,公共交通設施帶來的壓力。

同時莫里森也做出了這樣一番解釋:澳洲開放移民份額,與移民對國家的貢獻無關,影響這一數字的只有人口問題。

澳洲人口在2018年正式突破2500萬大關,因為大量移民的進入,澳洲成了目前世界上移民人數增長最迅猛的國家之一。

限制移民數量,並將移民遷移至偏遠地區居住,不僅能夠緩解首府城市的人口壓力,還有另外一點,新移民可以為偏遠地區的經濟發展起到極大的貢獻。

移民上山下鄉計劃

這一份計劃2018年5月份被正式提出,2018年10月,公民部長Alan Tudge在演講中正式宣布,將強制施行這一計劃!

(Dailytelegraph)

(The Australian)

受到這一政策影響的,大多數為獨立技術移民,主要針對留學生,約25%僱主擔保簽證持有者不受此政策影響。

具體數字是,45%的移民申請者,將會被迫在偏遠地區居住5年時間。

公民部長Tudge今天在墨爾本Menzies研究中心的演講中發表講話稱:雖然凈移民現在佔全澳人口增長的60%,但它占悉尼人口增長的84%,據統計,總人口增長的75%主要集中在墨爾本、悉尼和昆州東南部。

單純考慮新移民數量,澳洲在全世界已經高居第二位!

湧入的人口越來越多,而且都紮根在首府城市,再加上澳洲本地居民對於移民的抵觸心理越來越高。

人口大量集中,所以轉移勢在必行!

新移民被遷出,難民大量湧入

如莫里森所說,設計移民份額的唯一基準就是人口問題,與移民對澳洲的貢獻無關,但有一類人群,他們不需要接受嚴苛的移民政策要求,可以輕鬆獲取澳洲永居身份乃至澳洲國籍。

之前澳洲政府聽說南非的白人在自己的土地上遭受著歧視和威脅,直接表態,澳洲是一個民主和平的國家,本著人道主義的原則,將吸納1萬名南非白人難民進入澳洲,讓他們享受到安靜平和的生活。

白人在南非並非一直被歧視,作為荷蘭人後裔和英國人後裔的南非白人也曾經充分享受到了作為殖民者的特權。即使是到目前,南非白人群體仍然佔據著南非的大量土地。

據相關調查數據表明,到2017年佔南非總人口8.9%的白人群體佔據著國家72%的農業土地;而與之形成鮮明對比的則是佔全國總人口79%的黑人卻只能盤踞在全國4%的農村土地上。

但是,曾經南非當局推行的「種族隔離政策」在1991年的的批評聲中退出歷史舞台。隨著黑人群體在南非的重新掌權,南非政府的民族政策就開始逐漸傾斜到了天平的另一端,而以荷蘭,英國的後裔為主體的白人似乎正在被新一輪「種族隔離政策」陰雲所籠罩!

英國媒體曾在2017年做過相關統計,在1990年至2012年的20多年間,約有1544南非人在農場死亡,而這其中62%是白人,33%為黑人。

而伴隨著那些懂技術,有資本的白人群體大規模離開南非,留給南非黑人一大批根本玩不轉的技術性崗位。其結果就是南非迅速地走向二流國家,越來越多的國民不得不在更加腐敗的政府,更加動亂的社會之間絕望周旋。

為了彰顯澳洲的愛好和平和國際地位,Peter Dutton決定接納南非白人難民進入澳洲。

但是移民總數就那些,難民增多,就必須有其他移民人數減少,所以新移民必須為難民讓路。

好不容易,莫里森表示,澳洲將會退出《全球移民協議》,澳洲將拒絕接受難民。

結果,在工黨的提一下,難民又將獲得一種新的途徑可以長期逗留在澳州境內——難民只要申請在澳就醫,就能夠無視禁令,在澳洲長期生活。

難民在澳洲申請就醫,政府不僅會報銷醫藥費用,還會提供良好的生活補助。

據Daily Mail公布的一組數據顯示:過去五年,澳洲政府已經花費了14億澳元,安置從Manus Island和Nauru離岸拘留中心到澳接受治療的難民。

這些難民的居住地點是4星級以上對的酒店,還有難民居住在政府租賃的聯排別墅中。

在悉尼西邊的Meriton Parramatta區的一所住所,根據報道,這個住所是政府曾提供給一個接受治療的難民及其家庭居住的。房間里就配有平板電視、無流量限制Wi-Fi網路外,還有配套齊全的廚房和洗衣房。


最關鍵的,這些打著就醫旗號進入澳洲的難民,很大一部分根本沒有生病!利用的是法律漏洞,延長自己在澳洲境內逗留的時間,然後佔用著大量社會資源。

在媒體的調查中,難民不為人知的一面逐漸暴露出來…

據報道,一位19歲的伊朗女孩,她以治療的借口進入澳洲,自去年10月至今已經生活了5個月,她患的疾病只是便秘。

類似的例子太多太多…或許難民是為了更好的生活,才選擇進入澳洲。但是對於澳洲居民來說,部分難民意味著定時炸彈。

恐怖襲擊案例

2018年11月份,墨爾本CBD的恐怖襲擊相信大家都還歷歷在目。好在車上的炸彈沒有爆炸,否則後果更加慘烈。

2016年8月,赴澳旅遊的21歲亞裔混血美女Mia Ayliffe-Chung,被一名29歲的中東男子Smail Ayad狂捅數刀,當場死亡!據悉兇手在行兇時,高呼了一句:「真主萬歲!」

2016年9月,位於悉尼Minto的一個公園,發生了一起「獨狼」恐怖襲擊,一個名叫Ihsas Khan的22歲中東穆斯林,對一名無辜澳洲男子:59歲的Wayne Greenhalgh進行了瘋狂襲擊。

報道稱,Greenhalgh受傷極為嚴重,幾根手指被殘忍切掉,胸腔、手臂和頸部也被狠狠地捅傷。


此外,澳媒《每日郵報》報道了一起駭人的強姦案,這起事件是發生在一名華人房東Joe Chen位於新州Blacktown的一處出租物業中的,據悉,作案人也是一個中東難民。

2018年10月,這個名叫Rashadul Islam的29歲難民,將一名15歲少女囚禁在自己的出租屋裡,反覆姦汙,時間長達一個月!

2017年6月初,墨爾本發生了恐怖襲擊,造成2人死亡,4人受傷,其中一名死者是一名澳洲華人!犯罪分子是來自索馬利亞的難民。

而且有大量的恐怖分子接著難民身份的掩護進入澳洲…

澳洲律政部長George Brandis曾經表示:澳洲也很有可能面臨大規模的恐襲,兒童有可能成為攻擊目標。

2014年9月以來,澳洲已經阻止了12次大型恐怖襲擊。

對待新移民,澳洲境內一直有很高的反對呼聲,澳洲本地居民認為新移民搶走了自己的工作崗位,抬高了房價,甚至有很多人抱怨,在CBD坐車,車上已經看不到幾個白人的身影。

有一些政界人士認為,這是一種人口侵略。必須嚴控澳洲境內的移民數量。

大選在即,為了迎合民眾的意願,莫里森宣布削減移民,同時執行上山下鄉政策。

或許是在為大選做最後一搏,而移民又一次成為了政治的犧牲品,作為少數人群,新移民沒有辦法在澳洲政界發出自己的呼聲。

當移民為澳洲經濟做出了極大貢獻的時候,政客想的只是將移民作為博弈的籌碼…

放任大批優秀優質的人才外流,轉而引入難民…為了政治目的,這些人才是真的不顧澳洲的未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