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不起,生而平等,的確只是寫在書里。

這兩天,世界首富離婚這事,竟然沒有引起很多吃瓜群眾的關注,甚至比不上明星緋聞。

今天,我就來聊一聊,不過,不是聊八卦,而是背後的財富故事。

這個世界首富,名字叫傑夫•貝索斯(Jeff Bezos),美國人,亞馬遜CEO。

根據福布斯榜單,他目前身價高達1371億美元,比排名第二的比爾蓋茨(948億美元),高出近45%。

可就在前天,貝索斯宣布離婚了。根據美國當地法律,他老婆麥肯齊(MacKenzie Bezos)可分到其中一半財產,也就是685.5億美元(超過4600億人民幣)。拿到分手費,麥肯齊將一舉成為世界女首富。

這些是當前世界上最富有的10個人,每個人的身價都超過500億美元

1. 他們越來越有錢

根據福布斯,貝索斯是排行榜上第一個財富超過1000億美元的人。

其實,如果稍微拉長時間。我們能發現:富人越來越有錢。

如果把福布斯上的億萬富翁的財富相加,2000年時還只是8980億美元,2005年已經到了2.2萬億美元,兩年之後突破3萬億……

如今2208名億萬富翁財富總和高到9.1萬億美元,超過美國GDP 45%,將近是世界第三大經濟體日本的2倍。

在富豪內部,越是大富豪,其財富增長速度也越快。

還拿世界首富來說,2000—2007年,比爾蓋茨穩坐世界首富寶座,個人財富400—600億美元之間徘徊。

而今年的首富,貝索斯財富高達1371億美元!不過20年里,世界首富財富數量增長了兩三倍。

億萬富翁的財富

就像一個美國網站評價的,對於億萬富翁來說,去巴厘島度假,就相當於一個的美國人買顆糖果棒一樣稀鬆平常、輕而易舉。

不僅花錢不心疼,富人賺錢也更輕鬆。

電影《西虹市首富》(翻拍自美國喜劇片《布魯斯特的百萬橫財》)就講了這樣一個故事。

中年廢柴男王多魚因為繼承二爺的遺產,搖身一變成為百億富翁。但要拿到這筆遺產,還要在1個月內花掉10個億。

於是,王多魚帶領着一群和自己一樣廢柴的朋友開始糟蹋錢。

但讓王多魚和觀眾們費解的是,這10個億越糟蹋卻越多:專挑要退市的股票買,卻不想賺了1個億;買了一片爛尾樓,卻因為劃入學區,反賺了10個億……

這雖然只是一部電影,但卻又是現實的某種真實寫照:富人賺錢要來得更快、更容易。

後果就是,形成財富領域的「馬太效應」。

2. 這只是歷史發展的常態

法國經濟學家托馬斯·皮凱蒂(Thomas Piketty)在2014年時出了一本書:《21世紀資本》(Capital in the Twenty-First Century)。插一句,中文標題翻譯成為「資本論」,很大程度上,有蹭流量的嫌疑。

他指出一個事實是:在全球範圍內,富人佔有着越來越多的財富。

下面是美國最富有的10%家庭在1910—2010年這100年里所佔有的財富份額。從中可以看到,美國最富有10%家庭所佔的財富份額,已經在50%。

這樣的情況,在其他發達國家同樣存在。下面是美國、澳大利亞、加拿大、英國1%最富有家庭所佔財富份額情況,這些年來最富有家庭所佔有的財富也越來越多。

不僅如此,在新興國家,這種分化也在加劇。下圖是阿根廷、哥倫比亞、印度、印度尼西亞、南非等發展中國家1%人群佔有的國民總收入的比重。一樣是呈現出上升趨勢。

當然,也可以看出,這種分化也有緩和的時候,比如二戰期間,就大幅下降。

但是皮凱蒂卻指出,這種緩和並不是「常態」,因為是戰爭摧毀了財富。其實,財富分配不均衡,是一直存在的。

3. 超級精英群體

為什麼會如此呢?

主要原因有兩個,其一:超級精英群體。

在歐洲國家,上層10%的人,拿走了勞動總收入的25%,而在美國上層10%的人則拿走了35%的勞動總收入。

而美國處於底層50%的人,僅僅分到勞動總收入的25%而已。

也就是說,在勞動收入分配的金字塔上,塔頂的人收入平均是塔底人的7倍。

這在現實中,並不罕見。

這些超級經營群體包括影視明星、體育明星,但更多的是「超級經理人」。

下面是對2016年高管薪酬的統計。

前4位年收入都超過1億,美元!

而研究發現,這些「超級經紀人」的收入配不上他們的經營業績,因為研究發現,巨型企業一定時期內的經營業績更多來自「運氣因素」,也就是說經濟整體處於上升期,還是衰退期等外部因素,和他們個人才能並沒有太多關係。

比如,投資公司Evercore Partners執行董事長約翰·溫伯格(John Weinberg) ,薪酬近1.24億美元,但是當年公司凈利潤1.07億美元,還不夠開他一個人的收入。

他們如此高的年薪,完全是因為他們有極大的自主權來決定如何給自己開工資,開多少工資。

根本的原因,或者說一個更嚴重的問題在於:拼爹。

財產繼承成為決定一個人富有,還是貧窮的重要因素。

一小部分人通過繼承成為「超級世襲階層」,他們通過「食利」就能過上優渥的生活。

4. 他們為什麼賺錢更容易

研究發現,即便是「理想社會」上層10%的人,仍然擁有30%財富。而現實中,這10%人佔用社會財富高達50%—90%。

全世界約為總人口1/4的人,他們根本沒有財富。

而關鍵還在於下面這個不等式:

R>G,即資本收益率>經濟成長速度。

簡單說,就是財富會不斷快速生長,就像《西虹市首富》里的王多魚屌絲了幾十年,拿到10個億之後,賺錢猛然變得十分簡單容易。

也就是說,越有錢的人賺錢越容易,賺錢越容易,就會更有錢。

下面是一張PPT分析了上面這個機制的長效反映。

正因為這樣,資本在國家整體財富中的所佔的比重越來越高,比如,美國、英國、加拿大、澳大利亞這個比重在25%—30%之間。

下面是新興國家1%的人擁有財富所佔國民收入的比重。

也許就是說,那小部分人之所以富有,是因為他們本來就富有。

5. 我們並不是無可作為

上面這兩因素說的只是事實。

那麼,是否合理呢?

皮凱蒂認為,在19世紀,最富有的1%群體構成了一個強大的精英集團。到現在,這一小部分人仍然是一個強大的集團,仍然對社會施加着巨大的影響。

這就像日本電視劇《龍櫻》里,補習老師櫻木建二對一群學習成績末流的學生說的:規則都是強者、聰明人制定的。

而皮凱蒂一個悲觀的結論是,21世紀可能回到19世紀末20世紀初那種社會分配狀態:高度不均衡!

就是在那個時期,還僅僅是超級世襲階層在發揮作用,而21世紀則可能是超級世襲階層+超級經理人群體,雙重機制發揮作用。

如果非要說不一樣,未來那個不均衡的世界,可能比以往更加極端。

對於個體而言,即便感到無力,卻也不是完全無可作為。

就像下面這幾句台詞所說的。

而身處中國,經濟高速發展給普通人提供了大量實現財富自由的機會。

40年前,中國大陸還普遍貧困,而目前已有373人躋身億萬富翁排行榜。

如果最簡單地概況他們積累起巨量個人財富的原因,無外乎兩點:

一是有魄力,洞悉時代發展提供的機遇,用雷軍的話說,就是要站在風口。比如,移動互聯網時代「今日頭條」1983年出生的張一鳴,「拼多多」1980年出生的黃崢。

二是有執行力。吃苦耐勞幹下去。

而國外發展經驗表明,時代提供的窗口並不是一直打開的。

我們身處其中,理應更加珍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