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论在大城市还是偏远地区,技能与工作匹配才能充分发挥移民的潜力。

从澳洲上任总理谭宝到现任莫里森,每每谈到技术移民改革,他们都反复强调一句话:要确保澳洲引进的移民是the best and brightest”

虽然官方并没有给出一个具体的标准,但是“年轻”、“英文好”、“能工作能纳税”等已经是新政之下技术移民身上不可缺少的标签了。

那么,当这些优秀的技术移民来到澳洲后,他们是否就如澳洲政府所想的那样,在各自的岗位上充分发挥了自己的特长呢?

IT人才开出租

澳洲当前采用的打分移民体系,从申请人的资金、技能、英文、教育包括健康等多方面进行评估。这个体系甚至还得到了传统移民大国美国和英国的认可,决策者们认为采用这样的体系,可以留下高技能移民,筛掉那些工资水平低又难以融入社会的所谓低技能移民。

然而理想很丰满,现实很骨感。

在澳洲,你会发现,有相当一部分低收入工作比如出租车司机,清洁工等都是移民在做。

The Guardian近日采访了墨尔本街头的一位出租车司机,他来澳洲已经3年了。当被问到是否喜欢开出租时,他直言“NO”。

是啊,谁愿意一辈子开出租呢?尤其是他接受了正规的IT教育,还由此拿到了澳洲PR。可是在投递了无数简历之后,最终却只找到一个开出租的活儿。

是澳洲不需要IT人才吗?当然不是。澳洲的中小公司天天嚷着缺人。

是他自己不够优秀吗?应该也不是,否则他怎么能在激烈的竞争中脱颖而出拿到了PR呢?

人们不禁要问,明明引进的高技能人才,为什么最终他们却做了低技能工作呢?澳洲的移民体系到底有没有发挥出真正的作用呢?

 

“移民错位”的原因

澳洲上世纪70年代推出打分移民制度,原因之一是想改变白澳政策下的种族歧视问题。时至今日,中产阶级专业化已经取代白澳成为衡量好移民的标准。但问题在于,成为中产和拥有技术并不一定能带来一份体面的工作或社会认可。

根据人口研究所的最新报告,2011-2016年,来自非英语国家的技术移民中,只有不到三分之一从事着专业或者管理类工作

 

而根据澳洲社会服务委员会的研究,这类技术移民中,收入处于最后五分之一的几率比英语国家移民或者澳洲本地人高出25%,而近些年永居移民的失业率总体上也比澳洲人高出50%。

原因何在?

1. 当前的移民职业与澳洲经济的真实需求并不完全一致。

每次谈到技术类工作,澳洲政府言必称预算,每年的技术移民职业清单都要与各州政府、商业机构、社会团体以及公众等进行广泛磋商。而这个过程,与其说是为了全面考虑,倒不如说更像是一种政治需要。

比如会计,这个职业从移民职业清单上拿下喊了多少年了?又有多少研究和报告称会计已经供大于求?但它一直稳如泰山的留下来了,毕竟其中牵扯的利益太多。

当然最近几年会计的配额的确不像前几年那么多了,分数也一直居高不下。不过这不是会计这一个职业的问题,所有189提名职业的分数都呈走高的趋势。

 

2. 社会中存在一定的歧视。

当然这种现象在任何国家的任何时候恐怕都难以完全避免。

澳洲的经济学家们曾做过一个研究,他们发现,就算具备相同的学历和工作经验,有盎格鲁萨克逊姓名的移民更容易得到面试机会,而中国、中东甚至澳洲原住民则常常被弃之一旁。

澳洲的某些雇主们已经先入为主地认为来自传统英语国家的移民更好,这种思想的根源就在于种族歧视。而实际上,无论是从努力程度,吃苦精神还是下一代的成功率,亚洲移民都是领先的。

3. 澳洲移民政策的转变

澳洲最近几届政府都有改革移民制度,大方向是减少永居数量而增加临居签证,从独立技术移民占主导向州担尤其是偏远地区州担转移

目前持临居签的工作者占澳洲劳动力人口的11%左右,其中很多人以这种半永居状态在澳洲呆了多年,但是他们不能享受某些基本权利,比如Medicare和各种福利,当然更不能入籍。

为了满足转永居的要求,不少临居移民即使遇到了不公正待遇,他们也不敢抱怨。因为一旦惹恼了雇主,他们就失去了工作机会,进而可能会失去即将到手的PR

当然新移民喜欢扎堆大城市,虽然对口专业的工作机会多同样申请人数也多,从而带来更大竞争。这也造成了部分新移民难以获得专业工作机会。

不过这个问题并不是澳洲独有的,比如另一个以打分移民知名的国家 – 加拿大也有类似问题。

 

结语

曾有对自由党移民政策颇有不满的批评者称,澳洲有必要进一步收紧移民,只接收“正确的移民”(right kind of migrant)。

想要正确的移民也没什么错儿,只是他们忽略掉了一个事实:很多问题的产生并不是因为澳洲接收了所谓“错误的移民”,而是澳洲对待移民的态度,包括政府的态度,雇主的态度,公众的态度等

所以,要想真正发挥澳洲移民体系的作用,澳洲社会是不是也应该反思一下自身呢?

了解澳洲生活和最新留学移民政策,欢迎随时找小bian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