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歷史上,金錢乃是權力的肥羊。

我們常說:有錢,就有權;有權,就有錢。

但實際上,並非總是這樣。

權力、金錢之間的惡鬥,是殘酷無比的。像傳說里,大明朝首富沈萬三,自掏腰包為朝廷修了南京聚寶門至水西門的城牆,但最終還是落得籍沒家產、發配充軍的下場。

而當下,世界首富貝索斯「出軌門」背後,就隱藏着現實世界裏,權力、金錢較量的影子……

一邊是,身價高達1371億美元的世界首富;

另一邊是,中東強國沙特和世界上最有權力的男人——特朗普。

01

首富25年婚姻突然破裂

根據2019年福布斯富豪榜,世界上最富有的男人叫傑夫•貝索斯(Jeff Bezos),美國亞馬遜CEO。

他身價高達1371億美元(約9200億人民幣),他的財富比全球2/3經濟體一年的GDP還要龐大。

貝索斯的商業帝國

更讓人羨慕嫉妒恨的是,貝索斯還收穫了一份完美的愛情。貝索斯和妻子麥肯齊(MacKenzie),都畢業於常青藤名校普林斯頓大學,並且在同一家公司上班。

認識3個月後,兩人就訂了婚,6個月,走進婚姻的殿堂。

麥肯齊陪伴着貝索斯創立了亞馬遜商業帝國。

兩人的恩愛,也隨着媒體報道,傳遍了全世界。

就在秀了25年恩愛之後,貝索斯在今年1月突然宣布和麥肯齊離婚。

兩人在共同聲明裡說,今生相遇,倍感幸運,彼此一直心存感激,「即便我們當初預知到25年後的結局,也仍會結為夫妻」,對於今後兩人會以朋友身份繼續分享生活。

全世界都在感嘆:這份離婚聲明比結婚聲明還讓人感動。

但殘酷的是,根據美國當地法律,麥肯齊可分到其中1/2財產,也就是685.5億美元。

相對應的,貝索斯財富將縮水一半,這是世界最昂貴的離婚。

插一句:首富曝出離婚的消息後,我第一時間做了一個財富方面的解讀,有興趣朋友可以看看(參見《世界首富4600億分手費,揭開一個驚人的財富趨勢》)。

02

小報能扳倒首富?

這則離婚聲明,是在貝索斯55歲生日的前3天發佈的。似乎日子選得有些匆忙。

就在第2天,美國著名小報《國家問詢報》(National Enquirer),用封面報道的形式,披露了貝索斯的婚外情。

《國家問詢報》聲稱,他們對貝索斯進行了4個月的跟蹤調查,跨越5個不同的州,行程4萬公里,拍到了貝索斯和前新聞女主播勞倫·桑切斯約會的畫面,很多是讓人難以想像、不可描述的。

據說,是貝索斯提前知道出軌敗露,搶先一步宣布離婚,以保持「最後的體面」。

4個月,是一個關鍵詞,大家留心下。

但一個小報,率先報道世界首富出軌秘聞,是值得推敲的。

不論是政界,還是商界,對保密工作都是非常重視的,對於私生活尤其是不檢點的私生活更是做得神不知鬼不覺。

而且,《國家問詢報》還披露了好幾條貝索斯和桑切斯之間露骨的短訊,比如貝索斯在其中一條寫道:「我愛你,活力四射的女孩。我很快就會用我的身體、嘴唇和眼睛證明給你看。」

據說,貝索斯甚至還發送了自己的裸照。

如果說,首富的安全保密工作百密一疏,被狗仔跟拍,也情有可原。

但是,截獲通訊記錄,這可非同小可。

要知道,當年美國是動用國家力量監聽了德國總理默克爾等重要領導人電話。

默克爾用的通訊安全措施,相信貝索斯也用得起。

03

貝索斯得罪了沙特王室

《國家問詢報》一時用力過猛,非法獲取通訊這可是犯罪。所以,它就辯解,是桑切斯的親哥哥Michael Sanchez 把短訊泄露出來的(撈了20萬美元)。

但是,Michael Sanchez 很快否認了這個說法。

另一邊,貝索斯要求自己的長期安全顧問加文·德貝克(Gavin de Becker)牽頭展開調查。

不久,貝索斯自己在網上公開猛料:收到來自《國家問詢報》母公司美國媒體公司(AMI American Media Inc.)的一封「敲詐郵件」。

郵件里,AMI 要求貝索斯發表公開聲明,否認《國家問詢報》此前的報道帶有政治動機或受政治勢力影響,否則,就公開令貝索斯更加難堪的私人照片,比如像「貝索斯穿着一條黑色短褲並戴着結婚戒指的全身自拍照」、「桑切斯穿着紅色低胸禮服的照片」等。

正所謂「此地無銀三百兩」,通過郵件,讓人更加相信:要搞貝索斯的,是某種特殊勢力,而不是小報炒作八卦這麼簡單。

AMI律師表示,給貝索斯的不是「勒索郵件」

經過2個來月調查後,德貝克在媒體上發佈文章表示:

我們的調查人員和幾位專家非常有信心地得出了一個結論:沙特人可以黑入貝索斯的手機,獲得私人信息。

當然,這個說法可能是有道理的。

前面說到《國家問詢報》對貝索斯的出軌調查發生在離婚4個月之前,也就是2018年9月份左右。

2018年那段時間,還發生一件大事:沙特阿拉伯知名記者哈蘇吉(Jamal Khashoggi)10月2日在沙特駐土耳其領事館,被殘忍肢解、殺害。

哈蘇吉之所以遭此橫禍,主要是因為他猛烈抨擊沙特王室,據說直接得罪了沙特王儲薩勒曼。

這個事件,我當時也做過分析,有興趣的朋友可以回頭看看(參見《沙特記者慘死土耳其,特朗普卻在局中局被火烤》)。

04

背後的大boss是特朗普?

冤有頭,債有主。

殺了哈蘇吉還不夠?那是因為,哈蘇吉就職的是《華盛頓郵報》。

而《華盛頓郵報》背後的老闆正是貝索斯。2013年8月,貝佐斯以個人名義拿出2.5億美元買下《華盛頓郵報》。

而貝索斯在今年的公開信里,意味深長地寫道:

我對《華盛頓郵報》的持有把這件事情複雜化了。某些位高權重的人看過《郵報》的報道後,會不可避免地錯把我當作敵人。

所以,事情也許更複雜。

有個人闖進了視線,他就是美國總統特朗普

特朗普在知道貝索斯離婚消息後,第一時間向貝索斯表示了「祝賀」:我祝他好運,這將會是一樁美事。

實際上,特朗普、當事三方(貝索斯、《國家問詢報》、沙特),四方彼此都有着極其複雜的關係。

1.特朗普—貝索斯:積怨已久

簡單地說,特朗普和貝索斯,一個地球上最有權力的男人、一個地球上最富有的男人,相互敵視。

兩人原本井水不犯河水,特朗普蓋房子、開酒店,貝索斯搞電商。

但是,特朗普2015年參加大選,頻頻爆出駭人言論,和美國精英的理念格格不入。

所以,特朗普一直不受精英待見。美國國家廣播公司(NBC)的數據顯示,在大選中,美國硅谷科技精英給特朗普的捐款,不到他對手希拉里的1/50。

尤其是,對於亞馬遜,特朗普更是頻頻炮轟。比如,特朗普指責亞馬遜進行遊說,大規模逃避稅收;亞馬遜海量包裹,讓美國郵政每年損失數十億美元。

他還直接點名貝索斯是「科技寡頭」。因為特朗普炮轟,亞馬遜一度蒸發400億美元市值。

貝索斯也針尖對麥芒。

在大選中,貝索斯公開譴責特朗普「在侵蝕我們岌岌可危的民主。他還稱要把對手投入監獄。這顯然不是合適之舉。」

他甚至說,要用自己的火箭公司,把特朗普送到天空里去,讓他消失。

特朗普當上總統後,貝索斯雖然有所克制,但對特朗普依然不買賬。

貝索斯的《華盛頓郵報》曾刊登整版廣告信息,懸賞1000萬美元徵集可以讓特朗普受到彈劾和罷免的材料。

2.特朗普—《國家問詢報》:攻守同盟

《國家問詢報》的老闆戴維·佩克(David Pecker)是特朗普的長期盟友和重要捐款人。

他還出面為特朗普幹了不少「臟活」「累活」:在2016年大選前,向和特朗普有染的前《花花公子》女郎邁克杜戈爾付了15萬美元,買斷了她與特朗普桃色緋聞的出版權。

特朗普的一位親密盟友私下說:總統是否犯下了可彈劾的罪行,整個問題很大程度上取決於佩克的證詞。

特朗普和戴維·佩克

3.特朗普—沙特:非同一般的商業關係

哈蘇吉被殺之後,全世界都在譴責沙特。但只有特朗普硬撐沙特,為沙特辯解。

《華盛頓郵報》(注意:又是貝索斯的《華盛頓郵報》)痛罵,「特朗普給地球上每一個暴君都發了殺戮許可證」。

但隨後,美國媒體挖出,特朗普在沙特有着非同一般的商業利益。

在某種程度上,特朗普能有今天,沙特的支持是不可或缺的。

1991年,特朗普因為離婚而破產。當時,沙特王子塔拉勒,以2000萬的價格,買了特朗普的私人遊艇「公主號」,讓特朗普喘過來氣。幾年後,又以3.25億美元的價格買了特朗普正處於虧損狀態的廣場酒店。

特朗普後來在沙特開了8家公司,直到當選後,為了避嫌,才退出沙特。

現在,沙特政務團隊還喜歡入駐特朗普家族的酒店,捧特朗普家族的生意。僅2018年3月,沙特王儲隨行人員住在紐約的特朗普國際酒店,就讓酒店的季度利潤上升13%。

而且,特朗普的女婿庫什納和沙特王儲薩勒曼交情頗深。

2017年10月,庫什納秘密造訪沙特皇宮,兩人一直聊到深夜。不久之後,薩勒曼就以鐵腕軟禁了一批王室成員和反對者,很難說,這後面沒有庫什納或者美國的打氣、撐腰。

哈蘇吉被殺後,薩勒曼也曾親自打電話給庫什納。

4.沙特—《國家問詢報》:金錢的力量

據說,因為佩克「輔選」得力,所以,特朗普專門邀請佩克參加了白宮晚宴。

在晚宴上,通過特朗普女婿庫什納的穿針引線,佩克拿到了來自沙特的融資。

在2018年3月,薩勒曼訪美,佩克的公司還製作一本厚達300頁的精美雜誌,把沙特稱作「新的王國」。

當然,目前一切還迷霧重重。

能確定的是:

貝索斯和特朗普關係不睦已久。

因為《國家問詢報》爆料,貝索斯被迫宣布離婚。

沙特能入侵貝索斯手機,但沙特不承認和《國家問詢報》的報道有關聯。

《國家問詢報》曾要挾貝索斯發表聲明,證明《國家問詢報》的報道沒有政治動機或受政治勢力影響。

貝索斯幾乎一夜之間損失近690億美元的財富。

在歷史上,金錢乃是權力的肥羊。

但願這樣的悲劇,在貝索斯身上不要上演。

本文授權轉自:正解局(ID:zhengjieclub)。正解局是一個有見識、有深度、有誠意的財經自媒體。正能量的局長專註原創,正說時勢,解碼財經,分享洞見,在這裡,我們一起穿透信息的迷霧,發現真實的中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