拜耳制药公司于1895年推出其新型非处方止痛药海洛因(Heroin),

它当时作为“更安全”的吗啡替代品被推广到了全球。

而这次推广所造成的严重后果…想必大家心里也有数…

历史表明,这是医学上更危险的营销宣传之一,

但似乎,我们没过多久,就忘记了过去的教训。

像海洛因这样的止痛药所引发的悲剧

时至今日仍潜伏在我们身边…

我们熟悉的止痛药

心脏药乃至阿司匹林

其实都隐藏着成瘾性及致命危险

澳洲专家警告:每年千人死于阿片类药物

据ABC News报道,澳大利亚现在深受阿片类止痛药毒害,而我们真的需要想办法制止这个局面。

目前,每年有超过1000名澳大利亚人

因服用阿片类药物过量而意外死亡

与死于车祸的人数相当

现在阿片类药物给澳洲社会带来的危害,并不亚于曾经的海洛因。

有阿片类药物服用过量引发的死亡,最常发生在30岁以上,居住在郊区城镇的人

他们很多或许是不小心服用了这些处方药导致成瘾。

澳大利亚阿片类药物死亡的面孔越来越多的是中年人和老年人,这些人身患疾病,他们通常在手术后使用了阿片类的止痛药。

在过去十年,阿片类止痛药致死案例几乎翻了一番。

其中大部分死者是因为过量服用了阿片类药物。

仅仅在2016年

澳大利亚就有1109人死于阿片止痛药

如此触目惊心的数字已经表明

这个隐藏的致命杀手就在我们身边

甚至就在我们的药箱里…

阿片类药物是什么?

阿片类药物是指从阿片(罂粟)中提取的具有镇痛、镇静、镇咳、止泻及致欣快作用的一类麻醉药品,包括:

1、阿片生物碱及其衍生物,主要有吗啡、可待因、蒂巴因,那可汀,那碎因等;

2、苯哌啶衍生物:哌替啶、芬太尼、阿法罗定;

3、二苯甲烷衍生物:美沙酮、美沙醇、丙氧芬;

4、吗啡喃衍生物:左吗喃;

5、苯并吗啡烷衍生物:非那佐辛、镇痛新…

一位来自昆士兰州的30岁男士,曾接受了媒体采访。

“在17岁时,我第一次接触阿片类药物,学名叫氢可酮,这种药物当时在澳洲非常流行。”

罗伯特·科尔幼时母亲去世,因情绪低落开始服用药物。

生活的不如意在服药之后似乎都消失了。

而当时得到药物也易如反掌,只要对医生说自己身上有伤痛,医生就会开出一个月的剂量。

从氢可酮开始,罗伯特·科尔陷入阿片类药物不可自拔,开始尝试毒性更强的氧可酮、盐酸羟可待酮等。

“后来我整个人身体极度虚弱,精神也萎靡不振。

我开始封闭自己,也不敢出远门,因为一旦离家超过两个小时,我就会浑身不舒服,必须服用药物。”

阿片成瘾带给罗伯特·科尔的不仅仅是身心上的痛苦,更让其背离社会。

直到上瘾的第六年,罗伯特·科尔才在父亲帮助下进入一所戒毒中心,经过两年努力成功戒毒。

服用阿片类药物对医生来说只是一张处方

但对一个家庭来说就是一场悲剧

对整个社会更是难以承受的代价

那么,阿片类药物真的有这么可怕吗?

其实世界卫生组织一直都有关于阿片类药物滥用的警告。

也一直提醒各国小心阿片类药物带来的公众健康和社会风险。

与仅在2017年就有47,000多人死于阿片类止痛药的美国相比,澳大利亚每年1000多人的死亡人数简直相形见绌。

美国社会可能更能清楚体会

阿片类药物带来的痛苦。

30年来,美国过量服用阿片类药物致死人数达35万。

过量服用药物成为50岁以下美国人死亡的主要原因,其中过量服用阿片类药物占了66%。

官方调查数据显示,约260万美国人依赖或沉迷于阿片类药物。

一些专家认为,实际人数可能超过500万。

阿片类药物的成瘾,不仅使一个个健康的年轻人变得憔悴痛苦,同时,这个可怕的现象正给美国社会带来严重的负担。

年轻人服药成瘾后,医院的阿片类药物已经无法满足他们。

这时候他们就会到黑市上去买,当经济上无法承受时,他们就会实施犯罪,成为社会的不安定因素。

以现在的发展态势,澳洲如果不严加控制阿片类药物,极有可能成为第二个美国。

但即使证据确凿令人信服,也很难短时间改变澳洲医生的医疗实践。

澳大利亚政府为了管控阿片类药物,也推出了一些项目,例如维多利亚州的安全脚本计划(Victorian Safe Script initiative)。

该计划引入了全州处方的实时监控,以遏制最有问题的阿片类药物配药。

现在,维州的计划在医院不断推进,以减少手术后分配的阿片类药物的剂量。

但光是医生的改变远远不够,而是很多患者依然要求医生给他们开阿片类止痛药的处方。

所以想要扭转现在阿片类药物滥用

还需要大众有更加清楚的认识。

面对可怕的阿片类药物,你能做什么?

01

认识身边的阿片类药物

在澳洲,最常用的阿片类处方药是Endone,一种相对短效的阿片类药物,以及它的长效亲属OxycontinTargin

Endone

Oxycontin

Targin

这些以及可待因,曲马多和他喷他多,都是阿片类药物家族的成员,其中包括吗啡和海洛因。

02

简单的止痛药可以同样好

如果您的医生建议您在接受轻微手术后,服用某种阿片类药物或作为治疗腰痛或头痛的方法,

请记住,通常其它一些轻度的止痛药也同样有效且更安全。

简单的镇痛药如对乙酰氨基酚和抗炎药对于即使是骨折这样的剧痛也非常有效。

03

减少你带回家的药物剂量

如果您和您的医生认为您使用处方阿片类药物是合适的,那么请确保您只需将所需的最低量药物带回家。

04

如果需要长期使用,请慎重考虑

如果您已服用这些药物数周,那么您需要与医生就长期后果进行沟通,并尝试寻找其他方法来控制疼痛。

05

定期清理药柜

最后,如果您之前服用过这些药物,请及时清理未曾服用的药物。

数据显示,人们通常只会服用医院开的药物数量的三分之一,而剩余物常常储存着以备不时之需或不适当地传递给朋友或家人。

然而这样的行为可能会带来非常严重的后果。

然而,除了阿片类止痛药

其实在我们生活在

还有一些很容易接触的药

有些巨大的风险

延年益寿的“心脏病”神药,乱吃可能痴呆!

在大家的常规观念中,

高胆固醇会导致心脏病

因此,

降胆固醇神药“他汀”,

一度被捧上神坛,

成为心脏病高危人群的“救星”!

但是,在17名医生的研究之下,

他们表示,

并没有确凿表明,

高胆固醇水平会导致心脏病!

用“他汀”预防心脏病,

根本就是无稽之谈!

对于已经患有心脏病高风险的人,特别是那些已经心脏病发作或中风的人,他汀类药物确实大大减少了第二次发作的机会…

但是,对于身体健康的人来说,

没病的时候乱吃药,

试图起到预防作用,

这样就不可取了…

他汀类是澳大利亚人最常用的一种降低胆固醇的药物,无数澳大利亚人,认为其有降低心脏疾病,中风的患病风险,将它作为预防的“保健品”食用…

甚至认为它有延年益寿的功效!

而昆士兰大学学者研究表明,

对于年老人群来说,

他汀类的副作用更大,

患糖尿病的风险更高!

尤其是超过75岁的年长女性,

患病几率要高33%左右!

加州大学圣地亚哥分校的教授Beatrice Alexandra Golomb表示,他汀类药物还对神经系统造成影响,不仅可能会影响患者的睡眠,导致肌肉酸痛,记忆力减退严重甚至会引发痴呆!!

简直是得不偿失!

阿司匹林:万用神药,还是”健康杀手

阿司匹林可以说是每家每户的常备药了,通常用作止痛剂、解热药和消炎药,也能防止血小板在血管破损处凝集,有抗凝作用。

可以说是万用药了

然而,近来的研究发现

阿司匹林并不适合作为心脑血管疾病的

一级预防!

Antithrombotic Trialists’ Collaboration 研究机构的医生认为,阿司匹林疗法虽然减少了致命事件,但是,其实就是“治标不治本”,可能只是改变了心脏疾病的表现方式…

有的人听信了“神药”的说法,

当心脏感到异常难受的时候,

也不遵医嘱,

自己随便吃两片阿司匹林就完事了,

这样是大错特错的!

曾经还说江湖传言说,阿司匹林可以治疗糖尿病,这一点,被瑞典研究人员辟谣了:

阿司匹林对糖尿病

并没有什么显著功效,

都是胡扯!

而且,

阿司匹林本身对身体就有副作用,

不仅会引起许多胃肠道问题,

因为阿司匹林会干扰人体中的血小板,

严重还会并发消化道出血!

诱发过敏性哮喘!

甚至是性功能减退…

阿司匹林降低了心脑血管疾病的发病率和致死率,固然是功不可没。

然而说这样可以延年益寿!

实在是坑死人!

如果老年人长期服用阿司匹林,

如果形成了致命的头部创伤,

会大大增加脑出血的死亡率!

澳洲研究人员也发现,

长期服用阿司匹林,

很容易引起胃十二指肠损伤!

据不完全统计,每一年,有至少15,000 人由于使用阿司匹林及其他非甾体类抗炎药死亡,还有数以万计的人,他们因为错误地服用阿司匹林,对身体造成了不可逆的伤害…

这些人,因为乱吃药,

付出了生命的

惨痛代价!!

阿司匹林为什么从“万用神药”,

摇身一变成为“健康杀手”?

还是因为许多人听信江湖郎中的谗言,

不遵遗嘱,乱吃,多吃,

甚至没病瞎吃!

服用澳洲”双神药“,甚至有人死亡!

澳大利亚的法律,

对于药品厂家夸大,虚假宣传的行为,

容忍度一直是0!!

此前,据《Business Insider》报道,法庭发现,Nurofen背部止痛药、经期止痛药、偏头痛止痛药和紧张性头痛止痛药的成分都是一样的。

说什么可以治疗“特定疼痛”,

都是骗人的!!

而且,特效止痛药产品,

的价格是普通止痛药的两倍,

贵得惊人!!

它们的活性成分相同,均为布洛芬赖氨酸盐342毫克,在治疗包装上标注的疼痛上并不比其他Nurofen产品更有效。

因此,

法官下令

将这些产品在三个月内下架!

在澳大利亚,“Panadol”和“Nurofen”一直被称为双神药,可以说是无人不知,无人不晓…

然而这种神药

长期服用会有依赖性!

至于大家都非常熟悉的“Panadol”,之前,一位53岁的新西兰妇女,Sarah Anne Hunn,因为在酒后大量服用Panadol,导致严重的肝功能衰竭,抢救无效身亡!!

Sarah的丈夫表示,

他很高兴Panadol的危险性可以公之于众,

这种家喻户晓的“神药”,

滥用的话,

它可能会引起非常可怕的后果!

早在去年

澳洲药物管理局(TGA)就发现,

在澳洲每年大约

有8000人因Panadol中毒!

他们都是过分相信,

这种“非处方药”对身体无害,

有个小病小灾的,

就肆无忌惮地乱吃一通,

而不去看医生…

结语

中国人常说,“是药三分毒”

看来并不是没有道理的

大家平时服用各类药物

一定要谨遵医嘱

并按照说明书按时按量服用

不要生病后随便吃药

小心得不偿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