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阅读: enEnglish 版本

经过六年的削减和混乱,Scott Morrison和自由党继续忽视澳大利亚的移民和多元文化社区。

对希望能为我们的社会作出贡献并把澳大利亚视为家园的人来说,Scott Morrison为选举抛出的骗人预算毫无意义。

预算中没有款项用来改善签证审理时间,自由党仍然想把澳大利亚的签证审理系统私有化。

更长的签证审理时间意味着人们需要等待更长时间才能和家庭成员团聚。在最终定居澳大利亚之前,人们只能搁置自己的生活计划。

配偶签证审理时间现在已经高达创纪录的28个月之久。

到2018年1月31日为止,在澳大利亚有超过191,000位持过桥签证者在等待他们的签证审理。

同时,在自由党执政期间,自2014年7月1日起,乘坐飞机来澳寻求庇护者人数惊人,达到81,000人 – 这也包括Scott Morrison任移民部长期间。

预算中没有款项用来清除自由党造成的公民入籍的积压。他们正在使移民和多元文化的澳大利亚人更难成为公民。

从审计总长最近的报告中,我们得知,公民入籍积压人数达到244,000人 – 过去四年里,积压在审理过程的公民入籍申请猛增百分之七百七十一。

当Peter Dutton提出不公平的公民入籍条例和大学水平的英语测试时,就冻结了公民入籍申请。去年,这一法律被国会否决 – 但令人愤慨的是,自由党竟没有在预算中拨出一分钱来帮助清理积压的入籍申请。

为什么本届政府想要阻止人们宣誓效忠于澳大利亚?

最后,预算确定了自由党不公平的临时担保父母签证 – 违背了他们2016年选举前所作的诺言

自由党高得荒唐的费用意味着,如果要为一对父母取得此签证,让其在澳住十年,家庭不得不要付出40,000澳元的费用 。

更有甚者,自由党将签证限于一个家庭只能来一对父母 – 迫使澳大利亚人要选择让哪一对父母来澳团聚。

您能想象这样的事吗?竟要一个家庭来做选择:是让爷爷奶奶,还是让外公外婆来看孙辈?

Scott Morrison和自由党的无情削减和混乱意味着移民和多元文化社区不得不等待更久才能移民澳大利亚,不得不等待更久才能成为澳大利亚公民,并且不得不等待更久才能和家人在澳团聚。

自由党令澳大利亚的移民和多元文化社区失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