點擊閱讀: English 版本

經過六年的削減和混亂,Scott Morrison和自由黨繼續忽視澳大利亞的移民和多元文化社區。

對希望能為我們的社會作出貢獻並把澳大利亞視為家園的人來說,Scott Morrison為選舉拋出的騙人預算毫無意義。

預算中沒有款項用來改善簽證審理時間,自由黨仍然想把澳大利亞的簽證審理系統私有化。

更長的簽證審理時間意味着人們需要等待更長時間才能和家庭成員團聚。在最終定居澳大利亞之前,人們只能擱置自己的生活計劃。

配偶簽證審理時間現在已經高達創紀錄的28個月之久。

到2018年1月31日為止,在澳大利亞有超過191,000位持過橋簽證者在等待他們的簽證審理。

同時,在自由黨執政期間,自2014年7月1日起,乘坐飛機來澳尋求庇護者人數驚人,達到81,000人 – 這也包括Scott Morrison任移民部長期間。

預算中沒有款項用來清除自由黨造成的公民入籍的積壓。他們正在使移民和多元文化的澳大利亞人更難成為公民。

從審計總長最近的報告中,我們得知,公民入籍積壓人數達到244,000人 – 過去四年里,積壓在審理過程的公民入籍申請猛增百分之七百七十一。

當Peter Dutton提出不公平的公民入籍條例和大學水平的英語測試時,就凍結了公民入籍申請。去年,這一法律被國會否決 – 但令人憤慨的是,自由黨竟沒有在預算中撥出一分錢來幫助清理積壓的入籍申請。

為什麼本屆政府想要阻止人們宣誓效忠於澳大利亞?

最後,預算確定了自由黨不公平的臨時擔保父母簽證 – 違背了他們2016年選舉前所作的諾言

自由黨高得荒唐的費用意味着,如果要為一對父母取得此簽證,讓其在澳住十年,家庭不得不要付出40,000澳元的費用 。

更有甚者,自由黨將簽證限於一個家庭只能來一對父母 – 迫使澳大利亞人要選擇讓哪一對父母來澳團聚。

您能想像這樣的事嗎?竟要一個家庭來做選擇:是讓爺爺奶奶,還是讓外公外婆來看孫輩?

Scott Morrison和自由黨的無情削減和混亂意味着移民和多元文化社區不得不等待更久才能移民澳大利亞,不得不等待更久才能成為澳大利亞公民,並且不得不等待更久才能和家人在澳團聚。

自由黨令澳大利亞的移民和多元文化社區失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