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全澳洲的媒體都在報道一件事情,

澳洲歷史上最臭名昭著的「連環背包客殺手」 Ivan Milat ,

已經從監獄轉到悉尼的

Prince of Wales Hospital

就醫了!

而他得的是一種絕症,

癌細胞已經擴散到了喉嚨和胃部,

也許活不了多久了…

但是,就是這樣一個垂死之人的一舉一動,

卻牽動了全澳洲人的神經。

因為20多年前,他曾經以搭便車為由,

讓至少7名年輕人命斷荒野,

至少20名世界各國遊客失蹤案與他有關…

看到這張罪惡的面龐,

彷彿讓大家一下就回到了

澳洲那段黑暗的歲月…

他讓美麗的天堂,瞬間淪為了人間地獄!

從1989年到1992年間,

共有7名年輕的背包客在悉尼市效失蹤,

後來,警方在悉尼南面的Belanglo國家公園內發現了

7名年輕男女的屍體。

他們分別是19歲的維州人Deborah Everist,James Gibson,

20歲的德國人Simone Schmidl,

21歲的德國人Gabor Neugebauer和他的20歲的女友Anja Habschied,

以及21歲的英國人Caroline Clarke,22歲的Joanne Walters。

根據法醫的解剖結果顯示,

這些受害人死前都被採取了極其殘忍的行刑式殺戮,

綁架、刀砍、槍擊、窒息、毆打、性折磨,

甚至將活著的人斬首…

而製造這起震驚世界的「連環背包客殺人案」的兇手,

就是受過高等教育的電信工程師Ivan Milat,

他在1989到1992年期間,以讓人搭便車為由,

對多名無辜年輕人進行綁架並殺害,

據悉,還有至少20名遊客的失蹤與他有關,

可是後來警方都沒有找到屍體。

真相大白於天下後,

不光遇害者的家屬悲痛萬分,也讓整個世界都陷入了痛苦之中。

誰也沒想到,在美麗如天堂般的澳大利亞,

居然發生了如此駭人聽聞的連環命案,

這起事件,也讓澳洲瞬間淪為人間地獄,

澳洲的旅遊業也曾因此一度蕭條…

對受害人實施行刑式殺戮,手段令人髮指

時間倒回到1992年9月19日,星期六,

這天陽光明媚,天氣正好,

一些戶外愛好者來到了悉尼南面的Belanglo國家公園徒步旅行。

當天,一位名叫Glen的旅友走到一處茂密的灌木叢時,

突然聞到了一股刺鼻的惡臭,

隨後,他發現了一塊人骨、衣服和幾縷頭髮…

於是,他馬上報警,

當警方趕到公園進行調查時,

在公園的另一處又發現了另一名遇害者,

而就是這樣一個發現,

居然牽扯出了

澳洲歷史上最大的一起謀殺案。

而這兩名遇害者是來自英國的Caroline Clarke和Joanne Walters。

澳洲法醫隨後發現,

兩名遇害者死前都遭到了跪式行刑,

死者的心、肺都被刺穿,脊椎都被切斷,

Caroline的頭蓋骨上還留有10個子彈洞,

衣服和胸罩都被撕碎,並遭到了性侵…

而Joanne的遭遇如出一轍,

牛仔褲被撕爛,全身上下傷痕纍纍…

在兩名死者的案發現場,或附近區域中,

都沒有發現她的內褲與襪子,警方認為這是遭到更多性攻擊的跡象,

內衣褲很可能被兇手拿去當作「勝利紀念品」。

面對兩名受害女孩,警方隨即開展了一系列調查,

但由於此處森林公園處於地廣人稀之地,

也找不到任何的目擊證人,因此,

警方都遲遲找不到任何有價值的線索。

追兇的平民

兩名女孩被害一事,經過澳洲的媒體報道後,

全城都人心惶惶,更是對出事的公園不敢靠近一步,

因為大家知道,

在沒有抓到兇手之前,

誰都有可能成為兇手的下一個目標…

正當警方對案件的一籌莫展,心灰意冷之際,

一位名叫Bruce的本地居民一直在關注著這起案件的進展,

看到警方遲遲沒有破案,做為有三個女兒的父親心如刀割,

不把兇手找到,自己的女兒沒準也會遇害,

於是,

這個固執的澳洲父親決心自己去調查…

一到休息或是節假日的時候,

他就獨自驅車來到這處森林公園,希望能找到更多的線索和證據,

經過反覆的勘查和尋找,這一天,他終於有了重大發現,

在一個T字路口的矮樹叢與岩石區域,他發現了一個很小的頭蓋骨,

像是一個小孩子的,也像一個女孩的,

他馬上選擇報警…

同樣的公園,不同的地點,

又發現了人類的頭蓋骨,讓警方不得不重視起這起案,

當天無數警車,警用直升機,記者,都趕到了出事地點,

並展開地毯式排查…

很快,警方就又找到了一頂帽子、背包、相機和屍體骨骼,

經法醫確認,

死者生前同之前遇害的兩名女孩一樣,

心、肺被刺穿,

胸部與背部骨頭都有明顯的刺穿痕迹…

而這兩名死者正是兩年前失蹤的徒步旅行者Deborah Everist和James Gibson。

而這一次,警方不再一無所獲,

而是在現場發現了一顆子彈,

這是點22口徑的來福槍的子彈。

於是,警方調查了悉尼當地的來福槍俱樂部,

一名俱樂部成員告訴警方,

他一年前曾看到一輛可疑汽車進入了那片森林公園,

而車的后座上坐著一位女性…

此時,Belanglo國家森林公園內又有了新的發現,

在園中東部林中空地上,

發現了一雙粉紅色的絲襪,牛仔褲,旁邊還有飲料瓶和食品罐頭,

還有一條手骨和4個彈孔的頭蓋骨。

這名遇害者後來經過確認,是德國女孩Simone Schmidl。

之後,警方又找到了德國人Gabor Neugebauer以及他的20歲的女友Anja Habschied的屍骨。

最後警方向記者透露,

7個受害者以相似方式遭摧殘而死,

他們挨打、被罰跪、被勒死、被槍擊、被刀刺而且被斬首,

同時幾乎毫無疑問地遭到了性折磨,不管男性還是女性。

一位倖存者死裡逃生

幸好還有生還者。

1990年1月25日,一名英國的徒步旅行者Paul接受了一名熱心司機的建議,

準備搭乘這名司機的便車回到悉尼市區,

可是當汽車行駛到Belanglo國家森林公園附近時,

這名司機的性情發生大變,並掏出一把手槍,指著Paul,讓他老老實實的呆著,

情急之下,Paul跳下了車,

這時正好有一輛貨車經過,救下了惶恐的Paul,並立即報警,但此時行兇者早已溜之大吉。

1993年12月,澳洲警方從一萬多條線索中最終確定了2000個「重要嫌疑人」,

並在次年,邀請唯一的生還者Paul從英國趕來悉尼,

幫助辨認嫌犯,最終鎖定了Ivan Milat ,

Paul當時激動的大喊,

是他,那是他,四號!

1994年5月22日,星期日,清晨的6點30分,

50名荷槍實彈的警察突襲了Ivan Milat的住所,

現場繳獲了兩把點22口徑的來福槍,散彈獵槍,刀子…

警方表示,

這簡直就是一個小的軍火庫。

在Ivan Milat 的車庫裡,還發現了許多被害人的野營裝備和烹飪設備。

惡魔伏法

1995年7月,這個澳洲歷史上駭人聽聞的「連環背包客被害案」兇手Ivan Milat ,

終於在認罪了,

面對356條證據、數以百計的犯罪照片,

Ivan Milat 在法庭上痛苦不已,

最後Ivan Milat 被判終生監禁。

後來據Ivan Milat 的一位兄弟透露,

Ivan Milat 從小就受到父母的極度溺愛,生性殘暴,

喜歡用刀刺穿貓狗等小動物的心肺,

還曾經猥褻過多名幼女,他到過的很多地方,都發生過有人失蹤的事,

最後這位Ivan的兄弟坦言,

我知道的他至少謀殺過大約28個人。

2010年11月7日,還發生了一件讓人痛惜的事,

Ivan Milat 的侄孫Matthew在好朋友的生日宴會上,

用斧頭殘忍的殺死了自己的朋友,

後來也被判終生監禁。

據Matthew的母親講,

Matthew很小就很崇拜Ivan Milat,

他所犯下的罪行受Ivan Milat的影響很大。

地獄空蕩蕩,惡魔在人間!

很遺憾,在澳洲這個國度里沒有死刑的說法,

不管你犯了多大的罪,頂多就是判個終生監禁。

這樣的法律,也讓像Ivan Milat一樣的惡魔,

得以在監獄裡度過自己的餘生,

可是,那些年輕的、鮮活的生活,

卻永遠回不來了…

而這些年輕人,

也用自己的生命告訴我們一個道理,

千萬不要輕意搭乘「熱心人「的便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