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Opal Tower. Picture: Nick Cubbin 古希臘人認為opal 是來自宙斯的眼淚。當opal再次流淚時,它將……推倒澳大利亞蓬勃發展的高層公寓業務。 – 來自Opal Tower 悉尼住戶的Facebook頁面

古希臘人認為opal 是來自宙斯的眼淚。當opal再次流淚時,它將……推倒澳大利亞蓬勃發展的高層公寓業務。

– 來自Opal Tower 悉尼住戶的Facebook頁面

沒有人聽到第一聲裂響,低而輕,像蛋殼開裂。到了下午的早些時候,面向城市一側的牆壁上的開裂已經升級為一種不穩定的tck tck tck聲,響聲更大而且越來越持久。這是平安夜,Opal Tower的居民們很忙,熙熙攘攘地忙着為節日做準備。包裝禮物。塞滿冰箱。這是他們在這座36層高的時尚新建築中迎來的第一個聖誕節,這幢大樓被認為是悉尼西部奧林匹克公園住宅皇冠上的一顆明珠,這個大型活動區域正在發展成為一個充滿活力,適合家庭生活方式的中心。當時,這座價值1.65億的高層建築才剛開放入住四個月;392間豪華公寓中的許多公寓剛剛完成搬家拆包。

然後聽到巨大的響聲。據一位高樓層的居民說,在10樓的裂縫只有幾毫米寬,但隨着重量達數千噸的混凝土,鋼鐵,玻璃和人類的重量,它爆裂時發出的聲音是「就像大炮一樣「。

起初他們想到:炸彈。下午2點45分警方接到報警,整個大樓響起警報,尖銳而緊急,當時在家的300名左右的居民被警告撤離大樓。緊急服務部門在內部混凝土支撐牆上發現了一條大裂縫,整個建築物略微移動,導致房門被卡住,有人被困在裏面。「那是首次使用』坍塌』這個詞,」該大廈的業主法人團體主席Shady Eskander說道。

Cathy 和 Laurie Smith 在他們的公寓里。 Picture: John Feder/The Australian

很快,消防隊員和穿着反光背心的公共工程工程師蜂擁而至,前院是一片混亂的障礙物和橙色交通錐,測量員的三腳架和亂轉的人。「他們將我們移到100米之外,然後到200米之外,然後過了混凝土橋,進入公路另一側的公園,」Laurie Smith說道,他和他的妻子Cathy以及他們的兩隻狗一起三天前才搬進Opal Tower。Tina Tong與五個人一同住在一個上層公寓,其中包括她兩歲的兒子,她回憶起,看到附近託兒所的護理人員將嬰兒床推出門外,推過人行橋,一個床上三四個嬰兒。一位背部剛剛動過手術中的老人拄着拐杖掙扎前進。

最終一個半徑一公里的的禁區在受災建築周圍建立起來,迫使另外3000人離開。道路和附近的火車站關閉,水和煤氣服務關停,這座大樓被從電網中隔離。那天晚上,電視新聞中的畫面傳遍世界各地:人輪,推着行李箱,抓着枕頭,走出他們的家園,走入一個未知的未來。有些人拎着貓籠,其他人抓着各種各樣的塑料袋和室內植物。一個帶着泰迪熊的孩子看上去十分困惑。這樣的平安夜。

Shady Eskander at Opal Tower. Picture: Nick Cubbin

在距離最早的疏散過去近三個月後,在一個大風天里,我在Opal Tower地面層與Eskander分吃一個比薩餅。聖誕節來去匆匆,居民們曾經希望從他們的高空陽台上看跨年夜的煙火。孩子們回到了學校。季節變了,為相鄰的40公頃的兩百年公園的紅樹林和綠地塗上一抹秋天的顏色。

令人難以置信的是,儘管已經不再登上頭條新聞,但是大樓里近一半的公寓仍然不適合重新居住,數百人仍留在臨時住處。人們最初曾在平安夜午夜之後被全部允許返回,但幾天後,當發現損壞的全部程度後,居民再次撤離。他們被告知他們將出去住10天。那是在12月27日,而如今,回家的時間表仍然模糊。有些人,比如Bryan Tan,一位32歲的自住業主,正與妻子和母親住在Chatswood 的一家酒店式公寓里,他們現在離開家的時間比在新家裡度過的時間還要長。

我感到自己坐在這裡,坐在這座高117米以下的高層建築下面足夠安全——它在開業時曾作為建築成就廣為宣傳,「終極的奢華和生活方式」。12月,安固工作幾乎立即開始,業主法人團體聘請了獨立工程公司Cardno擔任監督。在前10層和地下室安裝了不少於900根實心鋼樑,每根寬1英尺,重300公斤。2月19日,由新南威爾士州規劃廳聘請的三位工程專家結束了為期八周的調查,發佈了一份長達36頁的報告,聲稱該建築「整體結構可靠」。它不會坍塌成一堆灰塵和碎石。但是……

破損的支撐牆

鑒於目前席捲全國州府城市的高密度開發熱潮,這份報告包含了令人不安的披露。報告發現,許多設計和施工問題,包括「不遵守國家規範和標準」,都對大廈造成了重大損害。一些預製牆由「低強度混凝土」構成,而「設計缺陷」的水平支撐梁,又稱為滾刀梁,在極端壓力下容易爆裂。對初始設計所做的修改意味着,滾刀梁和內部板之間的一些接頭僅進行部分灌漿,大大提高了建築物中的應力水平。也有照片顯示:薄薄的綠色石膏在牆上破碎,混凝土破碎和暴露在外,破裂的樓板和在壓力下彎曲的鋼筋。

這些調查結果在新州250億的建築行業以及在其他地區引發了震動。怎麼可能有這些缺陷?這是一棟昂貴的公寓大樓,公寓起價為80萬,頂層雙層公寓的價格高達250萬。如果買家不能信賴市場高端的開發項目,他們還可以信任什麼?城市整合正在以極快的速度改變我們的城市景觀;Opal Tower的問題讓很多人感到緊張。

Urban Taskforce首席執行官Chris Johnson 是一名前政府建築師,也是新州規劃部門的前執行總裁,他一直密切關注着Opal Tower的故事。對於一座交付四個月的建築物內會出現裂縫,他感到「震驚」,因為該建築物已通過了悉尼奧林匹克公園管理局和新州規劃部門的檢查,並獲得結構工程師和私人認證機構的簽字通過。備受批評的私人認證的做法,在Opal Tower的困境下再次遭到抨擊——這是自20世紀90年代以來在全國範圍內推出的一個系統,將曾經屬於政府或市議會檢查員分管範疇的權力,交給了私人的,開發商指定的承包商。然而, Johnson 認為Opal的開裂是一次性事件,任何程度的監督可能都看不出問題。「我們是第一世界的國家,我們的系統非常嚴格,制衡力度很大,」他說。「Opal發生了一些奇怪的事情。」

Opal Tower地上的裂縫。Source: A Current Affair

石灰綠色條紋,閃閃發光的凹凸外立面,這座三角形大樓的設計旨在吸引眼球。現在它只是在吸引嘲笑。在被關閉之前,這間開發商的網站成為吸引讀者評論的磁鐵,展示了一種獨特的殘忍幽默。這座有質量問題的大樓被叫做積木大樓,被叫做Homebush的斜塔。「一流的開發,為增加您的資本基礎和您擁有的財產大小提供了機會。我的(裂縫)現在只比今天早上大2.5毫米!「有人開玩笑寫道。還有更多的:「便宜的公寓,非常適合腎上腺素癮君子」和「如果我在那裡租房或買房,我應該作份遺囑嗎?」

將畢生積蓄投入這座建築物的人並不覺得好笑。Eskander告訴我,一名法人團體成員曾在那個出事的平安夜前以80萬的價格放售一套公寓。「之後,有人提出40萬的報價,」他說。「然後,隨着一連串事件的展開,他們完全放棄了。」59歲的Andrew Neverly 在五年前以$840,000 的價格與妻子買了一套公寓。「我認為它現在一文不值,」他告訴60分鐘節目。「我們站在糟糕的懸崖上。」Eskander說,新州公平貿易廳告訴租戶們,他們有合法理由打破租約,因為這座建築「不適合居住」。「如果你是一名投資業主,你失去了你的房客,當你失去房租時,你將如何支付按揭貸款?」他說。「你的整個人生開始解體,很難讓另一個[租戶]搬進去。即使是正在那裡的人也在重新談判他們的租約,說』我會支付40%(的租金),不接受就算了』。」

2018年12月25日警察和消防人員在Opal Tower 前面。Picture Saeed Khan/AFP

有些租戶甚至可能從這場災難中獲利。一些房東聲稱,已停止支付租金的租戶仍在接受由建築商Icon支付的臨時住宿津貼。這座大廈的每周租金從$500 到 $700元不等; Icon被認為對該項目有全部責任保險,他們一直在為搬離家園的居民的住宿費用提供資金,每天分配$220 到 $500不等,加上費用,具體取決於他們的公寓大小。到目前為止的費用估計:至少1000萬。

那些想找罪羊的人會有對政府委託的調查小組的報告感到失望,因為該報告沒有將責任歸咎於任何人。不是 Icon,這是一家信譽良好的公司,由數十億價值的日本公司Kajima Corporation提供支持。(Icon的總經理Julian Doyle在第二次撤離後,曾對聚集在大樓前的記者發表講話並告訴他們:「不,我們沒有犯錯誤。不,這不是趕工工作。」)不是其設計和施工工程公司WSP,其澳大利亞首席執行官Guy Templeton當時站在Doyle旁邊,堅持認為這座建築物從沒有任何倒塌的風險。不是參與的任何分包商,也不是最終簽署通過的私人認證機構McKenzie Group。也不是Opal 的澳大利亞本地開發商Ecove,它在奧林匹克公園區域有另外四座大廈,包括正在建設中的38層高的Boomerang Tower。Ecove總監Bassam Aflak稱裂縫是「一個罕見的結構缺陷」,並繼續堅稱該建築物的「高品質」。(Ecove和Icon拒絕對這篇文章發表評論。)

Icon的Julian Doyle 和 WSP的 Guy Templeton對媒體講話。Picture: Chris Pavlich

然而,這場災難導致了一波相互指責,而且進一步削弱了公眾對澳大利亞建築業的信心。根據去年的基準Shergold Weir報告,這種信仰已經被動搖了——並且有充分的理由。由西悉尼大學校監 Peter Shergold 教授和律師Bronwyn Weir撰寫的這份譴責性的報告,概述了澳大利亞各地合規和執法系統的「重大的和令人不安」的問題。報告指出:「那些進行高層建築建設的人主要依靠自己的設備。」 新南威爾士大學城市未來研究中心的研究人員在2012年進行的一項研究,調查了1000多名新州分契式業主,發現72%的人(他們中85%的人在2000年以後建造的建築物中)知道他們的公寓中至少存在一個重大缺陷,而漏水和火災安全缺失最常見。

Opal Tower的裂縫,以及墨爾本Lacrosse和Neo200公寓樓內的包層燃料火災等近期的災難,都凸顯出一個系統的問題,引人注目,令人擔憂,不容忽視。「全國各地的歷屆議會一直以來都更多地關注對住房存量的採購,而不是關注它是如何建造的以及住在裏面的人們的安全,」澳大利亞倡導組織業主團體網絡(Owners Corporation Network)的分契律師兼發言人Stephen Goddard說到。他說,這個行業的問題可以追溯到1990年代末的放鬆管制。「在過去的20年里,購買冰箱獲得的消費者保護比購買上百萬的公寓的更多。我們到底是什麼樣的蠢人,我們怎麼可以這樣生活?要發生Opal這樣的事,人們才會突然注意到問題?「

新南威爾士州政府最終在2月份宣布對該州建築業進行監管改革,從委任建築專員開始,作為對Shergold Weir的報告建議的回應。在整改之後,建築鏈中的每一方,從設計草案到最終建造,都需要進行註冊並符合要求,並且在施工過程中不允許施工人員在未向建築專員提交修改後的計劃以獲得審批的情況下進行更改。在私人認證方面已經覆水難收,但政府已發誓要打擊「狡猾不可靠的認證者」。

法律將被澄清,以消除任何有關建築從業者對房主負有照顧責任的疑問。「圍繞這個問題制定良好的公共政策至關重要,」Goddard說。「新州政府必須履行其承諾,其他州需要效仿,否則我們將擁有越來越多的Opal。我會以最強烈的方式提倡人們不要購買樓花,直到我們有這種法定的照顧義務,令業主在遭遇違規時得以起訴。「前規劃部門負責人Chris Johnson同意Opal的麻煩是這個行業所需要的警鐘。「我們不需要過度反應,並以為所有這些大樓都會塌,」他說。「但我認為現在所有的開發商都希望在流程方面保守而不是激進。毫無疑問,更多一點制衡會起到作用,而這不是壞事。」

Eskander有太多需要考慮的眼前的事,而顧不上對國家大型公寓樓行業的現狀擔憂。他今年28歲,頭髮緊密,舉止悄然自信,現在他對滾刀梁的了解程度超過了他他曾想要去了解的。他和他的妻子Amy去年八月搬進了Opal Tower的頂層公寓,並希望能夠建立一個小家庭。這已被擱置,正如Eskander的日常工作一樣。他不得不從經營他的悉尼藥房業務中抽出時間來代表居民,經過平安夜疏散引發的歇斯底里,憤怒,恐懼和不確定的各個階段,引導到一條穩定的路線上。

幾乎從裂縫出現的那一刻起,作為業主法人團體主席的Eskander一直扮演着一群令人眼花繚亂的利益相關者和專業人士的支點:自住業主,投資者和租戶,政府部門,建築商,開發商和建築師,以及從那時起,數百名工程師,測量員和技工一直在探索這座建築物的每個角落。「人們的生活在一夜之間天翻地覆,沒有任何東西可以作為保障依靠,」他說到,聲音穿過附近高速公路的交通喧囂。「任何政府部門都不會走過去修理它; 沒有工會可以幫助你。這要由我們去解決它。這很脆弱棘手,要確保每個人都能獲得最佳結果。「

他和分契業主委員會的其他八名成員一直在長時間工作,一些有全職工作的要抽時間參加戰略會議,甚至持續到凌晨。Eskander已經回到他的公寓居住,但他理解為什麼其他人雖然被開綠燈也沒有搬回來。「人們在夜間聽到一些石膏裂縫——它不是結構性混凝土開裂,但是他們會因為這些事而焦慮,」他說。「有些人會說,』我絕不會在那棟樓里待一晚』。但是我們中的一些人沒有選擇;你無法獲得退款。我們每天都在承受它。對我來說,我只想確保在我離開家時,如果我的妻子在那裡,她會安全,你懂嗎?「

居民 Ilya Levchenko 和Anastasia Chen離開大樓。 Picture: Dylan Robinson

在Opal Tower的大堂和電梯里,以及鄰近酒店的自助早餐那裡,談話的主題是一樣的:除了聽到對建築物的安全性的不安和對財務後果的焦慮之外,那些流離失所的住戶之間的談話包括新通勤的麻煩,小孩子日常生活被打亂,對寄宿中寵物健康以及對留下來的貴重物品的安全的擔憂。很多居民都想家了。有些人只是厭倦了動蕩。39歲的租戶Ilya Levchenko和他的妻子Anastasia Chen回到了他們位於24樓的兩居室公寓,但是他們三歲的雙胞胎Ivan和Alina難以適應。「我們在一個月內在三個不同的地方住,」來自俄羅斯的軟件開發人員Levchenko說。「孩子們變得非常非常緊張。晚上當我與他們散步時,我說是時候回家了,他們說,爸爸,哪個家?「

去年12月份 Opal Tower的警報響起時,Tina Tong的蹣跚學步的兒子因為一次肺炎發作,才剛從醫院回家兩天。「最初幾天一片混亂,每個人都在震驚中,」她說。「當我到現場看到損壞後,我回到酒店房間哭了起來。我就想,』事已至此,我們完了。我們無法從這件事中恢復過來』。「

這名35歲的平面設計師與她的父母一起在較高樓層購買了一套四卧室的公寓,他們的父母計劃在靠近女兒和孫子的地方安享退休生活。「我無法為他們提供一個安全的居住地,所以我不得不把他們送回中國,」Tong說。「在那個年紀,他們不想幾個月都住在酒店裡。我們都不得不暫停我們的生活。「 三個月後,她只想回家。「我的兒子受到精神創傷,」她說。「老實說,不得不向人們解釋我們的樓有什麼問題,有點令人尷尬。要向託兒所老師解釋,如果我的兒子出現行為變化或他調皮了,那是因為我們正住在酒店裡。「

對於業主而言,與漫長的不方便帶來的痛苦相伴的,是嚴峻地意識到他們在財務上漸入枯竭。「你積攢了四,五年的存款,你一直在努力工作,現在你的公寓可能是你擁有的最大資產,」Eskander說。「如果出現問題,你有什麼能保護你?什麼也沒有。」

在業主繼續選擇能代表他們進行一場潛在的集體訴訟的最好的律師事務所時,專家們警告他們面臨一場艱苦的戰鬥。「這是一個複雜的案例,因為還沒有人確定誰有過錯,」悉尼律師和集體訴訟專家Bailey Compton說。「對於他們來說,進行一個案子將會很昂貴,要為此投入大概兩到三年。」

有一件事是肯定的:有如此多的參與方(和保險公司)捲入這場災難性事件,尋找誰要最終承擔責任的任務意味着它對於律師來說是一個開放季節。

4月12日,業主法人團體正式同意開始對受損的公寓進行補救的工程。補救工作將至少需要10周,在此期間,169個住宅必須保持空置。Icon將在此期間補償業主的租金損失,其母公司Kajima Corporation已同意對重大缺陷的保修期從6年延長到20年。「從第一天開始,我們就努力工作達到了現在的位置,」Eskander說。「如此龐大而複雜的事,所有不同的利益相關者必須共同努力,否則這座大樓將永遠無法修復;人們將永遠無法回來。「

一些分析師表示,一旦問題得到解決,Opal Tower的房產價值有可能隨着時間的推移而恢復。Goddard 對此不同意:「Opal 是有毒的。這座建築的聲譽現在如此糟糕,以至於沒有人會從那些人手裡購買這些公寓。那些消費者做了什麼要遭受這樣的事?這件事發生時,新南威爾士州在做什麼?「

如今,這座受傷的建築看上去依然驕傲卻已經破碎了。暴風雨正在來臨,陣風令人擔心,藍色的網標誌着在各個樓層的修復工作。在沒有租戶的陽台上,放着一些死去植物的軀體和匆忙棄置的塑料玩具。「我們很多人原本都計劃今年要孩子,」Eskander說。「我們以為這會是一個養家的好地方。但是現在,我能在這棟樓里養一個新生兒嗎?在這個階段很難得到答案。「

他能完全覺得安全嗎?也很難回答。「我猜每個人都必須權衡這一點,」他說。「如果你不能離開,你要賣掉它,虧本賣並希望你以後能得到賠償嗎?你會等嗎?「他突然看起來很疲憊。「人們原本不應該經歷這一點。你不會想買下你的家,而它成了你生活中的一大頭疼,所有這些問題都是問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