來源:一讀(ID:iiiread)

作者 / 王獅獅

「執子之手,與子偕老;死生契闊,與子成說」

陪一時不難,難的是陪一輩子;

愛一年不難,難的是愛完一生。

一對相守73年恩愛如初的夫妻,

用他們的故事告訴所有人:

你要相信愛情,也要嫁給愛情。

1

誰說,世間難覓真愛的?誰說,愛情走到最後都會面目全非的?

這對相戀73年,讓全世界都為之感動的夫妻會告訴你,這世上有一種愛情,不僅抵得過時間,還抵得過生死。

時間退回到1944年,那時候的喬治還是一名海軍,英俊瀟洒,頗受異性歡迎。

左二為喬治▼

所以,在聽到母親為自己安排了相親的時候,喬治第一個想法是拒絕:「我太忙了,根本騰不出時間。」

畢竟在當時的喬治看來,相親這種事情,怎麼會遇上真愛呢?

可他實在架不住母親一再的要求,到底還是抽出時間,決定和那個名叫「雪莉」的女孩兒見一面。

就是這一次見面,揭開了兩個人後半生故事的序幕。

喬治第一次見到雪莉的時候,整個人都懵了:

那個女孩是如此的明媚耀眼,讓自己只看了一眼,就再也無法移開目光。

他意識到,自己對這個第一次見面的女孩,一見鍾情了。

也許愛情就是這樣吧,需要的不是等待,而是剛剛好的時機。沒有早一步,也沒有晚一步,遇見了,就對了。

喬治立馬開始行動,先是主動和別的女孩斷了聯繫,然後又開始對雪莉「死纏爛打」,誓要將她娶回家。

這大概就是,「遇見你之前,我沒想過結婚,遇見你之後,結婚這事兒再也沒想過任何人」。

於是,在兩個人認識第6天,喬治和雪莉就結婚了。

在很多人看來,閃婚的婚姻太過衝動,也太不靠譜。

可喬治和雪莉的婚姻竟然出乎所有人的意料,他們不僅沒有分開,反而更加恩愛。

結婚第一年,雪莉和喬治像所有的新婚夫妻一樣,吃飯聊天參加聚會,總是成雙入對,恨不得每一分每一秒都膩在一起。

結婚第十年,喬治哪怕再忙都會抽時間陪雪莉出門逛街,兩個人一起聊聊音樂,喝喝咖啡,總是有著說不完的話。

結婚第三十年,兩個人先後生了4個孩子,當初的小家庭也一天天壯大,但他們從未吵過一次架,時光往複,仍愛彼此如初。

結婚第五十年,雪莉看向喬治的眼神里,還像初見時那般,帶著藏不住的歡喜。

結婚第七十年,兩個人不管去哪裡,都要時時刻刻拉緊對方的手,彷佛這世間的一切,都無法將兩人分開。

2

都說要看夫妻恩不恩愛,只看他們的眼神和動作就知道了。

就像喬治和雪莉,愛從他們四目相對的眼神里,從彼此緊握的雙手裡,從一看到對方就上揚的嘴角里,處處都能流露出來,藏都藏不住。

有人說,婚姻是愛情的墳墓,因為不管婚前如何相愛,一旦陷入了日常生活,便會馬上流於惰性,逐漸消磨。

可對於喬治和雪莉來說,婚姻不僅不會消磨愛情,還會讓愛情在歲月中歷久彌珍。

每一年的結婚紀念日,都是喬治最重視的節日。

不管有多忙多累,他總是提前為妻子準備好禮物,而且七十三年來,每一年都不同。

今年,他特地準備了一大捧自己種的粉色玫瑰,因為在他心目中,那就是妻子雪莉的樣子。

「不要愁老之將至,因為不管歲月如何在你臉上留下皺紋,對我而言,你永遠都是初見時少女的模樣。」

雪莉也是一樣。

每一年到了喬治生日這一天,她都會起個大早,親手製作生日蛋糕,買好生日禮物,為丈夫過一個簡單卻溫暖的生日。

在她看來,婚姻里沒有比陪伴喬治過完一年又一年,更能表達自己無限愛意的事情了。

韓寒曾說,所謂愛其實就是陪伴,沒別的。看看喬治和雪莉的婚姻,就明白了這句話的意義。

陪一時不難,難的是陪一輩子;愛一年不難,難的是愛完一生。

婚姻最好的狀態,大概就是不管歲月如何變遷,容顏怎樣滄桑,只要有你陪在我身邊,我就不用羨慕任何人。

3

只可惜,歲月從未饒過任何人。

日子一天天過去,衰老和疾病,也開始降臨在喬治和雪莉的身上。

94歲的雪莉備受關節炎折磨,手腫脹到發紫,嚴重的時候整宿整宿無法入睡。

每當這時,喬治就輕輕地將雪莉摟進懷裡,體貼地拍著她的肩膀,默默安撫她,說自己有多愛她。

可疾病還是沒有放過雪莉:2016年,雪莉心臟病發作,一度嚴重到被拉到手術室搶救。

喬治嚇壞了,不吃不喝地守在病房門外,老淚縱橫哭得像個孩子。

「我求求你不要走,不要只留下我一個人,要是我能替你疼,就好了。」

從死亡線上搶救回來的雪莉,看到這樣的丈夫,心裡也難過極了:

「我夢見有人拉著我的身體沉入湖底,但忽然間想起了你,我還沒有陪你吃飯散步,我告訴那個人,我絕不會丟下喬治,一個人走。」

好不容易等雪莉脫離了危險,喬治又開始頻繁患病住院。

那個時候,這對已經攜手走過73年風雨的夫妻終於意識到,死亡正在一步步朝自己逼近。

怕死嗎?這90多年的人生,該體驗的都體驗過了,該經歷的也都經歷過了,想想其實也沒什麼遺憾的。

只是無法想像,若是其中一個人先走,另一個人該擁有多少勇氣和力量,才能度過接下來的歲月……

「就當我是個膽小鬼吧,因為沒有你真的會活不下去。我不能失去你,更不敢眼睜睜看著你離開。」

喬治挑了一個晴朗的日子,帶著雪莉去路上散步。

他們走得很慢很慢,直到快要走完的時候,喬治才開口問到,「如果可以的話,你願意和我一起離開嗎?」

雪莉聽完只是笑了笑,回答他,「你怎麼把我想說的都說了。」

世事難料,我真的很害怕你丟下我一個人自己走了,所以我決定陪你一起離開,這樣我們一直一直都是在一起的。

4

彼時的加拿大已經通過《醫生協助死亡合法化》,經過評估,兩位老人符合安樂死的要求。

這一年,喬治95歲,雪莉94歲。

他們決定就像73年前那樣,握著彼此的手,優雅而勇敢地,和這個世界告別。

喬治先是帶著雪莉去了兩人最喜歡的餐廳,燭光搖曳,音樂飄揚,正如倆人的愛情一般浪漫。

人生不過短短几十年,能這樣全心全意被一個人愛著,也算是無怨無悔了。

在徵得孩子們同意之後,喬治和雪莉最後一次在家裡舉行了聚會,兒子、孫子、重孫子也從世界各地趕回來。

喬治和雪莉被孩子們簇擁在中央,臉上帶著心滿意足的微笑。

這一生,養大了自己的孩子,又看著孩子們娶妻生子、事業有成,為人父母的使命總算是完成了吧。

人到了某個年紀就會知道,說陪你過完這一輩子的人很多,可真正陪你過完的寥寥幾個。

孩子會遠走高飛,朋友會漸行漸遠,只有枕邊人會一直陪伴。

而如今,喬治和雪莉終於能夠為這夫妻一場,寫下最完美的結局。

喬治緊緊拉著雪莉的手,直直看向她的眼睛,「親愛的,你準備好了嗎?」

雪莉深情回吻他,「你準備好了,我就準備好了。」

他們在孩子們的祝福下,互相攙扶著走進卧室,手拉手躺下,讓醫生將藥物通過靜脈注射進他們的胳膊。

房間里飄蕩著莫扎特的曲子,那是兩個人第一次見面時聽到的音樂。

「知道嗎?這是我這輩子最喜歡的音樂,因為第一次約會,我就是聽著這首歌,愛上了你。」

一晃大半個世紀啊,和你在一起的每一年每一天每一分鐘,都很幸福。

隨後,喬治對著站著的孩子們,輕輕說了一句,「我們愛你們。」

在音樂聲中,他將目光再次轉回到妻子身上,兩個人雙手緊握,彼此注視著,相愛的片段從腦海中一一閃過,一切盡在不言中……

「情不知所起,一往而深;生者可以死,死可以生」。

現實里有太多的婚姻,還沒經歷過生子、衰老、疾病和死亡,就已經搖搖欲墜。一紙婚書,海誓山盟,更是輕薄得不堪一擊。

而他們,用將近一個世紀的時間,去愛了一個正合適的人;

用整整一輩子的時間,去詮釋了什麼是愛,哪怕走到了生命盡頭,仍不肯放開相互牽的手。

就讓他們的故事,給現在苦苦堅持的你一份信心,給曾經無奈放棄的你一份希望,給憧憬未來的你一份篤定。

你要相信愛情,也要嫁給愛情。

你要相信哪怕歷經千辛萬苦,也終會出現一個人,與你終老,直到白首。

山無陵, 江水為竭, 冬雷陣陣, 夏雨雪, 天地合, 乃敢與君絕。

感謝原作者辛苦創作,如載涉及版權等問題,請聯繫我們,我們將在第一時間處理。

文章觀點僅供參考,不代表我們的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