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日早上,悉尼時間9:55分左右,一名中年華人男子從Chatswood Chase頂樓縱身躍下,

在商場一樓展出車輛附近,血染一地。

然而,就在幾分鐘之前,他滿身怒氣地追了一名年僅14歲的少女幾條街,

並將手中的尖刀刺進了女孩的身體。

這名男子是一名中國父親,這名女子,卻是他的女兒。

而就在出事的幾天前,女兒卻對父母大打出手!和父親大聲爭吵,打破母親額頭,家暴父母,當庭認罪…

這到底是怎麼一回事呢?

一家之主,殺女未遂,跳樓自殺

這場轟動全悉尼華人的家庭悲劇發生在上周日早晨,沒有一個父親不疼愛自己上輩子的情人,我想,也不會有一個父親真的捨得將尖刀刺入自己親生女兒的身體,

而這名52歲的父親,卻都做到了。

「救我,救我,他想殺了我。」一聲尖銳的求救聲響徹了Chatswood早晨的天空,一名年少的少女奮力奔跑在還並不是很繁忙的街道上,

她拉住周圍的路人拚命呼救,

一邊尋求幫助,一邊不斷回頭觀望,一邊繼續竭力逃跑,恨不得在肩膀上裝上一對後視鏡。

在她的身後,一名中年男子手握尖刀窮追不捨,口中用中文不斷吶喊着什麼。

這時的女孩已經身受刀傷,

鮮血從她的脖子沿身體流下,手上、衣服上、臉上,無處不是鮮紅色的血液,就連頭髮也被湧出的鮮血黏在了一起。

周圍的居民聽到了呼救聲,趕緊走出家門給予女孩幫助,在大家的協力下,終於安撫下了女孩並控制住了中年男子,

並將女孩送往醫院救治。

在了解了事情的原委後,所有人都不敢相信這個事實,這名追殺女孩的中年男子,

竟然就是女孩的親生父親。

就在人們還沉浸在女孩得救的安慰和親父殺女的詫異中時,在Chatswood的另一邊,

一場血的悲劇,發生了。

不久之後,在Chatswood Chase商場內,「咚」的一聲巨響把正在一樓購物的人們嚇得逃竄開來,一名華人中年男子躺在了汽車展台前的血泊中,

一動不動。

群眾們趕緊報警、叫救護車,救援人員到來後,檢查了該男子的身體,向著周圍搖了搖頭,

該男子,當場斃命。

這名男子來自中國,今年52歲,經初步調查後發現,死者正是早晨追殺女兒的那位父親,在追了女兒幾條街之後,他選擇在Chatswood Chase商場,

結束了自己的生命。

一名52歲的中國老父親,為何要將罪惡的殺念投向自己的女兒?為何又在僅僅幾小時後自殺身亡?與其說,這是一場父與女的矛盾悲劇,倒不如說,

這是一幕中國式家庭教育的集體悲哀。

來澳十年,中國家庭支離破碎

據調查,這個華人家庭父與女的重大悲劇其實壓抑已久,女兒沒能成為父親想像的模樣,父親也沒能獲得女兒的愛戴,一個不乖,一個不服,

父親最終將刀,伸向了女兒。

十年前,一家人跨越南北半球,移民到了澳大利亞。為了這一天,父親傾盡了所有精力,

只為讓一家人能夠來到國外過上更好的生活。

然而,在剛來到澳洲時,生活並不如意。

父親在生活上處處碰壁,偶爾還得受當地人歧視,生活帶來的壓力未曾壓垮他,他將自己的希望,

全都寄托在了自己女兒的身上。

中國家庭中的兒女,幾乎無一例外,都繼承了這樣的希望。好好學習,成績拔尖,孝敬父母,乖巧懂事,

這就是這位父親對女兒的要求。

我們不難看出,這四個要求鑄成了一個先決性底線——

不得反抗父母。

但父親的希望真的那麼容易實現嗎?

隨着父親繼續在澳洲奮鬥,一家人的生活總算有了起色,在六年前,父親通過雙手的勞動,掙得170萬刀澳幣,

買下了在Chatswood的房子。

這四年間,他沒日沒夜的「搬磚」,為的就是讓自己的家人過得更加富足,當然,也為了讓女兒過得更幸福,獲得更好的教育,但一切,因為這樣「捆綁式」的家庭關係,

變得事與願違。

在澳洲接受西式教育的女兒並沒有如父親所願,聽話乖巧喪失抵抗,反而愈來愈具有自我意識,愈來愈具備獨立思維。父母所言,女兒開始有立場地反抗,見女兒不聽老人言,

父親便開始逼迫女兒執行自己的「指令」,

但女兒現在也算是半個澳洲小青年了,會使壞,會說謊,會離家出走,

唯獨不會順從。

就在上周三,7月3號,女兒甚至因為一件瑣事,和自己的母親大打出手,無意之中,將母親的額頭上划了一個口子!一時間,母親的額頭上血流不止,被家人緊急送去了醫院就醫。

女兒的這一行為,讓這對迷茫的父母感到心寒。誰也不曾想過,自己的親生女兒,會對自己下這麼狠的手。在這次爭吵中,女孩將家裡鬧了個底朝天,砸壞了許多家中的家居和器物,

讓父親和母親都站在崩潰的邊緣。

由於這起爭吵,這名14歲的中國女孩也遭到了社區指控,她被指控「有實際身體傷害」、「摧毀或破壞財產」等罪名。上周五,女孩出現在Surry Hills兒童法庭,

並對這兩項指控表示認罪。

警方在聽證會期間提出申請,要求「禁止或限制」女孩對父母的行為。

然而,法院駁回了申請,

可就在這件事發生後的第四天,

一家人的怨念,爆發了。

7月21日周日上午,父親在家再次與女兒發生嚴重口角,

而這一次,他掏出了尖刀。

一刀、兩刀、三刀…發狂的父親將這麼多年的積怨化作殺意,不斷捅向女兒,女兒瘋狂地喊叫着逃出了家門,穿過門口的公園,血滴了一地,

不斷向他人求救。

(女兒求救的公園)

喪失理智的父親手握沾滿血的尖刀在身後窮追不捨,直到周圍鄰居出面報警阻止,

才肯停下腳步。

蒙蔽了雙眼的衝動消散後,父親看着自己手中的尖刀,又看着倒在自己面前的年僅14歲的女兒,他傻了。

他在大街上放聲痛哭,旋即逃離了現場。

幾小時之後,發生了文章開頭的那一幕,這名52歲,在澳洲用自己雙手奮鬥了十年的老父親,在Chatswood Chase的頂樓縱身跳下,

身在異鄉,結束了自己的生命。

小編親自來到事發地點 目前現場已經清理乾淨了。

14歲的女孩,在醫院接受治療後,目前情況已經穩定。但無法想像,當其得知自己的父親在殺害自己未遂後自盡,

這對其一生會有怎樣的影響。

人們不禁在想,造成這起悲劇的原因究竟是何,是不聽話的女兒?還是固執己見的父親?這當然不可怪罪於某個個體,這是一種思維的碰撞,

這是中國傳統家庭與現代社會不融合所致的極端悲哀。

這樣的教育,不止毀了一個家庭

上海盧浦大橋悲劇

前段時間,上海盧浦大橋上的悲劇讓人無法忘懷。一名17歲的少年衝出了母親駕駛的車輛,

快步跑到橋邊,不假思索縱身躍下!

追隨在其身後的母親抱都沒有抱住自己的孩子,

眼睜睜看着他命喪橋底。

這名少年還尚未走出未成年人保護法,卻已退出了自己的生命。

在母親打開車門的瞬間,孩子邊沖了出來,

他跑向橋邊的動作沒有絲毫猶豫。

這一躍,究竟需要經歷多少積怨、委屈和崩潰才能做得如此一氣呵成,

在死亡邊緣,他似乎絲毫沒有畏懼,

彷彿死,才是一種解脫。

孩子躍下後,母親目睹了兒子死亡全過程,她癱倒在路旁,

雙拳搶地,泣不成聲。

據當時的新聞報道,這位17歲少年是因為在校與同學發生矛盾,受到批評指責後,又在母親接自己回家的路上發生口角和爭執,一時衝動,

釀成了如今慘劇的發生。

有網友表示,孩子的母親不懂得教育,常年的「中國式批評」讓孩子選擇輕生。也有人表示,孩子不懂事,不懂得珍惜生命,也不懂得體諒母親。那麼,是誰有責任教育孩子懂事是誰有責任引導孩子理解母親?又是誰有責任教育孩子珍愛生命呢?

這樣的錯誤,永遠都不是單方面的。

女兒遠嫁,父親自殺

在中國,許多家庭的觀念便是,

孩子不乖,即是不孝。

子不孝,父之過,

這個父親也就白做了。

之前,河南鄭州一位六旬老人,因為女兒交了外地的男朋友,可能會離開自己遠嫁他鄉,

跳樓身亡。

據報道,這名老人起初決不允許女兒結交外地男友,但女兒為了自己的終生大事,為了自己的幸福生活,

違抗了父親的「旨意」。

就此,在兩人結婚之後,父親甚至將女兒的全部家當從7樓扔了出來,

最終因受不了女兒遠嫁而選擇自殺…

這些,可以稱作「教育」嗎?我覺得不能,這只是「育」,毫無「教」可言。這樣一出出悲劇並不是某一天兩天的矛盾所衍生而出的,這是由長年累月的誤會和隔閡慢慢滋生出來的。

中國式教育真的把孩子當作是孩子嗎?

中國式教育中,沒有孩子

由於儒學文化,中國人的族權意識和孝道意識十分沉重,這也讓國人的公共精神方面有所欠缺。

中國教育最大的弊端是不寬容。

無寬容,則無自由。

無自由,還談什麼批判性思維、創造性思維。

無論你達成了什麼目標,總有一個更高的目標在等着你。無論你取得了什麼成績,總會有人跳出來告訴你:你還有進步的空間,看,就在那裡。你只感覺,從小到大,父母、老師從未發自內心地對你感到滿意。

這些,都是許多中國父母壓在孩子身上的重擔,

所有的特點都是缺點,所有的苗頭都是危險。

其實他們也不想去證明什麼,他們唯獨想證明的,

就是你「乖」。

目前,我國的家庭教育存在着一個很大的誤區——教孩子學「乖」。

評價孩子時,動不動就說「你真乖」或者「你不乖」,將「乖」當成了教育標杆,具體就是聽話,

按師長和家長要求做事。

但值得一提的是,

「乖」在英語當中並沒有相應的詞語。

但是,孩子真的會乖乖地被剝奪自己的獨立思維嗎?

我想不會那麼順利,由此,也有造成了許多中國家庭父母與孩子的矛盾。當悲劇一次又一次發生,許多中國式家長不知何時才能意識到這一點,您的孩子,是一個活生生的孩子,

而不只是,一個學生。

7月21日,一個來澳十年的中國家庭就此破碎,父親用尖刀捅向女兒,殺人未遂後自殺。中國式教育與西式思維的碰撞在這起案件中提現的淋漓盡致,但最終,這位父親依舊是糾結於孩子「不乖」,

導致整個家庭瓦解。

無論是中國的孩子,還是歐洲的孩子,還是美國的孩子,他們都是孩子,他們不是工具,不是玩偶,不是編程指令,

當然,也不僅僅是學生。

希望父母可以給孩子一定的寬容和自由,不要在你們一心想為孩子好的同時,

卻讓這個時代,毀了孩子一生。

—  E N 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