洲政府正在大力推广移民上山下乡计划,试图让大批新移民迁移到偏远地区,目的是减少首府城市的人口,缓解拥挤城市基础设施的压力,同时繁荣偏远地区的经济,刺激当地经济和就业的发展。

日前,ABC News对这项政策进行了一次专项报道:专家表示,移民上山下乡计划让新移民和当地社区陷入了困境。

明确表示,这项计划无法实现政府既定的目标,受这项政策的影响,很多新移民无法为社会贡献自己的能力,而是陷入了无法满足自己生活需要的困境中。

新闻中报道了一位来自中国的新移民,她叫Apple Wang,在墨尔本取得了会计学位后,为了移民,不得不从墨尔本搬到了塔斯马尼亚。

当时,Apple Wang本以为凭借自己的会计学历,可以很快在塔斯马尼亚找到一份工作。但是9个月过去了,她根本找不到相关职务,甚至连温饱都快无法解决,最终只能无奈的改行去开Uber。

这与她当时的设想完全不同,她想过可能会遇到一些困难,但从没想过自己的专业在塔斯马尼亚竟然没有任何工作机会。

而开Uber在偏远地区也没有太大的市场,她讲述了自己经历,开Uber每小时大概收入在15澳币左右,工作一天时间,也只能满足房租和温饱。

Apple Wang介绍说,塔州的生活成本远比墨尔本更昂贵。

租房成为困难,人口少,空置房屋更少,很难找到满意的房源,第二点,饮食价格更贵,在墨尔本,餐厅很多,选择也很多,5澳币,10澳币都能解决一餐。

但是在塔州,10澳币根本吃不饱,哪怕是一个食量并不多的女生。

每天Apple Wang都很努力的工作,尝试寻找更多的工作机会,但是,现实总是很残酷,她移民的其他费用还是家里帮忙解决,这种没有发展的生活,她必须经历2年,这才能满足移民的基本需求。

因为这样的窘境,她不得已,只能前往另一个偏远地区阿德莱德,试图开启新的生活。

然而情况依然没有改善,在这里她还是找不到与会计相关的工作。

为了生存,她还是开着Uber,有的时候一天甚至工作12个小时,也有的时候,每周工作60个小时以上。即使如此,她也只能勉强满足温饱。

Apple只是众多前往偏远地区新移民的一个缩影,和她经历相同,有着高学历,本可以在大城市寻找到一份稳定优秀工作的新移民们,在偏远地区,很难获得对应的工作机会。

澳洲移民上山下乡计划,就是将这些本可以为社会贡献力量的人才推往那些不具备工作机会的地区。

在这样的地方,新移民甚至无法满足温饱,更不要提帮助偏远地区发展了。

以塔斯马尼亚举例,霍巴特是最多新移民选择的地区,截止到2018年的6月,12个月的时间,2580人选择来到这里申请偏远地区移民,对比上一财政年,增长10.2%。

因为人口大量迁入,霍巴特出现了一个很严重的社会问题——住屋危机

首府城市人口增加,基础设施不堪负重,但偏远地区基础设施本就不充足,骤然增加人口,负荷更大。

最新统计,塔斯马尼亚的住屋空置率仅有0.5%,这意味着很多人都无法在这里找到适合的房源。

直接导致房租暴涨,生活成本进一步上涨。与房屋空置率相同,因为大量人口涌入,虽然失业率降低,但就业率也在降低,大批新移民找不到适合的工作。

就业市场不景气,这是一个无法改变的事实,偏远地区无法为大量人口涌入提供最基本的工作职位。

因此,很多新移民不得不更换居住地区,比如从塔州迁往其他被标注为偏远地区的城市生活,寻找更多的工作机会。

这也证明很多社会学者最初的担忧是正确的,偏远地区无法负荷大量人口进入,即使通过移民政策吸引了部分人口,也无法实现良性循环。

留不住人才这一问题,如果不能尽快解决,偏远地区永远无法迎来真正意义上的发展。

做出这种警示社会学者还有很多,他们认为政府进行的这项计划属于负投资,带来了人才却留不住,还间接刺激了当地的消费水平。

这种不平衡的发展方式,最终会导致社会形态的崩坏。

但也有数据表明,塔州的问题在其他一些偏远地区,比如说南澳的阿德莱德表现却截然相反。

虽然Apple Wang表示自己在阿德莱德也没有找到适合的工作,但作为南澳的首府城市,阿德莱德的经济发展情况更好。

就业的选择和机会更多,基础设施的承压能力更强,如果可以吸纳足够的人才,能够在短时间内飞速发展。

像阿德莱德只有一个,这也是澳洲不得不正视的问题,还有很多偏远地区,依然无法承受大批量的人口进入。

如果不能解决人口涌入后带来的各项问题,澳洲这项移民上山下乡政策注定面临失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