洲政府正在大力推廣移民上山下鄉計劃,試圖讓大批新移民遷移到偏遠地區,目的是減少首府城市的人口,緩解擁擠城市基礎設施的壓力,同時繁榮偏遠地區的經濟,刺激當地經濟和就業的發展。

日前,ABC News對這項政策進行了一次專項報道:專家表示,移民上山下鄉計劃讓新移民和當地社區陷入了困境。

明確表示,這項計劃無法實現政府既定的目標,受這項政策的影響,很多新移民無法為社會貢獻自己的能力,而是陷入了無法滿足自己生活需要的困境中。

新聞中報道了一位來自中國的新移民,她叫Apple Wang,在墨爾本取得了會計學位後,為了移民,不得不從墨爾本搬到了塔斯馬尼亞。

當時,Apple Wang本以為憑藉自己的會計學歷,可以很快在塔斯馬尼亞找到一份工作。但是9個月過去了,她根本找不到相關職務,甚至連溫飽都快無法解決,最終只能無奈的改行去開Uber。

這與她當時的設想完全不同,她想過可能會遇到一些困難,但從沒想過自己的專業在塔斯馬尼亞竟然沒有任何工作機會。

而開Uber在偏遠地區也沒有太大的市場,她講述了自己經歷,開Uber每小時大概收入在15澳幣左右,工作一天時間,也只能滿足房租和溫飽。

Apple Wang介紹說,塔州的生活成本遠比墨爾本更昂貴。

租房成為困難,人口少,空置房屋更少,很難找到滿意的房源,第二點,飲食價格更貴,在墨爾本,餐廳很多,選擇也很多,5澳幣,10澳幣都能解決一餐。

但是在塔州,10澳幣根本吃不飽,哪怕是一個食量並不多的女生。

每天Apple Wang都很努力的工作,嘗試尋找更多的工作機會,但是,現實總是很殘酷,她移民的其他費用還是家裡幫忙解決,這種沒有發展的生活,她必須經歷2年,這才能滿足移民的基本需求。

因為這樣的窘境,她不得已,只能前往另一個偏遠地區阿德萊德,試圖開啟新的生活。

然而情況依然沒有改善,在這裡她還是找不到與會計相關的工作。

為了生存,她還是開著Uber,有的時候一天甚至工作12個小時,也有的時候,每周工作60個小時以上。即使如此,她也只能勉強滿足溫飽。

Apple只是眾多前往偏遠地區新移民的一個縮影,和她經歷相同,有著高學歷,本可以在大城市尋找到一份穩定優秀工作的新移民們,在偏遠地區,很難獲得對應的工作機會。

澳洲移民上山下鄉計劃,就是將這些本可以為社會貢獻力量的人才推往那些不具備工作機會的地區。

在這樣的地方,新移民甚至無法滿足溫飽,更不要提幫助偏遠地區發展了。

以塔斯馬尼亞舉例,霍巴特是最多新移民選擇的地區,截止到2018年的6月,12個月的時間,2580人選擇來到這裡申請偏遠地區移民,對比上一財政年,增長10.2%。

因為人口大量遷入,霍巴特出現了一個很嚴重的社會問題——住房危機

首府城市人口增加,基礎設施不堪負重,但偏遠地區基礎設施本就不充足,驟然增加人口,負荷更大。

最新統計,塔斯馬尼亞的住房空置率僅有0.5%,這意味著很多人都無法在這裡找到適合的房源。

直接導致房租暴漲,生活成本進一步上漲。與房屋空置率相同,因為大量人口湧入,雖然失業率降低,但就業率也在降低,大批新移民找不到適合的工作。

就業市場不景氣,這是一個無法改變的事實,偏遠地區無法為大量人口湧入提供最基本的工作職位。

因此,很多新移民不得不更換居住地區,比如從塔州遷往其他被標註為偏遠地區的城市生活,尋找更多的工作機會。

這也證明很多社會學者最初的擔憂是正確的,偏遠地區無法負荷大量人口進入,即使通過移民政策吸引了部分人口,也無法實現良性循環。

留不住人才這一問題,如果不能儘快解決,偏遠地區永遠無法迎來真正意義上的發展。

做出這種警示社會學者還有很多,他們認為政府進行的這項計劃屬於負投資,帶來了人才卻留不住,還間接刺激了當地的消費水平。

這種不平衡的發展方式,最終會導致社會形態的崩壞。

但也有數據表明,塔州的問題在其他一些偏遠地區,比如說南澳的阿德萊德表現卻截然相反。

雖然Apple Wang表示自己在阿德萊德也沒有找到適合的工作,但作為南澳的首府城市,阿德萊德的經濟發展情況更好。

就業的選擇和機會更多,基礎設施的承壓能力更強,如果可以吸納足夠的人才,能夠在短時間內飛速發展。

像阿德萊德只有一個,這也是澳洲不得不正視的問題,還有很多偏遠地區,依然無法承受大批量的人口進入。

如果不能解決人口湧入後帶來的各項問題,澳洲這項移民上山下鄉政策註定面臨失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