借這個問題,想學到一些辯證法和心理學,很好的例子不是么。

希望大家不要再糾結洗乾淨了可以用,少數不能代表大多數,這個問題的想要得到的回答是為什麼會產生這種心理,而不是,洗乾淨的碗到底能不能用。

這個問題還可以引申出人為什麼會對屎厭惡,是怎麼產生,什麼時候產生的這種心理。

大可:

今天和老婆一起出去吃肥腸面,看到碗里肥腸,突然就想到這個問題。

然後我就開始了我的表演,給老婆講裝屎的碗和裝屎的肥腸,順便不經意地提起我在知乎學到的「錨定效應」等名詞,還有諸如碗去裝屎是烈女失貞而肥腸洗凈是浪子回頭什麼的,以示我思想的深度。

沒想到她完全沒有被我深刻的思想所折服,在淡定地吃完一截肥腸後,她實名反對我的觀點,一如既往地表示我說的都是屁。

她又挑起一根肥腸,指着它說,為什麼我們明知道它裝過屎,還要費這麼大力氣把它洗乾淨,去除味道,做成食物?

那是因為它好吃啊,所以它值得啊!

為什麼碗裝過屎就不要了?因為現在碗便宜啊,幾塊錢的東西,丟了就丟了唄。隨便換個稍微貴點的東西,比如手錶什麼的掉進馬桶了,不是照樣撈起來繼續用嗎?

還什麼烈女失貞浪子回頭的,如果村裡只有一個女的其他全是光棍,管她失不失貞都照樣一堆人當舔狗;要是那個浪子就是個偷雞摸狗的隔壁吳老二,他回不回頭誰會在乎?

然後她總結陳詞:只要你有自己獨特的優勢,就算你還有一堆毛病,大家也會想辦法原諒你幫你改進;可如果你可以輕易就被取代,那你只能祈禱不要犯下一點點錯誤。

我一如既往地迅速敗下陣來,開始低頭默默吃面……

壯貓咪scofield:

如果一個女大學生兼職賣淫,你會說她墮落無比;

但是一個妓女用業餘時間讀大學,你會說她無比勵志。

如果一個基督徒在禮拜的時候天天醉酒,你會覺得他違反教規

如果一個酒鬼業餘禮拜,你會覺得人家心誠

好人要經歷九九八十一難才能修成正果

壞人只要放下屠刀就能立地成佛

裝過屎的碗,便不能再裝食物

但是食物(大腸)和屎在一起,卻可以吃

本質上的原因,是你首先把它當做什麼。

你是一開始便把她當做妓女,還是大學生

是一開始把她當做基督徒,還是酒鬼

是好人,還是壞人

是食物,還是屎

你心理把它/她/他當做什麼,就有了不同的預期。

便會出現不同的行為

這便是期望管理。

之所以裝過「單純的屎」的碗,已經不能稱為碗,是因為已經大大低於我們的期待了。

而裝過屎的大腸,還可以稱為食物,是因為和我們期待「豬大腸可以吃」相符合而已。

同樣的道理,為什麼讀到研究生和博士仍會跳樓?

明明他們已經比專科生、本科生好很多了啊,明明他們再差也比一部分人高啊。

因為沒有達到期望而已。他們自己的期望,讓他們無法接受。

他們覺得,研究生、博士應該是一個好碗,至少上面應該裝着大腸

結果卻因為外界是屎而難以下咽。

每個人心裏都有一個碗,裝進去的東西可能是屎,也可能是大腸。

如果預期和現實反差太大,shit happens

碗便會碎,人就會跳樓

管理自己的預期,把屎當成大腸

洗洗便能好受得多

更新:改掉了一個審題

另外法學生應該對「故意毀壞財物罪」這個罪名的案例不會陌生

即使在別人的碗里撒尿大便,碗還可以使用,但是也算「毀壞」,因為心理上已經沒有使用價值了。

某知乎用戶:

明星美女在台上熱舞,他們的腸子里顯然存有一定量的屎,甚至宿便,這是客觀事實。但是你看,大家並不噁心。

現場觀眾、粉絲們歡呼雀躍,無論男女丑俊,他們也存有一些屎。但是人們不厭惡自己,也不會因此厭惡彼此。

我們思考一下碗里的屎和大腸里的屎有什麼區別……

唯一區別:碗里的屎,是拉出來的。

也就是說,在人類的意識中,拉出來的叫做屎。

沒拉出來的,藏在腸道里,被俊男靚女細膩滑嫩的軀體包裹住,外面再罩一層精緻服裝。豬大腸里的屎只有屠夫能接觸到,見到,聞到,我們食客以及廚師都接觸不到。

雖然客觀存在,但主觀上不存在,那麼人們就不認為它存在。

只有被拉出來,洗盡鉛華,獨立存在,坦坦蕩蕩的暴露在陽光下才被賦予屎的身份。

這樣,雖然大家都存屎,但是明星還是明星,粉絲還是粉絲,大腸還是大腸,不會因存屎而噁心,等同於無屎。

碗中屎,是拉出來再盛進去,或者直接拉進去的,氣味、色澤、形態一應俱全,那才是正兒八經,如假包換的屎,這才能在你腦海中留下深刻的烙印。

每次你看到這隻碗,大腦就自動調取這段回憶:發綠?那是吃了菠菜。有黑瓜籽?那是吃了西瓜。有西紅柿皮?因為那玩意不消化。有韭菜?過年吃的餃子吧!自然是洗凈了也不能拿它吃飯了。

最後,其實還是那些已經淡忘的考點:

「物質第一性,意識第二性,物質決定意識,意識是物質世界發展的產物,是人腦對客觀事物的反映。」—《馬克思主義哲學原理》


高贊回答提到「錨定效應」,我認為是對的。但是具體到這件事,有點套不上。

因為調用這種參考系,需要人們對屎的存在有明確的意識。

而「碗屎」與「腸屎」一明一暗,人們對於後者的存在大多是無意識的,不會刻意聯想明星的屎和大腸里的屎。

這不是人們的刻意迴避,而是「明屎」與「暗屎」的特性所決定:

雖然都是客觀存在,一個過於具體,另一個過於抽象。

「暗屎」,它是這樣的低調,以至於對人們主觀意識的影響微乎其微,也就不被放在參考系中了。

在現實生活中,我們可以藉助「暗屎效應」包裝歷史人物,製造出所謂「完人」、「千古完人」。或者將一個你不願被群眾知道的人物隱匿,進而掩蓋一段歷史……


有人說這是唯心主義……

請注意,人的意識完全是被屎這一具體物質所影響的。

屎抽象一點,對意識影響就小。屎具體一些,就對意識造成更深刻的影響。

這是物質決定意識。

某知乎用戶:

首先:錨定效應。

一切都是相對的,

好與壞取決於參考系(錨定值),

好過參考系就是好,

不如參考系就是壞。

人類會根據經驗不斷總結事物屬性,

抽象成一個個「認知錨」,

用於在事物間對比或觀察本事物變化時做參考,

而且一切在潛意識底層運行,

安靜到你發覺不了。


由於碗的錨定值是乾淨,

那麼裝過屎就是臟;

而大腸的錨定值就是裝屎,

那麼洗了就是乾淨。


從絕對來看,

洗乾淨的碗和洗乾淨的大腸

都很乾凈,

但由於錨定效應,

二者在心理上給人的感覺天壤之別:

一個優於認知錨,

一個劣於認知錨。


其次:歷史觀

要深刻理解錨定效應,

必須要說明歷史觀的問題。

比如把痰直接咽下去不噁心,

但吐出來再咽下去就噁心了?

為什麼便盆和大腸日常都是裝屎的,但洗乾淨後一個好接受一個不好接受?

是這樣的,

人創造「認知錨」的機制很複雜,

不是孤立、機械地對單一時刻的具體事物進行加工,

而是很有歷史觀,

比如屎,

身體生產過程中的屎,

已經生成的屎,

從外界獲取的屎,

雖然都是屎,都稱作屎,

但由於處於不同的歷史進程中,

被認定的內涵完全不同,

放在一起討論,

從起點就已偷換概念了。

注意:

歷史觀≠歷史,不是指事物在時間軸上不同時刻的內涵,而是在不同的歷史進程中的內涵。

在體內生產中的屎,

和 已經創造出來的屎,

錨定不同。

但今天創造出來的屎

和明天創造出來的屎,

錨定相同。

也就是說,人對屎的歷史進程的關鍵劃分節點,是它離開屁眼的那一刻。

znp zzf:

1、替代性:你可以換一個沒裝過屎的碗吃飯,但你找不到沒裝過屎的大腸來吃。只要想吃大腸就得接受它裝過屎,碗則不是必要條件。

2、視覺效果:裝滿屎血淋淋冒着腥臭熱氣的大腸和裝了屎的碗拿到你面前說一會兒料理了裝給你吃,很多人都接受不了的。很多食物我們其實都只接觸處理完了的結果部分,如果從頭到尾自己來處理,胃口都難說。我自己通一天小腸最後鹵了吃,總覺得那股腥味隱隱約約,而且越看越像是人的腸子,最後竟然都倒了,而我明明比街上的洗得更乾淨嘛,可腦子裡總是會縈繞一大盆生腸子的噁心模樣,從那以後我還是把這活還給媽做。我真是不孝。很多食品加工小作坊處理間看完了也都倒胃口,用戶只接觸美團餓了么漂亮的成品圖效果,也會下意識的認為整個原材料和加工過程都這麼乾淨漂亮呢。

3、你吃大腸又不吃碗。

馬丁.Success:

前者是好人犯錯,後者是浪子回頭。

好人犯錯,人設必倒,浪子回頭,魅力爆棚。

所以我總勸大傢伙兒,在這個璀璨俗世,做人的底線一定不要設得太高了。底線越高,崩塌勢能越大,一旦犯錯,前功盡毀,永世不可洗白。

就像那個僅僅盛過一次屎的,在它一生99.9637%的時間裏都乾乾淨淨的碗。就因為盛了一次屎,就再也沒有機會做一個好碗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