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大利亞好處是當今地球上的最後一塊樂土,原本非常適合華人生活!

可是,近些年來,針對華人社區的詐騙案件層出不窮,被騙者眾多!即使沒有被騙,也不勝其煩!

很多騙局,即使是老套的騙局, 也都是在不斷重演,受害者中不乏智商很高的學霸。是否上當受騙,跟受害者的智商關係不大,跟熟不熟悉這些騙局的套路,關係很大!

因此本文列出各類騙局的特點,請大家廣為傳播本文,讓更多的人認識到這些騙局的特點。

比如,此前早就有媒體報道過, 2018年7月2日周一下午1點多,一個遠在萬里之外的澳大利亞中國女留學生若芸的父親,接到了一個令他恐懼萬分的電話,號碼正是女兒在墨爾本一直用的:「你女兒現在我手上,給我打20萬澳幣!不然我就毀了她!」,結果,19歲華裔墨爾本女留學生自縛手腳、自錄求救語音、自己交出微信密碼……這一起錯綜複雜的墨爾本留學生綁架案牽扯出了一場精心謀劃的跨國洗腦騙局,騙子手段卑鄙「高明」,被騙少女步步淪陷。

類似的案子2019年又在堪培拉澳大利亞國立大學重演,這次受騙的也是一位中國女留學生,騙子先打電話給她,威脅她離家住酒店,切斷和家人和外界的聯繫,然後又打電話給她在中國的家人,說她被綁架了,要她家人交贖金,結果是其家人甚至將房產按揭抵押,湊齊幾十萬澳元的贖金給騙子!

我們除了呼籲澳洲警察加強打擊,也希望通過這篇文章,分析各種騙局特點,幫助大家認識這些騙局,告訴大家採用怎樣的應對方法

一、電話詐騙

電話詐騙是受害人最多的一種詐騙。騙子利用華人可能會使用到的機構的名義,如「中國大使館」、「DHL」…等等,編造各種來電顯示,給華人打電話詐騙!

小編接到許多華人朋友的爆料,稱遭遇電話詐騙。小編周圍長住澳洲的朋友,基本都接到過自稱「中國駐澳洲領事館」、「DHL快遞」等等各種各樣的常用機構的工作人員打來的騙電話!比例高達100%!僅僅澳大利亞首都堪培拉地區,2018年此類被騙的案件就高達三百萬澳元,因為很多人被騙後,出於面子問題沒有報警,實際被騙的金額更高!

這類詐騙電話的特點是:

(1) 警告你不要做某類事情,尤其是警告你不要告訴家人或警察

(2) 要求你提供更多的個人信息或金錢

(3) 威脅你,如果不合作就會被逮捕或驅逐;

(4) 要求通過微信和whatsapp等澳洲警察難以獲取證據的通訊軟件進行聯繫;

(5) 要求你離開家裡,或住酒店;

(6) 會將你的電話轉移到其他的部門,或要求你自己撥打其他部門的電話

(7)冒充中國政府的相關部門如公安局等 (事實上,中國的任何政府部門,不可能直接給在澳洲的華人打電話,即使有任何問題,按法律規定,也必須經過澳大利亞當地警方來進行)

這些騙子手段高明,他們撥打出的電話,可以真實的顯示為中國大使館、領事館、DHL等常用機構的電話號碼,而且顯示的號碼可以隨時改,受害者根本就無法通過設置黑名單來屏蔽這類號碼, 即使明知是詐騙電話,也是不勝其煩。

現在這類電話詐騙技術較多,比較常用的是 「軟件偽裝源號碼」,我們下面分析其技術原理,並提供應對策略:

作為普通電話用戶,我們看不出此類軟件是如何做到跳過各種限制來修改號碼的。那麼背後的技術原理到底是怎麼回事呢?

正常的來電顯示,實際上是現代電信交換網絡可以提供的一項服務業務。交換機對用戶提供來電號碼專用格式的數據進行傳送,而用戶終端利用符合數據解碼格式要求的端機進行接收和顯示。

也就是說,來電顯示,不一定是依靠主叫號碼進行顯示的。交換機在發出第一次振鈴信號後,附加了包含一個主叫用戶信息的數據包。這個數據包包含着撥號方的電話號碼、日期、時間、姓名等信息。

來電號碼顯示器(手機、座機等)在每一次振鈴信號的喚醒下,開始接收這個數據包,經解碼芯片獲得其中信息,進行格式處理並在屏幕上顯示出來,形成來電顯示

而所謂的改號軟件,主要通過VoIP(Voice over Internet Protocol),對這個數據包進行編造,使之包含其想要在對方電話上顯示的任何電話號碼

VoIP簡而言之是將模擬聲音訊號數字化,以數據封包的形式在 IP 數據網絡上做實時傳遞:

所以,騙子(黑色產業,簡稱「黑產」)可借用VoIP製作一個網關,夾在主叫方與運營商的網關中間,用自己的網關隨意修改主叫號碼,再把修改結果送入運營商的網關係統中

整個操作流程如下:

  1. 首先在智能手機或電腦上預置一個VoIP軟件,該軟件指向某預置網關。(黑產會利用自己的平台,這個平台與運營商有接口,或者與國外的一些IP運營商存在接口)

  2. 並且該網關允許並接收客戶端發送指定主叫號碼,並將此號碼傳遞給被叫號碼所屬網關。

  3. 設置完成就相當於接入了改號軟件的平台,當你撥號時,黑產的這個平台就可以幫助實現模擬任意號碼呼叫了。

知道了其技術原理,我們再來談應對之策,就比較好了,主要方法有:

  1. 最好是一聽到這種電話,就直接掛掉!千萬不要按其提示進行任何操作;

  2. 如果擔心真的是你正在期待的某個機構的電話,你可以掛掉電話,回撥回去,因為這種詐騙電話是偽造的號碼,如果你掛掉電話,回撥過去,極大可能是空號,打不通;至少是打回去後,接你電話的人不會記得,甚至根本就沒有打過這樣的電話給你。如果打通了,就問直接問這裡是什麼機構,一定要先等待對方回答,不要先回答對方的問題。根據對方回答問題的內容,基本上就可知真假。

  3. 政府監管部門,應該要求電信網絡公司,嚴管這些接入網關!對於發送虛假數據包的接入網關,進行重罰!(澳大利亞關於電話通訊方面的監管立法條文,有待改進。現有的法律條文請看這個:

    https://www.legislation.gov.au/Details/F2019C00022 )。

    另外,警方對於詐騙電話,無論是根據真實主叫電話的來源,還是詐騙者所使用的銀行賬號,只要投入了足夠的警力,其實都是可以查處的!

    二、微信詐騙。

隨着互聯網、智能手機的發展,微信已經成為現階段使用人數最多的一種網絡交流工具。微信詐騙,那就沒有國界可言了,對於海外華人,除了電話詐騙,遇到的最多的就是微信詐騙!

最常見的是,利用微信「附近的人」的功能,搜尋定居國外的華人女性,通過聊天拉近感情(包括設置帥氣的頭像、時不時地噓寒問暖、發男色誘惑的照片等等方式),勸說對方投資,騙取巨額錢財。

如這個案例:

2017年10月11日,一名澳洲女華人方某向南通市公安局崇川分局報案,稱自己被人騙了500多萬。因該女子原籍南通,且有部分涉案款項從南通某銀行匯出,警方迅速對該案立案偵查,並在一個月後將涉案犯罪嫌疑人陳某武、陳某軍、李某月等人抓獲。

經查,2016年7月,陳某武在福建省龍岩市租賃房屋開設詐騙窩點,通過微信網上交友,與海外華人女性被害人聯絡感情,緊接着便以投資賭場等名義騙取對方錢財。犯罪嫌疑人李某月、陳某軍、陳某奇、陳某強在之後陸續加入。

日常管理中,陳某武作為窩點老闆進行出資,陳某軍負責窩點人員日常開銷並保管、分發窩點人員作案用的手機、電話卡等物品,李某月等人負責具體實施詐騙。陳某武和他們約定,每成功詐騙一單,就按照一定比例分錢。

為了實施詐騙,陳某武在網上買了手機以及澳門的手機卡、上網卡。為了效果逼真,他們還偽造了澳門賭場的文件,將李某月等人包裝成「澳門賭場工作人員」。

然後,他們將微信的位置定位到某個國家,打開微信「附近的人」,搜索身處國外的女華人。一旦獲得對方信任,就開始實施詐騙,方某正是這樣被套牢在股權收購和稅款繳納的「深坑」。

2017年6月,定居澳洲多年的方某通過微信「附近的人」認識了聲稱澳門某賭場客戶經理的程某。待二人相熟後,程某就向其表示自己的公司要新開賭場,自己可以入股,但由於錢不夠,只能作罷。

方某一聽就主動希望能借錢給他,一番推脫後,程某以「內地金融監管,款子必須要先走公司在內地的賬戶」為由,讓方某將將錢匯入內地銀行。後方某通過在南通的親戚往程某提供的賬戶里打了60萬元。
後程某又說自己同事有200萬澳門幣的股份想轉讓,並勸說方某「吃下」,自己可以提供擔保,方某欣然同意。不久,方某就接到了澳門某賭場公司財務人員電話,進行信息審核。幾天後,方某就收到了程某發來了一套有官方印章的入股材料,就將170萬元人民幣(摺合澳門幣200萬元左右)打給程某。

此後,圍繞股權收購和稅款繳納,方某前後打了500多萬元給程某。待雙方約定的見面時間臨近,程某突然失去了聯繫。這時,方某才意識到自己可能被騙了。

後經查,程某正是詐騙團伙中的李某月。所有的詐騙套路都是陳某武等人經過反覆演練過的目的就是「釣魚」。據陳某武交代,在詐騙成功後,他聯繫事現安排好的取款組人員,通過提前準備的銀行卡把贓款分散到多個下級賬戶,並跟取款人員約定了取款的返現比例。

分析:詐騙犯罪團伙目標明確,主要針對的群體就是移民海外的華人女性,利用華人女性社交圈子窄、對國內和外界的信息了解不多、更為感性和情緒化、家財豐厚等特點,層層設計,最終詐騙得手。

本案並不是個案,其他還有利用香港銀行賬戶,偽造香港文件,編造香港的賭馬、六合彩等內幕消息,進行詐騙等,而且騙子在詐騙時,還會嚇唬或用信息保密要求等,誘騙受害者不要告訴其他人,包括自己最親的人。

在這些微信詐騙中,微信詐騙得手後微信號就會被刪除,而且微信的賬號和內容,只有中國的警方有權限獲取,澳大利亞警方根本不可能根據微信賬戶信息和登陸記錄去追查騙子,而銀行賬戶也在香港或中國等澳大利亞之外的地方,因此靠澳洲警方去破案的可能性近似於0

只有在金額非常巨大,或受害人在中國大陸有強大的公權力人脈資源,才能依靠中國內地的警察,根據微信賬戶信息、微信登陸地點、登陸次數、該微信號的其他通信內容,以及銀行賬戶等去破案!

另外,還有打着「澳元換人民幣」等旗號進行的高科技微信詐騙案,即使騙子利用了澳洲的銀行賬戶行騙,如果金額不是非常巨大,警方也難以投入資源去破案。

防範方法:

虛擬世界中,在信息不了解或者不對稱的情況下,不要輕易和陌生人透露過多的個人信息。一旦對方提出經濟要求,要十分警惕

微信是一種澳洲警方根本無法追蹤、也無法認定對方身份的的通信方式,因此根本就不要依靠微信的交流去認定對方的身份!澳洲警方對於微信詐騙,基本上毫無辦法!

遇到詐騙,要及時求助當地司法機關或者通過國內親友報案,盡量挽回經濟損失。

三、電子郵件、二維碼、網絡鏈接等詐騙

通過在假冒的電子郵件內容、二維碼短訊鏈接中,植入木馬詐騙, 進而可以獲取你手機、電腦中的用戶名密碼,甚至完整控制你的手機或電腦!

應對方法:

不要要見「碼」就刷,小心二維碼掃描詐騙;

不要點擊陌生的、可疑的短訊鏈接;

勿隨意點擊陌生網址,更不要輕易安裝客戶端;

總結:

很多受害者受害後,如果不是金額巨大,都不好意思報案或說出去,其實,受害者上當受騙,跟受害者的智商關係不大,因為騙子的流程都是經過多次演練過的。別說生活在海外,相對單純的華人,即使是工作生活在深圳多年、智商應該很高的華為研發男士,從2014年12月21日至2015年2月1日期間,僅僅短短40天內,就被騙走1127萬!

因此作為受害者,無論被詐騙的金額多少,都應該向警方報案,報案的人多了,警方就有壓力去破案了.

同時,這些詐騙案件基本都是跨國的,因此是由聯邦警察處理的!(其負責團隊是 AFP’s International Operations team,其中一位高級警官Detective Senior Constable ,名叫Mathew Tonge

我們也可以通過各種媒體,呼籲澳洲議會加強這方面的立法,督促聯邦警方投入更多的資源,處理針對華人社區的這些詐騙案件!

以上內容由小編根據Herald Sun、ABC News,The Canberra Times其其他網絡媒體編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