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年前,有一张照片刷爆了脸书,几小时内就有7万人点赞,2万人转发。
照片中,一个男人站在一张简易的病床旁,床上的枕头被高高垫起,望着大海的方向。
为什么这张看起来没什么美感的照片,会这么火呢?
照片中的这个男人叫Graeme Cooper,他是澳洲昆士兰急救中心的一名护理人员,躺在病床上的,是一个生命即将走到终点的老奶奶。
当天,Cooper和同事接到一个任务,把一个老人从家中接到医院的临终关怀中心。
谁都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在临终关怀中心,老人将静静地等待生命走到尽头。

去医院的救护车上,经过一片海滩时,老奶奶提到,自己是多么热爱这片海滩,50年前,她和丈夫就是因为喜欢这片海滩,才在附近买了房子,并在这生活了一辈子。
听到老奶奶的话,Cooper被感动了,于是主动问老奶奶:不如我们去海边看看怎么样?
车上的其他护理人员和司机也都同意了这个提议,于是他们掉转车头,开到了一处美丽的海滩——Hervey Bay。
到达岸边后,Cooper和同事小心翼翼地把老奶奶的病床推到海滩边上,帮她垫高枕头,好让她看得更清楚。
看到海,老奶奶开心得像个孩子,流出了眼泪。
如果不是因为岸边有很多岩石,我会带她走得更近一点,不过我想,我还是可以弄上来一点海水,让她最后感受一次触摸海水的感觉。
Cooper从救护车上拿了一个塑料袋,穿过岩石,爬到海边,装了一袋海水,带回来给老奶奶。
当她把手放进袋子里,慢慢转动时,我握住了她的手腕,她举起手来,把一根手指放进了嘴里。
 
那时,她吞咽已经非常困难了,但她还是尝了一口海水的味道。

后来接受媒体采访,讲到这一幕时,Cooper还是忍不住留下了眼泪。

接着,老奶奶说太美了,然后缓缓闭上了眼睛,有一分多钟都没有说话。
但是我明显看到她的胸口在颤动,心跳也在加速。
 
我问她:“你觉得怎么样?”
她说:“我很平静,一切都不能更好了。”
几分钟后,老奶奶睁开了眼睛,对护理人员说:现在我该走了……
几天后,老奶奶在临终关怀中心平静地过世了。
而这感人的一幕,被Cooper的同事Danielle Kellam 用手机拍下来,发到了昆士兰急救中心的脸书账号上。
没想到这张照片,瞬间被转疯,短短几个小时之内,就有2万多人分享,7万多人点赞,还被许多国际媒体报道。
后来,电视台采访了Cooper,问他当时为什么这么做。
Cooper说:“我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这么做,但我们也是真实的人,我们只是和病人站在一起,这些让我们觉得和病人的心连在一起的时刻,对我来说其实也是无比珍贵的。”
昆士兰急救中心也对Cooper的举动表示赞赏,“有时候你需要的,不是什么药物,或培训得到的技能,有时候你需要的只是换位思考。
 一个善举带来的改变 
两年过去了,Cooper的故事仍然感动着许多人,越来越多人在脸书中留言,讲述自己遇到的相似经历。
几年前,我和一位同事也遇到过类似的情况。当时我们送一位垂危的病人回家。
她请求能不能最后带她去看一次海,我们就带她去了。看完海, 我们问她要不要来个冰淇淋,她高兴得咯咯笑,说好。
没一会儿,还没被舔几口的冰淇淋掉到了地上,她去世,躺在那里,脸上依然保持着微笑,面对着她所见到的最后一片风景。我们在旁为她默哀了几分钟。
几年前,我的一个好朋友结婚,婚礼当天,她的妈妈因为患癌晕倒了。
后来救护车来了,但是救护车并没有把她送到医院,而是把她送到了教堂,用担架把她送进了婚礼现场。
在生命最后一刻,这位母亲亲眼见证了自己女儿的婚礼,几天后,她便离开了人世。救援人员们善举让在场的所有人都留下了眼泪。
还有人建议把这种善举作为一种制度,推广开来:
在欧洲,它被称为“遗愿救护车”,值得考虑把这项服务推广开来。“遗愿救护车”就是帮助临终的病人,实现他们拥有,但又无法实现的愿望,比如去参加最后一场音乐会,最后去一次海滩,或者最后去看一次最喜欢的动物等等。我们的政府官员可以考虑一下如何把这个做法推广开来。
没想到,这样的呼吁,在一年多后,终于得到了响应。
近日,澳大利亚昆州政府宣布,受这个故事启发,将推行“昆士兰遗愿救护车”项目(Ambulance Wish Queensland)
昆州政府为这个项目出资5万澳元作为启动资金,并且划拨了一辆专业的救护车。
此外,慈善团体和市民还能通过合作方临终关怀中心捐赠物资和善款,帮助更多人实现遗愿。
昆士兰的卫生部长说,这个项目正是受到Cooper善举的启发:
“我遇到的几乎每一个救护车的护理人员,都能讲述这样的故事。但很多时候,他们不得不偷偷摸摸地去做,或者如果他们太忙了,就没办法做到。”
这个遗愿救护车项目,正是希望为这些善举创造一个可持续的条件。
尽管到12月1日,遗愿救护车才正式开放申请,但是7月25日,他们已经帮助一个老奶奶实现了自己的愿望。
Betty Dowsett今年92岁,她罹患肺癌,时日无多,被送到临终关怀中心接受姑息治疗。
Dowsett当了一辈子园丁,在临终关怀中心,她唯一的愿望就是,可以再回到自己的花园,看看她最喜欢的菊花和康乃馨。
她成为了遗愿救护车第一个服务对象,医护人员用担架把她送上救护车,带她到了她最爱的那片植物园。
还给她买了一个她最爱的百香果冰淇淋。
虽然看起来微不足道,但Dowsett的脸上笑开了花。
尽管只是一个小小的愿望,但对于一个不能走路,甚至无法长时间坐立的临终病人来说,即使是出一趟门,都已经是一种奢望。
如果不是这些善举,和把这些善举制度化的努力,许许多多像Dowsett这样的病人,或许只能带着最后的遗憾死去。
 “没有一个人应该带着遗憾死去” 
昆州临终关怀中心(Palliative Care Queensland)的CEO Shyla Mills说,遗愿救护车也是借鉴了荷兰名为Stichting Ambulance Wens Nederland 的项目。
这个项目在荷兰已经推行了很多年,旨在利用救护车和医护资源,帮助临终病人,实现最后的心愿。
虽然这是一个荷兰的公益组织,但是遗愿计划,却针对所有欧洲国家的人开放。
任何身处欧洲的病人或家属,只要在网站上提出申请,就会有工作人员来帮助他们实现最后的愿望。
而所需要的资金和救护车辆,全部来自社会捐赠。
从他们的网站首页上可以看到,几年来,已经有12920人通过这个项目,实现了自己的遗愿。
实际上,接到申请后,工作人员不仅会帮助病人实现遗愿,更会对他们进行心理辅导,帮助他们接受自己即将离开人世的现实,让病人和家人,都能平静地迎接最后时刻的到来。
同时,也会和病人以及家属们,一起商量、调整、安排他们的愿望实现方式,通过这个最后的“仪式”,让他们好好告别人世,告别自己的亲人。
因此,从某种意义上来说,这个项目,不只是帮助即将离世的病人,也是在帮助亲属们和他们的家人告别。
这些愿望,或许简单,但对于一个即将离开人世的人来说,却都意义非凡。
他们有的人,是想回到原来工作的地方——消防局,看看自己曾经的战友。
有的人,想去看一场自己最爱的球队的比赛,和自己最爱的球员说一声“加油”。
有的人,想回到自己的农场,和自己心爱的小马,说一声再见。
有的人,想去水族馆再看一次表演。
有的人,想在临死前参加自己女儿的婚礼。
不论大小,这些临终病人的遗愿,都会被一一实现。
在这些照片中,我们总能看到一张张灿烂的笑脸。
这样的笑脸,让人恍惚间忘记了,他们是身患绝症的病人,不久就即将离开人世。
他们脸上的笑容,也让人确信,即使花费再多力气,再多资源,来帮助他们实现在这个世界上最后一个心愿,也是值得的。
正如Stichting Ambulance Wens的创始人所说:“没有一个人应该带着遗憾死去。

///

死亡不可避免
但如何面对死亡
面对至亲、爱人的离去
却有不同的选择
用善意对待即将离去的人
让我们知道
这个世界终归是温暖的
 
– En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