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年前,有一張照片刷爆了臉書,幾小時內就有7萬人點贊,2萬人轉發。
照片中,一個男人站在一張簡易的病床旁,床上的枕頭被高高墊起,望著大海的方向。
為什麼這張看起來沒什麼美感的照片,會這麼火呢?
照片中的這個男人叫Graeme Cooper,他是澳洲昆士蘭急救中心的一名護理人員,躺在病床上的,是一個生命即將走到終點的老奶奶。
當天,Cooper和同事接到一個任務,把一個老人從家中接到醫院的臨終關懷中心。
誰都知道這意味著什麼,在臨終關懷中心,老人將靜靜地等待生命走到盡頭。

去醫院的救護車上,經過一片海灘時,老奶奶提到,自己是多麼熱愛這片海灘,50年前,她和丈夫就是因為喜歡這片海灘,才在附近買了房子,並在這生活了一輩子。
聽到老奶奶的話,Cooper被感動了,於是主動問老奶奶:不如我們去海邊看看怎麼樣?
車上的其他護理人員和司機也都同意了這個提議,於是他們掉轉車頭,開到了一處美麗的海灘——Hervey Bay。
到達岸邊後,Cooper和同事小心翼翼地把老奶奶的病床推到海灘邊上,幫她墊高枕頭,好讓她看得更清楚。
看到海,老奶奶開心得像個孩子,流出了眼淚。
如果不是因為岸邊有很多岩石,我會帶她走得更近一點,不過我想,我還是可以弄上來一點海水,讓她最後感受一次觸摸海水的感覺。
Cooper從救護車上拿了一個塑料袋,穿過岩石,爬到海邊,裝了一袋海水,帶回來給老奶奶。
當她把手放進袋子里,慢慢轉動時,我握住了她的手腕,她舉起手來,把一根手指放進了嘴裡。
 
那時,她吞咽已經非常困難了,但她還是嘗了一口海水的味道。

後來接受媒體採訪,講到這一幕時,Cooper還是忍不住留下了眼淚。

接著,老奶奶說太美了,然後緩緩閉上了眼睛,有一分多鐘都沒有說話。
但是我明顯看到她的胸口在顫動,心跳也在加速。
 
我問她:「你覺得怎麼樣?」
她說:「我很平靜,一切都不能更好了。」
幾分鐘後,老奶奶睜開了眼睛,對護理人員說:現在我該走了……
幾天後,老奶奶在臨終關懷中心平靜地過世了。
而這感人的一幕,被Cooper的同事Danielle Kellam 用手機拍下來,發到了昆士蘭急救中心的臉書賬號上。
沒想到這張照片,瞬間被轉瘋,短短几個小時之內,就有2萬多人分享,7萬多人點贊,還被許多國際媒體報道。
後來,電視台採訪了Cooper,問他當時為什麼這麼做。
Cooper說:「我不知道自己為什麼會這麼做,但我們也是真實的人,我們只是和病人站在一起,這些讓我們覺得和病人的心連在一起的時刻,對我來說其實也是無比珍貴的。」
昆士蘭急救中心也對Cooper的舉動表示讚賞,「有時候你需要的,不是什麼藥物,或培訓得到的技能,有時候你需要的只是換位思考。
 一個善舉帶來的改變 
兩年過去了,Cooper的故事仍然感動著許多人,越來越多人在臉書中留言,講述自己遇到的相似經歷。
幾年前,我和一位同事也遇到過類似的情況。當時我們送一位垂危的病人回家。
她請求能不能最後帶她去看一次海,我們就帶她去了。看完海, 我們問她要不要來個冰淇淋,她高興得咯咯笑,說好。
沒一會兒,還沒被舔幾口的冰淇淋掉到了地上,她去世,躺在那裡,臉上依然保持著微笑,面對著她所見到的最後一片風景。我們在旁為她默哀了幾分鐘。
幾年前,我的一個好朋友結婚,婚禮當天,她的媽媽因為患癌暈倒了。
後來救護車來了,但是救護車並沒有把她送到醫院,而是把她送到了教堂,用擔架把她送進了婚禮現場。
在生命最後一刻,這位母親親眼見證了自己女兒的婚禮,幾天後,她便離開了人世。救援人員們善舉讓在場的所有人都留下了眼淚。
還有人建議把這種善舉作為一種制度,推廣開來:
在歐洲,它被稱為「遺願救護車」,值得考慮把這項服務推廣開來。「遺願救護車」就是幫助臨終的病人,實現他們擁有,但又無法實現的願望,比如去參加最後一場音樂會,最後去一次海灘,或者最後去看一次最喜歡的動物等等。我們的政府官員可以考慮一下如何把這個做法推廣開來。
沒想到,這樣的呼籲,在一年多後,終於得到了響應。
近日,澳大利亞昆州政府宣布,受這個故事啟發,將推行「昆士蘭遺願救護車」項目(Ambulance Wish Queensland)
昆州政府為這個項目出資5萬澳元作為啟動資金,並且劃撥了一輛專業的救護車。
此外,慈善團體和市民還能通過合作方臨終關懷中心捐贈物資和善款,幫助更多人實現遺願。
昆士蘭的衛生部長說,這個項目正是受到Cooper善舉的啟發:
「我遇到的幾乎每一個救護車的護理人員,都能講述這樣的故事。但很多時候,他們不得不偷偷摸摸地去做,或者如果他們太忙了,就沒辦法做到。」
這個遺願救護車項目,正是希望為這些善舉創造一個可持續的條件。
儘管到12月1日,遺願救護車才正式開放申請,但是7月25日,他們已經幫助一個老奶奶實現了自己的願望。
Betty Dowsett今年92歲,她罹患肺癌,時日無多,被送到臨終關懷中心接受姑息治療。
Dowsett當了一輩子園丁,在臨終關懷中心,她唯一的願望就是,可以再回到自己的花園,看看她最喜歡的菊花和康乃馨。
她成為了遺願救護車第一個服務對象,醫護人員用擔架把她送上救護車,帶她到了她最愛的那片植物園。
還給她買了一個她最愛的百香果冰淇淋。
雖然看起來微不足道,但Dowsett的臉上笑開了花。
儘管只是一個小小的願望,但對於一個不能走路,甚至無法長時間坐立的臨終病人來說,即使是出一趟門,都已經是一種奢望。
如果不是這些善舉,和把這些善舉制度化的努力,許許多多像Dowsett這樣的病人,或許只能帶著最後的遺憾死去。
 「沒有一個人應該帶著遺憾死去」 
昆州臨終關懷中心(Palliative Care Queensland)的CEO Shyla Mills說,遺願救護車也是借鑒了荷蘭名為Stichting Ambulance Wens Nederland 的項目。
這個項目在荷蘭已經推行了很多年,旨在利用救護車和醫護資源,幫助臨終病人,實現最後的心愿。
雖然這是一個荷蘭的公益組織,但是遺願計劃,卻針對所有歐洲國家的人開放。
任何身處歐洲的病人或家屬,只要在網站上提出申請,就會有工作人員來幫助他們實現最後的願望。
而所需要的資金和救護車輛,全部來自社會捐贈。
從他們的網站首頁上可以看到,幾年來,已經有12920人通過這個項目,實現了自己的遺願。
實際上,接到申請後,工作人員不僅會幫助病人實現遺願,更會對他們進行心理輔導,幫助他們接受自己即將離開人世的現實,讓病人和家人,都能平靜地迎接最後時刻的到來。
同時,也會和病人以及家屬們,一起商量、調整、安排他們的願望實現方式,通過這個最後的「儀式」,讓他們好好告別人世,告別自己的親人。
因此,從某種意義上來說,這個項目,不只是幫助即將離世的病人,也是在幫助親屬們和他們的家人告別。
這些願望,或許簡單,但對於一個即將離開人世的人來說,卻都意義非凡。
他們有的人,是想回到原來工作的地方——消防局,看看自己曾經的戰友。
有的人,想去看一場自己最愛的球隊的比賽,和自己最愛的球員說一聲「加油」。
有的人,想回到自己的農場,和自己心愛的小馬,說一聲再見。
有的人,想去水族館再看一次表演。
有的人,想在臨死前參加自己女兒的婚禮。
不論大小,這些臨終病人的遺願,都會被一一實現。
在這些照片中,我們總能看到一張張燦爛的笑臉。
這樣的笑臉,讓人恍惚間忘記了,他們是身患絕症的病人,不久就即將離開人世。
他們臉上的笑容,也讓人確信,即使花費再多力氣,再多資源,來幫助他們實現在這個世界上最後一個心愿,也是值得的。
正如Stichting Ambulance Wens的創始人所說:「沒有一個人應該帶著遺憾死去。

///

死亡不可避免
但如何面對死亡
面對至親、愛人的離去
卻有不同的選擇
用善意對待即將離去的人
讓我們知道
這個世界終歸是溫暖的
 
– End –